第二百一十五章 哎呀,你也在啊

关灯
护眼
    海狮一愣,这货正跺着脚大喊大叫,盯着我身后窜出的滚滚浓烟,指挥身边的保安们要分出一部份前去救火。

    我已经去势如电的冲到他跟前。抡起消防斧就是一个力劈华山。

    这犊子身高绝对在一米九开外,高鼻深目的面目长相彰显了他中葡混血的身份,他愣怔了一下张嘴就是南方国骂出口:“你个衰仔扑街又是那个?草拟……哎,我干!”

    没等他一句骂完。我这边出其不意的冲近到跟前,已经抡起斧子对着他头顶劈下。

    海狮情无处可躲,情急之下一把拽过身边的护卫,朝我猛的推来。

    我是奔着一斧子劈他个人头崩裂去的。根本都收不住力气,全金属的消防斧,带着呼啸的风声就砍在海狮抓过的替死鬼头上。

    吭哧一声,这倒霉鬼的整个颅骨被我势大力沉的一记劈的向内凹陷,红的鲜血,白的脑浆,噗嗤一声就从斧刃两侧迸溅而出。

    这个保安连声惨叫都没发出来,就已经魂飞天外,可他喷射出去的脑组织和鲜血却把周围人都吓呆了,尤其是赌场老板海狮,这货紧急之下抓个人挡在前边,自己一缩脖子逃过一劫,所以当这个倒霉保安被我劈死时,他的鼻子尖都挨上了死人的后脑勺。

    砰的一声闷响后,海狮的整张脸又红又白被溅成了大花脸,那种带着一丝灼热的人血脑浆把他激的啊呀一声怪叫,心胆俱裂的掉头就跑。

    我恨声骂道:“孙子,你还记得被你剁掉手臂的杨阳吗,老子不整死你,我跪着爬出澳门!”

    说着,我抡斧子就追。

    海狮狂叫道:“干他,给我挡住他,你们跑个什么,给我上啊。”

    他追上前边已经被我吓破了胆,比海狮跑的还快的保安,一脚踢在人家腰上,把保安踹了个跟头,弯腰捡起保安扔掉的西瓜刀,扭头就朝我回扑过来。

    这时,云天社的兄弟们已经发现了我,在宁小伟的带领下,呼喊着朝我靠拢过来。

    海狮手下也不全是废物,终于发现我和云天社这伙人才是最棘手的麻烦,在两个队长的协调命令下,百十多人迅速收拢,放弃了围堵追剿这些趁火打劫的散客赌徒们。

    海狮发现他的人火速回援,而且人数是我们的几倍,这才神色稍缓,横刀在手喊问道:“你们什么人?那个杨阳的同伙吗?”

    我心中夷然不惧,动手前如何谨慎都不为过,一旦交了手就不需要在胆怯,双手持斧冷笑回骂道:“记住了,你小爷叫秦生,到阎王爷那告状时别整错了名字!”

    话毕,我再次抡斧子冲杀而上。

    海狮一边后撤,一边指挥已经赶到身边驰援的保安们:“给我打,往死里打,把这帮穷酸小偷给我统统干,死!”

    两个队长中的一个,抡着合金甩棍大喊一声就带头朝我扑来,另外一个喊了两句什么,带着一半的人马朝着浓烟滚滚的楼梯间冲去,他们还异想天开的要去救火。

    云天社兄弟在宁小伟的指挥下,也已经冲到我的身边,这货还兴奋的大喊大叫道:“卧槽卧槽,天助咱们大云天啊,这逼赌场竟然着火了。”

    我一斧子磕开保安队长的甩棍,顺势飞出一脚蹬在他的小腹上,把这个队长踹的闷哼暴退,才有余暇骂宁小伟:“去尼玛的天助我也,这是你哥我放的火好不好?”

    宁小伟之前在二楼VIP房肯定是吃了不少亏,鼻青脸肿的一副狼狈样,他轮动抢来的甩棍就冲杀到我身边,嬉笑道:“麻痹的烧的好,还是老大你心眼多,我咋就想不到?”

    我冷哼一声,手下不停,应付着雨点般砸来的围攻,喊道:“别尼玛废话,趁着大火干了这个海狮给杨阳报仇雪恨,你擅自动手的事回头我再跟你细算!”

    李子光等人落后杨阳两步,我话音落下的时候终于全部赶到。

    瞬间我这边就战力暴涨,这些赌场保安安逸惯了,哪有我们这些兄弟接连不断的拼杀砍斗经验,在我一把大斧子挨着就伤,碰着就死,根本无人敢挡的情况下,士气如虹的节节推进,竟然以二十人反,攻海狮的五十多人,追着他们的屁股打。

    就在这时,先前冲上楼梯的五十多个保安,在越来越大,掺着火星的滚滚白烟中,一个个捂着口鼻满脸鼻涕眼泪的往下跑。

    队伍中间还夹杂了不少被顺便救下来的尊贵VIP们,其中就包括了暂时从五楼顶层撤到二楼,一直不敢下来的武兰和两个保镖,还有那两个惹出此次全面战乱,跟我玩梭哈的两个老鬼子。

    我顿感压力增大,如果跟五十人厮杀我还有些底气靠着勇力取胜的话,对上百人那是死输没赢。

    那些一个人打死几十个,十几个人单挑一支部队的情节,只能是小说故事里才有。

    现实中,除了倪洪两位宗师级武道高手,还有火舞风九这些特殊组织的变态们,谁敢放此大话?

    海狮脸上的表情可谓又怒又喜,喜的是上边的手下终于赶来汇合不需要在逃,怒的是这他瞄的一个个都熏成了瞎眼兔子,那就说明大火已经不可控制,马上就要着下来啦。

    我挥手喝止了兄弟们的追击,目光闪动一时犹豫不决,从骚乱开始到现在已经十来分钟,虽说西京赌场地理位置略偏,但澳门整个也没多大,几乎是东边放个屁,西边的人都能捂鼻子煽风喊臭的面积,这警方肯定就要赶到了。

    如果继续死缠烂打,我是有可能靠着狠辣玩命将海狮剁在斧下,但也完全有可能陷在他们的人海战术里,因左右救援兄弟们而无法脱身。

    只是我好不容易才点了一把大火,有恰逢赌徒们集体暴,乱抢劫,这么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如果错过,下次再想给杨阳报仇可就难了。

    就在我思虑纷乱犹豫不决,拿不定是撤是攻之时。

    被两个保镖架着,两条腿呈现外八字形状,紧紧夹紧翘臀,整张妩媚俏脸都被熏成了女包黑子一般的武兰,突然一眼瞅到了我。

    她立刻激动兴奋的朝我挥手,露出满口的小白牙娇嗔叫道:“哎呀石少,你也在啊,快来保护人家!”

    我面皮一阵抽搐,扭头假装不认识她。

    宁小伟瞪眼瞅了瞅,咦道:“卧槽,这不是一对老K三条8的长腿姐姐嘛?”

    (对于昨天断更之事我很抱歉,任何解释在事实面前都很无力,说实话,我就是卡住了,出去转了转,借此希望能碰到一些灵感。有人说炮制女友是太监,这点我不承认,结局是有些急了,人物交代的也不够到位,但挺多算是烂尾,但我真的要提一句,写书的也是爹生妈养,我爸爸突然去世我难免悲痛消沉,能勉强写出结局完本以是全力已赴了,所以还望读者体恤。

    这本书里我会一一弥补那些缺憾的,本书至少在一百五十万以上,每天三更保底,除非极特别情况,否则不会断更的,请大家放心阅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