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虽然都是菊

关灯
护眼
    我低声道:“这浪货是他妈孙振勇的外室,还是个电视台的主播。”

    宁小伟吃吃笑着,眼睛一直在武兰两条行动不便的美腿上流连,小声问道:“咋成这个德行了?刚才从赌桌上跟你离开的时候可是风华绝代啊!”

    我冷笑道:“煞笔。就你还拽词,你他妈输就输了,你打人日本人干啥,因为那两个老货把咱们的计划全搞乱了。幸亏哥哥我机智点了把大火,不然就咱们这点人,早被海狮他们扒皮去骨吃干净了。”

    武兰见我没理她,反而跟身边的小弟嘀嘀咕咕。有些着急了,用力挣脱两个同样熏成花脸猫的保镖,抬脚就向我的方向跑来。

    只是她刚一迈步,就花容失色的反手捂住臀后,痛叫着放下了左腿,然后跟右腿紧紧夹在一起动也不敢动。

    宁小伟一呆,疑惑的望向我,呐呐道:“这什么情况,也是你给整的?”

    我头也不回道:“我爆她后边了,撕开挺大面积,肯定不敢走路的。”

    宁小伟卧槽了一声,这边我已经大喊兄弟们闪人。

    这时,海狮已经把楼上冲下来的五十几个打手跟原先就在楼下,伤得不重还能一战的保安们都集结在了一起,正气势汹汹的准备反围剿我们呢。

    我当即立断,马上带人跑路,因为超常的听力已经让我隐隐听到消防车和的凄厉警报声了。

    李子光等人带头向外撤去,我跟宁小伟断后,一根帅跟和消防斧被我俩抡的呼呼有声,摄于我家伙的犀利沉重,短时间呢竟无人敢来阻止。

    赌场门口,那扇自动的玻璃大门已经被红眼赌客彻底砸碎。,骚乱惊恐的人群就迅速从破洞里跳出,大呼小叫的四散而逃。

    万没想到,我们就这样从被砸破的大门处逃了出去,身后是海狮气急败坏的吼声,他又想在火海里抢出一些贵重东西,又想把我们这群罪魁祸首全被留下。

    我出了大门我跟宁小伟都心里一松,呼啸一声,带着兄弟们开逃。

    可是好景不长,几十秒钟之后,我们就被疾驰而来的十几辆警车两头堵截。

    我眼皮直跳,发现如果往我们住的酒店方向跑,就要跟几辆装甲运兵车一般的全尺寸的特警车辆迎头撞上,而另一个方向还不知道通往哪里,不过那边只是几辆普通的警车,武器装备和战斗力应该都比不过这边的精锐特警。

    情急之下我做出了决断,大喊道:“分头走,脱身了想办法回星海!”

    说完我掉头朝来路冲回。

    宁小伟犹豫了下,抬脚紧随我的身后。

    李子光反应很快,知道情势太糟糕,我做出分头的走的决定是对的,立马带头招呼道:“分开逃,跑一个算一个,脱身后回星海跟老大汇合。”

    打红蓝爆闪的刑警车辆纷纷急刹车,一个带队的警司,率先冲下,掏出手枪威胁道:“再跑我就开枪了。”

    我头也不回的喊宁小伟:“快走,别回头看,他们应该不敢直接击毙咱们。”

    宁小伟咬着牙跟在我后边,恐惧的腮帮子都抖动起来,他强行忍住想要回头的念头,一声不吭跟着我往前逃。

    其实我心里也没底,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开枪,但我也只能赌了,如果被警方抓住,就斧杀保安纵火赌场这些罪名就够我蹲一辈子大狱了,那时候别说五十亿美金了,我可能都他妈活不到三年以后。

    所幸的是,我在赌场里没有犹豫太久,几乎是赌客们砸开了大门开始向外涌的时候,我就领着兄弟们紧随其后的往外冲。

    所以,两头拦截的堵车包围住的可不光是我云天社的二十来人,还有七八百名的红眼赌徒呢。

    这些人心里没有一个不发虚的,又是打砸抢赌场筹码,又是暴打人家的保安的,他们也同样害怕被警察逮到,一个个尖叫着跟在我和宁小伟身边狂逃。

    带头警司没想到场面如此之大,逃跑的人数这么多,当下他从腰间的快拔枪套里掏出配枪,砰砰砰朝天连开三枪,并且大喊道:“不肯投降者当场击毙,你们再跑一个试试?

    我咬牙对宁小伟道,快跑啊,他他们分不清谁才是惹事的主谋,咱们绝不能被抓住!

    枪声一响,有大半的人立刻被下注,两股战战的举起双手投降。

    而我云天社的兄弟们见机的快,已经跑出了手枪的最佳射程之外。

    西京赌场门前宽阔的大街上,充斥满了喊骂呵斥和惊呼惨叫声,那些特警们纷纷跳下车,一手盾牌一手胶皮警棍的冲入人群,只要敢有不抱头跪下的赌客被他们发现,立即就是几个人扑上去,兜头盖脸的一顿大棒子砸下去。

    这时,整个赌场已经浓烟烈焰渗透了,就连一楼大厅里也着起了熊熊大火,海狮带着手下们抢出了一些现金,用桌布窗帘裹了,鼻涕眼泪的逃出大厅。

    也算我跟宁小伟倒霉,本来我们跑的也算挺远,警察的人手也不太足,他们忙着围捕那些被枪声吓趴了的赌徒们,也就没人来追我们,都眼看着就要脱身了,却因为选了向回跑的方向,跟被浓烟烈焰熏出来的海狮等人迎头撞了个正着。

    海狮黑铁塔一般的雄壮身躯一滞,晃晃头见到真的是我,立刻咬牙切齿喊道:“给我堵住他们,阿shri快来抓人啊,就是这两个蟊贼放的大火,还砍死了我几个手下。”

    带队并且朝天示警的警司明显跟海狮相识,看到他很狼狈的带人冲出赌场,就远远的迎了过来,这下把海狮的怒吼声听个真真切切,立刻大声指挥几个手下朝我和宁小伟扑来。

    由于那把消防斧太沉也太显眼了,早就在冲出赌场大门时被我丢掉,这回可倒好,我们被没有拿枪的特警队吓得折返往回跑,却在大门口被海狮带人给堵住了,现在就算想冲过去,都特么没有趁手的家伙了。

    宁小伟苦笑道:“生哥,这回算我欠你一次,如果咱俩都折了,要是关在一起的话,我把菊花给你用,算是补偿了。”

    我真不知道这货咋想的,竟然在这种时候还有心开出玩笑来,只能是脸色一沉,劈手夺过他手里的合金甩棍,冷哼道:“虽然都是菊,可你的怎么跟美女比?”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