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救命稻草,一线转机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只见气势汹汹一脸戒备的海狮被人一把挤开,一瘸一拐的武兰再次朝我冲来。她嘴里还喊道:“你们别乱来,这肯定是个误会,这位是东北石家的少爷!”

    我心头一动,不禁暗自奇怪。按说这女人的情商智商绝对双高,否则漂亮有型的女人可多了去了,但她偏偏能被省城一霸,家财几百亿的孙振勇看上。若是二百五一个那怎么可能。

    只是现在局势早已明朗,都打成了这个样子,她还固执的认为我是随口瞎编的什么石家少爷,且不顾危险的来护着我,这就有点扯了,难道真是因为哥让她首度尝到了几次管涌潮喷的女人至乐,这浪货对我玩起了真爱?

    宁小伟还挺警惕,捅咕我道:“小心有诈,我怎么感觉不对劲?”

    在我们身后十几米的地方,开枪示警的警司带着手下猛扑而至,而武兰不顾两位贴身保镖的劝住,单手捂住菊花部位,痛的脸孔都抽搐了,迈开大步朝我这边冲来。

    现在情势紧急万分,我也没有多余时间去分析利弊,踏上一步就迎上武兰,这刚还被我狂野暴虐蹂躏过的美丽女人,顺势就扑到了我的怀里,然后她抬头盯着我的眼睛低声道:“劫持我,否则你们死定了!”

    我依言照办,胳膊一屈就用合金甩棍别住了武兰的脖子,带着她转了半圈,转身面对冲来的刑警们,冷声喊止道:“信不信我一用力就能勒断她的喉咙,都他妈给我退后!”

    武兰不愧是表演系出身的主持人,立刻发出惊恐万分的尖叫:“啊,你不是石少,你竟敢冒充骗人,救命啊,不要杀我!”

    宁小伟都看傻了,也不知道我们到底在搞什么,只是傻乎乎的看着,下意识的迎着那些冲来的刑警们捏紧了拳头。

    海狮气的大骂武兰是个愚蠢的娘们,不过他也知道这女人是孙振勇的心头肉,也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这时从四外又赶来不少增援的警方力量和媒体的车辆,简直要把南湾路这一带给围个水泄不通。

    而以特警队和防暴大队为首那些警察,已经掌控住局势,凡是没能第一时间逃掉的闹,事赌客,尽皆被按倒拷上,这其中也包括了几名云天社的兄弟们。

    我和宁小伟站在一起,就仿佛被狂涛怒浪围困住的落水者,而怀里的女人是我们逃出生天唯一的救命稻草。

    我的手臂勒着武兰的脖子,两个人的身子也紧紧贴在一起,她的后背温热滑腻,完全能够感受到我一阵紧似一阵的心跳。

    对面扑来的带队警司犹豫了,双臂展开命令手下停住,他左右看了看四面赶来的媒体记者,投鼠忌器喊道:“放开人质,主动投降,我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

    我嗤笑道:“保你马戈壁,别给我玩这套虚的,要么你开枪打我,我住临死之前勒死我怀里的女人,要么你给我辆车,让俺们哥俩跑路!”

    海狮怒吼道:“阿shri,不能放他走,这小子给我造成的损失无法估量,他还亲手砍死了我的手下!”

    警司皱眉道:“答应你的要求可以,但是你要保证人质绝对安全,另外我要劝你一句,澳门就这么大,你能逃到哪去?”

    宁小伟接茬道:“废你大爷话啊,赶紧把你坐的那辆车给我开过来,老子们跑去哪就不用你操心了。”

    武兰在我怀里低声道:“一会车子要来,听我的指挥,我让你们咋开就咋开,能不能逃出去就看运气了。”

    我轻轻嗯了一声,反问道:“告诉我你为啥这么做,有理由吗?”

    武兰沉默了半秒,喃喃道:“女人一辈子总要为个男人疯狂一回,我觉得你就是我那个命中注定的人!”

    我无语,不知道咋接了,这边警司和手下飞快商量了下,已经同意并且把其中一辆警车开了过来。

    开车的警察提出用自己替换武兰做我们的人质,被宁小伟一通臭骂给撵了回去,小警察气的满脸通红,回到警察堆里一把将帽子摔在了地上。

    我心头苦笑,我们哥俩也许算是澳门有史以来最牛逼的劫匪了,被这么多警力和黑,道仇家围困着,竟然毫不惧怕,还能义正言辞的狂喷刑警,说人家还不值我怀里美女身上的一条七度空间卫生巾值钱。

    武兰也差点憋不住笑了场,在我拥着她走向车子后座的时候,低声道:“你这兄弟嘴可太损了,快把那个小警察气抽了。”

    我轻声道:“行了,别太乐观了,咱们得赶紧走,再拖一会阻击手来了,你可能就要被我的脑浆迸一脸。”

    武兰身子一抖,默不作声的主动低头往车里钻,我做出凶狠亡命徒的样子,扭头瞪向警察人群,叫道:“谁也别想给我扯别的,你他吗一枪打不死我,我就能保证拉着这位美女上路。”

    澳门警方已经到场数百人的规模,最高指挥权也被后赶来的高级警官接手,可是谁来都没用,车子我们已经要到,人质也成功押到了车上,剩下的就是逃了。

    武兰坐进车里,声音略微提高了一些,吩咐开车的宁小伟道:“右转,上前边的环岛公路,咱们必须奔海边逃。”

    我沉声道:“按她说的办吧。”

    宁小伟脚踩油门,一打反向盘,车子朝着海狮那伙人就狂奔了过去。

    海狮满脸吃了热翔的表情,在那边捶足顿胸的跟武兰保镖发邪火呢,一个不注意还差点被宁小伟撞到。

    赌场的百十多人惊呼着纷纷闪避,但总有被前边人挡住视线的倒霉蛋来不及躲闪,被我们的座驾当场撞飞。

    宁小伟兴奋的吹起了口哨,还张扬的伸出一只手向海狮摇了摇。

    海狮气的怒发冲冠,实在无处可撒气,一个大嘴巴抽在武兰保镖脸上,打的那黑衣大汉原地转了两圈。

    我把视线从车后收回,明知警方肯定要随后追踪抓捕,也就没必要多看了。

    武兰狡黠的笑了笑,脖子挣动了下,提醒我道:“勒疼人家了,差不多就松一松啊。”

    我尴尬的松手,把甩棍从她颈子间拿开,并问她道:“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吧,你这么做别人肯定能够看出来的,你就不怕孙振勇杀了你?”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