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狗跳鸡飞的逃亡

    武兰冷笑道:“他要动我也得掂量掂量,我手里若没有点保命的本钱自然不会这么肆无忌惮。”

    我斜眼打量她,发现这个女人真的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不过换个角度想想也就释然了。如果不是对自己和下属保镖有绝对的掌控能力,武兰岂敢明目张胆的往房间里带男人,戴绿帽子这种事就算普通百姓都受不了,何况是孙振勇这样的一方豪强巨富。打残画脸都是轻的,整不好直接装袋就给沉到海里去了。

    又或者武兰是个愣头青,浪劲上来不顾不管的先上了男人爽了再说,不过这个推断只是在我心里打了个转就被我抛到爪哇国去了。武兰要真是那种货色,孙振勇哪会留她在身边啊。

    其实这些想法只是在心里一闪而过,毕竟现在的处境也不是考虑这些东西的时候,宁小伟总算是过了吧开警车的瘾,大呼小叫的一路打着警笛,按武兰所指引的方向疾驰。

    澳门警方自然不会放弃营救人质和围捕我们两个首恶,就算海狮也咬牙切齿的指挥人马开了几辆SUV紧紧咬在后边。

    武兰不时回头张望,神情也愈发紧张不安,不住口的催促宁小伟快开。

    宁小伟咧嘴叫道:“要不长腿姐姐你来开,我再踩油门它就断个屁的了。”

    我沉声道:“不用慌,反正人质在我们手上他们就不要硬来,倒是武兰你先说说到你咋打算的啊,看着架势澳门警察算是吃定我们了,整不好一会武装直升机都得来。”

    武兰也一脸忐忑道:“我的计划很简单,只要咱们冲到澳港游乐园停泊快艇的地方,随便抢夺来一艘就朝大海里开,澳门跟香港很近,几十海里的样子,很快咱们就能冲到港岛上,只要进了香港,那就好藏身了,毕竟香港的面积和人口都要超出澳门太多了。”

    她话音一落,宁小伟就猛的一打轮冲进了逆袭车道,顿时马路上一片鸡飞狗跳,数辆匆忙躲避的小汽车尖叫着,轮胎冒出白烟刹车躲避。

    一连串的砰砰砰接踵而来,其中一辆微型商务车的速度最快,司机为了躲闪宁小伟,来不及刹车就猛的像左闪去,结果他直接撞穿了防护栏,冲到对面的车道上去,被一辆呼啸而过的厢式货车拦腰撞个正着。

    咣的一声巨响,微型面包里边的乘客直接被大货车捅出来两个,翻着跟头就摔出老远,其中一个女人是大头朝下落地,落地那一瞬间就是噗嗤一声闷响,红的白的直接喷出老远,被重力加速度摔的是万朵桃花开。

    我看的是脸皮只抽,心惊肉跳的痛骂宁小伟作死啊。

    武兰看了一眼那女尸整个脑子都碎了一半的惨象,差点没一口就吐了出来。

    宁小伟双臂青筋凸起紧紧攥着方向盘,同时狂拍喇叭提醒对面驶来的车子避让,抱屈道:“你看看前边是什么啊,我不变道能过去吗?”

    我顺着宁小伟的目光看去,果然不能怪宁小伟变道造成连环车祸,原本那条正常行驶的马路已经被设卡拦截,数台高达六七米的巨型铲车被警察弄到路上一字排开,把整个车行道封锁的是严严实实。

    这也就是宁小伟见机得早反应迅速,发现铲车有封道的意思立刻就冒险变道了,不然我们现在的处境可就糟了,一定会跟那些前有大铲车封堵,后有无数汽车塞住的危险局面。

    我叹了口气道:“对不住,刚才走神了没注意,我不该骂你,你处理的很及时。”

    宁小伟哼道:“看你是老大的份上我就不要你道歉了,不过下回发奖金的时候可以多给我几百万啊,我存的那点钱都被你这两天给祸害没了。”

    我刚想开口说一定好好补偿你,就被武兰的惊叫声打断,她差点坐着就跳了起来,激动惊惧之下声音都变调了,指着车子前方喊道:“小心有渣土车啊。”

    我早就在她神色骤变时就看到了,前边迎头开来了一辆巨大渣土车,而它的行车道正是我们这俩警车占据的靠右一侧。

    只是我干瞪眼也帮不上忙,只能紧紧抱住武兰,下意识的闭眼大叫……啊啊……

    生死一发之间,宁小伟也豁出去了,狂打方向盘再次把车撞回了原本的正车道。

    虽然这下躲过了要命的渣土车,可我们冲回正车道的速度过快,角度也不好,直接就把挨着隔离护栏行驶的一辆法拉利给闷了个正着。

    得益于我们开的警车是美系车皮实耐操,保险杠都跟成,人胳膊粗细,又是冲力施加方,所以几乎是在两车接触到一起的时候,福特警车就把法拉利给拦腰骑了上去。

    咣当巨响声后,法拉利里边的一男一女生死不知一动不动,而我们的警车也因为撞击而熄火。

    宁小伟气的狂砸方向盘,大声叫骂卧槽卧槽。

    我往后看了一眼,发现由于前方被铲车封道,所有警车和西京赌场的追兵,都被社会车辆隔出了几百米远。

    我拉着武兰的手就从警车往外爬。

    同时大叫宁小伟个煞笔快点闪,警车车头的撞击处呲啦冒着火星呢,明显是电路出了问题,而那辆豪车法拉利也被我们撞坏了油箱,一股挥发着刺鼻气味的液体汩汩而涌,顺着破烂车体都流到了地上。

    宁小伟被撞击弄的晕头转向,脑门也磕出老大一个血包,如果不是这货有系安全带的习惯,刚才那一下撞击形成的反作用力就能把他墩飞出去!

    我见他魔魔怔怔看着下方俯卧在法拉利的人,呐呐自语什么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对不起。

    顿时心头火起,喊骂道:“你丫还要不要我补偿你的钱了,车子要爆炸了,还不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