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功亏一篑

    一听我喊出补偿他的钱,宁小伟猛然惊醒,狼哭鬼嚎尖叫着从驾驶位爬了出来。

    武兰低喊道:“快,我们回逆向车道抢个车去。警察马上就要围过来了。”

    我一咬牙,看准了空隙,挥舞着双臂就从被宁小伟撞破的护栏冲了回去。

    万幸的是,逆向车道也因为这边的车祸而集体放缓了速度。不然那些飞驰而过的汽车肯定刹不住把我撞飞。

    被迫急刹车停在我跟前的是一辆白色的北京现代,车上就一个人,司机是个三十多岁的妇女,挺清秀。带黑框眼镜,脸上一股浓浓的书卷气。

    此时她又惊又怒的把车窗降下,朝我质问你干什么?

    我没吭声,两步抢过去,把车门拽开,拉住这女人的一只胳膊就往下薅。

    女车主吓得吱哇乱叫狂喊救命。

    我怒吼道:“再他妈嚎我整死你!”

    她顿时就把咒骂喊叫声憋了回去,被我大力一拽就拖了出来。

    宁小伟捂着额头就冲进了车子,见我把女司机推开后和武兰上了后座,他狂拍着喇叭开始调头。

    这边又是车祸又是当场抢车的,局面火爆的不得了,引的一些司机甚至都停了车子看热闹。

    又于车速慢,宁小伟技术也好,我们没磕没碰的就完成了调头。

    武兰紧张的小手直抓我的胳膊,最后见宁小伟调头向后狂踩油门才释然的松了口气。

    车后,大批的特警如飞像我们冲来,可人跑的再快也比不了四个轮子,白色现代在宁小伟的完美操控下,擦着一辆辆飞驰而过的汽车,把追赶警察们扔在身后。

    很快,车子通过一条地下隧道,也越过了被几辆铲车封堵的位置,这次宁小伟学乖了,放缓了车速,观察左右情况,逮到一个空隙才一把方向盘,猛的撞开了隔离护栏冲到了正车道上。

    车身一震,在宁小伟的欢呼声中猛然加速,而身后远处,那几台巨型铲车被缓慢的开走,封堵的车流开始一次开始同行。

    武兰也抚额庆幸,直夸我们运气好。

    五分钟后,车子一路疾驰来到海边游乐场,武兰凝眉思索指路,宁小伟一一照办,直接把车子停在一处简易木台搭建的小港口边上。

    木台上有一个金属立柱,半米都高,上边套了三根缆绳,绳子五六米长,尽头是三辆呈流线型,造型时尚的高速快艇。

    武兰带头跑下车,指着快艇连喊:“快快快,我们上船啊。”

    说完,她助跑几步,带头跳到快艇上。

    宁小伟也动作麻利,今跟着跳了过去,我刚想学他们,武兰阻止道,把缆绳松开,不然咋走。

    我弯腰去解缆绳,解开后随手往船上一扔,再抬头就能看到远处大批的警车狂啸着警笛追来,而游乐场负责这个简易港口的工作人员也从远处向这边跑来,一边冲还一边大声呵斥,警告我们不许乱动。

    我咧嘴一笑,朝他们挥了挥手,一个箭步就跳了过去。

    宁小伟早就在武兰的指点下发动了快艇,我身子一落在艇上,他就紧攥着方向盘开了出去。

    这货确实有驾驶的天赋,不光车子开的6,就是这种大马力的汽油艇也能迅速上手。

    这种快艇的速度极为霸道,辟破斩浪的把海面划出一条巨大的白色凹槽,巨大的风声和轰鸣声让我们在对面说话都很难听清,我心里一松,长出口气想到,这下好算是暂时安全了。

    可高兴了不到两分钟,武兰就一脸紧张的让我往后看。

    我扭头回望,顿时心里一沉,我们来路上追来两条快艇,用脚趾想也知道是其余两艘快艇被警察征用,每条艇上都站了四五个人,快艇上的刺眼光束被颠簸的忽上忽下,不过却始终锁定着我们这艘艇。

    我猛的跺脚,后悔逃的太仓惶,没想起来把这两艘船给他破坏一下。

    宁小伟自然也发现了后边的追兵,狂笑道:“草泥马来吧,老子还没跟人飙过艇呢。

    这是已是凌晨将要过去的时分,东方将要放白,黑漆漆的海面上只能靠着星月之光勉强分辨方向。

    我本想让宁小伟把大灯关掉抹黑开,不过想想还是算了,这艇一跑起来就跟直升机一样的巨大轰鸣声,不用灯人家也能听出你在哪个方向。

    一逃两追,再次开出十几分钟,残月彻底沉入了海面,而东南方向的海平面上缓缓升起朝阳。

    海上日出是如此的壮丽震撼,可是我们谁也没心思去欣赏,因为后边的两条快艇已经紧紧咬了上来。

    宁小伟虽有驾驶天赋,不过汽艇毕竟不比汽车,驾驶难度要大上不少,我们勉强跑出这么远才被追上,已经是不可思议的奇迹。

    武兰扶着艇身栏杆,脸色难看的朝我喊道:“不行你就威胁他们说要杀我,绝对不能人逼停抓回去。”

    我咬牙盯着越来越近的两条追艇,船上的警察全是便衣,其中就有在西京赌场门口鸣枪示警的那个阿shri。

    前方,宁小伟没心没肺的欢喜大叫:“卧槽,卧槽,这是不是香港的维多利亚港?”

    警察越追越近,已经开始朝天鸣枪,示意我们立即停下,不然将要使用枪械射人。

    我心头郁闷不已,这都能看到香港的林立高楼了,却在最后关头被澳门的条子追上,实在是运气不咋地。

    砰,砰!

    枪声再次从身后传出,声音大的就跟在跟前开的一样。

    武兰咬咬牙,示意我再次勒住她的脖子,用她的身子遮挡我和宁小伟。

    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心里有些内疚,这女人真是太讲究了,菊花被我摧残成那样,不说记恨我,还舍命帮咱跑路。

    不过这个法子已经不灵了,澳门条子也特么不傻,在之前公路上两次撞车的时候人家早就看出来了,这武兰跟本就是自愿跟我们走的,没有一点受胁迫的迹象。

    此时他们毫不犹豫妥协,一左一右的包抄着越过我们,不时开枪威慑并逐渐收缩前进轨道,试图把我们逼停。

    我眼中喷火,瞄了一眼近在咫尺的港岛,抱紧怀里的武兰就朝宁小伟喊道:“给老子撞死他们,给我撞上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