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还是给你个痛快实际些

关灯
护眼
    我暗暗咬牙,竟敢骂我父母,草泥马的一会就先整死你。

    随后我就被扯到艇边,我假装没了气力。要靠澳门条子的拖拽才能爬到快艇上去。

    警司一挥手,旁边两个年经刑警顿时一人抓着我的头发,一人薅着我的肩膀,齐齐用力向扯我。

    我猛然瞪大了眼睛。之前虚弱无力的样子一扫而空,就趁他们用力拖拽我的时候,反手就从腰后拔出早就开了保险的手枪。

    二话不说我直接瞄准了那位警司的眉心部位,在他的一脸惊恐表情还未完全成型时就勾动了扳机。

    砰!

    一声清脆的枪声过后。一朵凄艳绝伦的血梅花就从那位带队警司的额头处绽放开来。

    他连句惊呼都没来得及发出来,就被我近距离出其不意之下爆头身亡。

    而正弯腰弓背用力向船上猛薅我的两位警员齐齐一呆,随即大叫着松开手去拔自己的枪。

    我哪肯错过这么好的机会,直接左手扒住艇沿,右手调转枪口,朝着二人胸腹间一顿狂射。

    砰砰砰……

    一连五声枪响,两个煞笔条子捂着胸口就躺了下去。

    操纵快艇的家伙傻眼了,他搞不明白我到底从哪里弄到的手枪,还这么快的转眼就把他的同伴都撂倒了。

    这货反应倒也神速,扔下方向盘就拔出自己的家伙,朝我连连点射。

    我单手发力,身子一跃而起,就势滚到快艇身避开他的子弹。

    下一秒我的枪声也响了,由于之前根本就没玩过射击,我全凭自己的神经反应速度和判断力,也就不敢追求一击毙命的爆头,打中这个条子的两枪也都是在胸腹部。

    武兰尖叫着不敢正眼看,宁小伟也紧张的双腿直哆嗦,想捂耳朵又做不到。

    我看着最后一名澳门警察也中枪软倒,才大刺刺站起身,走到近前,一脚踢飞他掉在船上的手枪,嘿然道:“说了别追老子,你们非不信,这回都他妈完犊子了吧?”

    最后一个警察还没死透,嘴巴里汩汩涌着血沫子,发出很微弱的声音,哀求道:“救我,别杀我。”

    我摇摇头,把散着青烟滚烫灼热的枪口抵在他的额头上,叹道:“还是给你个痛快比较实际些。”

    他惊恐的睁圆眼睛,急促叫道:“别……”

    砰!

    最后一颗子弹出膛,带走了这位很眷恋尘世的警员,我也有些感慨,觉得今天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点。

    宁小伟等了半天也没见我动,忍不住叫嚷道:“老大你要奸尸吗,就算你饥渴成这样要搞尸体,可也别对男尸下手啊,傻愣愣盯着他干嘛,快点钥匙把我们解开啊,胳膊都要被勒断了,这几个孙子下手太狠了啊!”

    我啊了一声,赶紧走到另外三人的尸体旁翻弄,很容易就找了手铐钥匙,分别把两人给解开了。

    武兰揉着手腕提醒道:“天亮了,而且这边离香港太近了,刚才又是爆炸又是枪声的,肯定会引起别人关注,你们速度把这几个扔掉,咱们要抓紧上岸找地方先藏起来。”

    她说的句句在理,我跟宁小伟自然照办,一人头一人脚,喊个口号就把人往海里一丢。

    很快清理完,这艘不大的快艇上就只剩下我们三个被追缉的逃犯和满舱的血迹了。

    宁小伟主动跑到驾驶位,拧动钥匙打着了火,问了问我们的意思,随意选了个方向就朝被一片浓雾晨露掩盖下的港岛驶去。

    这时候大概也就四点多钟,初秋的南方天气也毫不见冷,我们放缓了速度,在浓雾下缓缓靠近了一片海滩。

    这里水质清澈,早起的海鸟在雾霭中鸣叫穿梭,若不是船舱里的阵阵血腥味四散,真的有种携友同游的悠闲感。

    宁小伟早早就熄了马达,建议道:“咱们还是游一小段,让这汽艇随着水流漂远,不然别人一看就能知道咱们是在什么地方登岸的。

    我对他夸目相看,赞道:“玛德,认识你这么久,总算说了回靠谱的建议,咱就这么办,走下水!”

    我带头跳下水,武兰也咬牙跳下来,当场就抱住了我的脖子。

    我苦笑道:“姐姐,你这么个姿势我没法弄,你放松放松,把身体交给我就行。”

    武兰咬着嘴唇道:“本来我也是可以游的,可是,可是后边好疼,我不用使力。”

    宁小伟游到前边,听到了这句话,当场就灌了一口海水,咳嗽连连的埋怨道:“让不让人活啊,这他妈笑的老子又差点呛死!”

    我冷哼道:“笑你妹,赶紧前头带路。”

    游了大概一百米的样子,宁小伟已经双脚着地踩在海滩上了。

    我跟武兰也站了起来,浅滩里清澈的海水不过及腰深。

    这种在大海上漂着的感觉是真糟糕,这一夜的惊险刺激也让人有种虚脱感。

    可是我们还不能留在原地,否则就很容易被我随后追来的澳门警方和香港本地的条子搜捕到。

    彻底上了岸,在我的强行命令下,宁小伟开路,我背着武兰,三人急匆匆越过这片洁白的沙滩,朝着一座地势平缓却植被茂密的山林中钻去。

    武兰的一双大奶随时都蹭在我的后背上,可我又累又饿的也没心思感受那种柔软,反倒是不时的埋怨她,为啥长这么高,为毛这么重。

    宁小伟折了根干树枝,在前边打草惊蛇的带路,听到我的抱怨后这货悄悄嘀咕:“你把人菊花爆了还不想背,嫌累你当时想啥了啊。”

    我耳力超群,冷哼道:“你麻痹好好开路就是,再他妈嘀咕你来替我背她!”

    宁小伟吐了吐舌头,说:“又不是我惹的祸,凭啥要我替你,不过嘛,武兰姐姐真的很性感漂亮啊,我其实也……”

    武兰咯咯娇笑道:“小兄弟你也很帅啊,要不有空了,姐姐单约你?”

    我脸一沉,怒斥道:“你麻痹啊,你们太放肆了吧,当我是空气吗?”

    武兰打了我一下,娇嗔道:“真小气,不就是开个玩笑逗逗闷子嘛。”

    我却神情一变,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出声,因为我听到左前方位置,传来的声音似乎有些不同寻常!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