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这事有点大啊

关灯
护眼
    武兰脸一红,哼道:“瞅什么瞅,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个死坏蛋!”

    我讪讪一笑。心说我这么坏你还拼命救我干嘛,又是装出被劫持又是策划逃跑路线的。

    冠希哥不愧是红极一时的人物,早就恢复了镇定,看了看我们身上七零八落水涝涝的衣服。犹疑问道:“你们是狗仔队?不像啊,想要多少钱?”

    武兰乜斜着上下打量他,突然伸出手臂狠狠扇了过去。

    “要你老母啊,就你有钱吗。你趁的那两个钢镚还不够我赌一晚上的,你个死人渣,全球妇女公敌!”

    冠希哥捂着脸后退,连连摇手呐呐道:“别,别动手,这女孩她是我自愿的。”

    我悄悄看了一眼车顶,那不堪入目的一幕却又有着难以形容的刺激,简直让人脸红心跳无所适从。

    宁小伟也不敢说话,臊眉耷眼的跟我一样偷着瞅,武兰早就发现了我们两个神情不对,当即冷哼道:“秦生,别让我看不起你,这小姑娘够可怜的了,你们还看?”

    我脸一红,咳咳了两声,把头扭到一边去。

    武兰伸出长腿,一脚踹在宁小伟的屁股上,呵斥道:“有没有人性啊,这孩子明显是被渣男西下了药,你们咋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宁小伟捂着裤,裆就蹲了下去,我还奇怪呢,武兰踹他屁股这货捂前边干**?

    随即就恍然明白了,宁小伟也跟我似的下边造反露出丑态了。

    倒霉的冠希哥也不知道他喝了多少药水和酒,反正是头脑也不太清醒,不知好歹的还往前凑欲图跟我们交涉。

    “系不系狗仔啊,到底要多少钱肯私了?”

    武兰挽了挽披肩长发,朝我眨眼道:“你不是星海第一金牌打手么,你难道不想为我们女人出口气?”

    我看了看冠希哥,满脸都是不好意思的神情,冠希哥见我们说的是内地的普通话,也善解人意的调整了发音,硬着舌头道:“原来你们是偷渡客,那这样好了,我们互相隐瞒,你们走你们的,我也不报警!”

    我挥手打断他,道:“不用你为我们隐瞒,因为你也不可能报警了。”

    他一愣,张嘴想问我什么意思,我直接一脚踢在他小肚子上,这货疼的哏喽一声直翻白眼,退了两步才靠着车子站住身形。

    我趁势而动,一把揪住他的头发,仗着身高优势,甩开了胳膊就开始抽。

    啪啪,啪……

    清脆悦耳的打脸声一声比一声大,不消十来下,陈老师的一张俊脸已经肿成了猪头。

    宁小伟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性格,再说他才不管对错呢,只要我动手了,他必须也得表示,跳起来,挺着仍然没有消退下去的小帐,篷,凑到跟前道:“生哥你歇会,让我跟他练练?”

    武兰插口道:“把他外衣扒下来再打。

    我跟宁小伟也不问为啥,直接照办,把冠希哥的小西服强行脱了,直接扔给了武兰。

    宁小伟歪头打量了一番,发现自己穿的裤子鞋子都烂的不成样子了,眼珠一转就把主意打到了冠希哥头上,扇了人几个嘴巴后,把他手机裤子皮鞋全给抢去换上了。

    我瞪了宁小伟一眼,再瞅瞅自己破了好几个大洞露出腿肉的休闲裤,深深后悔没有早点下手被这货给抢了先。

    武兰接过我们递过去的小西服,一脸嫌恶的用两根手指捻住衣领,轻轻一甩就把女孩的翘臀和那只德牧大狗一起遮盖了起来。

    我松开冠希哥,冷哼道:“你最好给我们找点吃的喝的出来,我一高兴也许能少K你几下!”

    冠希哥肚子里那点酒精都被我跟宁小伟这顿胖揍给打没了,这回也不趾高气昂的问我要多少钱私了了,乖乖的绕到车头,从驾驶位拿出了一袋吃了小半的薯片和两瓶进口矿泉水。

    我强忍着几口吞掉那些薯片的欲,望,掂了掂它的重量,估计还没有一两,直接递给了武兰。

    武兰只吃了两片,就把薯片递还给我,说:“你们男的消耗打,还是你们吃吧,我走不到你还可以背我呢。”

    宁小伟抢过我手里的薯片,抓起一把就往嘴里塞,嘀咕道:“还用走吗,眼前这个可是顶级跑车,最高时速370啊。”

    我跟武兰相视一笑,看来还是宁小伟有强盗的潜质,我们下意识的就没往抢人东西那方面想。

    冠希哥哆哆嗦嗦的蹲在一边,两条腿毛老长的大腿不住颤抖,不时拿眼偷瞄宁小伟别在腰间的手枪柄。

    我们把水分着喝了,薯片也吃光了,恰在这时,那只体型硕大的德牧也呜咽一声,顺利的排出了它的东西,从小女孩的身上离开了。

    狗一跃而下跑到冠希哥身边,讨好一样的去舔他的脸,把个鼻青脸肿的陈老师舔的嘶嘶抽冷气。

    而盖在女孩身上的的那件西服自然也就掉了,我跟宁小伟不受控制的想要偷瞄过去。

    被武兰一声娇哼阻止,乖乖的把头扭向一边去。

    这粉妆玉琢的小姑娘大概被人渣西下了**水一类的药物,看情形这药还蛮霸道的,一直没有过劲,所以她对别人是毫无反抗意识的,武兰拉着她的胳膊把她弄下车,又找了她的衣服帮她胡乱的穿了。

    我看向武兰,她朝我点头示意可以了,我就招呼宁小伟去开车,打算带上小女孩去市里,随便把她往那个警局一丢。

    宁小伟坐进了驾驶室,还拿出手机朝冠希哥拍了一张,嘴里啧啧连声道:“真人也不咋滴啊,不见得比我帅多少。”

    就在这时,我耳朵一动,脸上露出焦急之色,朝武兰喊道:“快,速度上车,好像从下边上来不少人。”

    武兰一听就慌了,拽着小女孩就往跑车的副驾驶爬,由于这种双人座的跑车,设计之时就只准备了两人乘坐,所以我们要想四个人都坐上那是极不容易的。

    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小女孩抱着按到武兰的腿上坐好,我一跃而起,爬上了GTR的后厢里,半蹲半坐的紧紧扳住车身,喊宁小伟快开车。

    可是宁小伟却苦笑道:“开个屁了,走不了了,你看看前边啊。”

    我抬头望去,顿时心惊胆战的举起双手,一动都不敢动。

    山下蜿蜒而上的车道上,足足冲上来十几辆警车和豪华私家车,呼啸着就把我们一车四人和蹲在路边不敢妄动的冠希哥给围住了。

    砰砰砰,开关车门的声音此起彼伏,身穿迷彩战服,脚蹬皮靴戴着防弹头盔的特警们,好像传说中的飞虎队,人手一只半制动步枪,腰间还挂着手雷,哗啦啦一阵拉动枪栓的声音像炸雷一样响在耳畔,谁他妈还敢乱动啊。

    宁小伟举着双手叫道:“别开枪,把枪口朝上边行不行,我们投降哥哥们你可别走火……”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