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你们三个牛B啊

关灯
护眼
    特警们不为所动,依然严格按照战术动作和最高临战的状态来执行命令,三五个一组缓缓逼近,大声呵斥我们下车。

    我跟宁小伟不敢装逼。乖乖的,甚至是谨小慎微的慢慢移动身体下车抱头蹲好,这种特警使用的半自动步枪可不比大陆条子的手喷子,只要打到人那就是个筋断骨折。碰到内脏和头部,基本上就是十死无生了。

    我们是顺利的下了车,也被逼近的警员们用枪团团逼住。

    可是武兰那边就出了点状况,之前被冠希哥祸害下药的女孩。一下子见到这么多凶神恶煞般的特警,吓得哇哇大哭不敢下车,反手就把武兰的脖子给搂住了,在她仅存的理智里,似乎也清楚这个大姐姐对她充满着善意。

    紧随大批警车之后是三辆奔驰S级的家用车,他们停的稍远一点,因为最接近现场的位置都被特警队的车辆给占据了。

    三辆车还没站稳,就冲出来十来个一身黑西装,带着空气耳麦手持PS甩棍的职业保镖。

    这行人簇拥着一位年约半百,发梢都有些发灰发白的高个中年男子。

    他们也无视了警队高层的招呼,急匆匆向着我们这辆跑车冲来。

    我心中纳闷,什么情况啊这是?

    难道不是抓我们仨来的?

    高个中年男跑到跟前,看都没看我跟宁小伟,一把拉开副驾驶的车门,语音颤抖道:“小姐啊,你可急死我们了,你也太任性了。”

    女孩似乎听到了自己比较熟悉的声音,恐惧渐去,扭头看了看那管家模样的中年人,咧嘴傻笑:“嘿嘿嘿。”

    那气势都有些凌人的管家脸色一变,一把抓住小妞的手腕,急叫道:“你不认得我拉,我是王伯啊,小姐你可别吓唬我,老爷在家里等消息都要急死了哇。”

    武兰冷冷道:“这孩子被那个人渣下药了,恰好被我们遇到救下,看来你们家室也不一般,能否讲点道理放我们离去。”

    王伯顺着武兰的指印朝冠希哥看去,一眼认出是这货,顿时脸色更加难看起来。他沉声问道:“请问你们是什么人,从哪来?遇到他们的时候都发现了什么。”

    武兰脸一红,看了看冠希哥身边的大狗,欲言又止的呐呐不已。

    王管家脸一沉,哼道:“你们是不是同伙绑架我家小姐还不能确定,现在必须都带回警局做个调查。”

    我一看这不是澳门协调来抓我们的啊,那还怕个JB,老子一伸腿就想往起站。

    随即就是咚的一声震响在耳边,围困我们的特警队员直接用了枪托给了我一下狠的。

    “老实点,再敢动一枪打死你!”

    我暗叹流年不利,好心救个人还要被打不说,还他妈会被连累的带到警局里去盘问。

    形势比人强,谁也不会傻到真跟这些全副武装的特警讲道理,我们三个只有乖乖的听话,被上了背扣押上警车。

    在车上宁小伟还暗暗朝武兰运气,怪她滥好心把咱们哥俩全给坑了。

    武兰也满脸无辜,垂头丧气的不敢直视我们。

    很快,车队在朝阳的照耀下驶下太平山顶,而我们被带到了最近的一个警署里留置盘问。

    在车上我就设想了很多种可能,也曾想过突然暴起夺枪大开杀戒,不过最后全都放弃了,这些训练有素的特警们就跟饿狼一样虎视眈眈,绝非易与之辈,贸然动手,最可能的结果就是我们三个都被当场击毙,连一点转寰余地都没有。

    我们三个被分开审问,也不知道冠希哥和那条德牧被搞到哪去了。

    没一间审讯室都是一主二副的三位警官,可见警方对这个案子的重视。

    很快,我就从阿shir们的谈话里听出了让人震惊的消息,这事的苦主被害,那个被下了药后在神志不清的状态下跟大狗有了一腿的姑娘,竟然是亚洲最大的传媒帝国,港岛无线集团老板,何瑞斐何先生的孙女。

    就算我身在内地也对香港无线早有耳闻,早年的周润发,华仔,成龙大哥等人尽皆出身于此,港岛最出名的几位大导演,什么李安,王晶,徐克,就连向氏夫妇的公司,都要么有无线集团的大额股份,要么干脆就是何先生在幕后掌控着。

    也可以这么说,澳门的赌业是以赌王何鸿蕖为尊,那香港乃至东南亚一带的娱乐产业,就数何瑞斐为王!

    我暗暗咋舌,对冠希哥非名人贵女不肯下嘴的挑剔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也暗暗叫苦,那小丫头竟然有如此背景,也难过警方会出动这样庞大的搜索规模。

    只是这样一来,我们就算是无辜躺枪也休想轻易脱身了,那可是何老先生的唯一孙女,竟然被一只大狗给祸害了半天,弄到医院一检查再给她醒了**药,当老何头知道了事情原委后,兴许震怒之下就把冠希哥给五马分尸了,而当面撞见这一幕还好心施救的我们三个,也完全有可能被黑心灭口的。

    这些豪门巨富家庭,坐拥千亿以上的身家,平日里打个喷嚏晒张晨跑的照片都要被娱乐狗仔们争相追捧转发,就更别说这种骇人听闻的丑事了,可以想象得到,这事一旦传出去,冠希哥倒无所谓了,他早就臭名远扬,恶行累累的坑过不少人,但那何家明珠女主角可就惨了,这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时刻活在屁民草根艳羡下的天之骄女,竟然被一条大狗给生生草了,始作俑者还是坑过数位红极一时女星的冠希哥,这种新闻的传播数度和被人议论追捧的热度,绝对不会亚于奥巴马被刺身亡的这种话题。

    不过我这份担心都算多余了,因为香港警察办事效率太他妈高了,审问出我们的真实身份,马上就跟大陆方面和澳门方面通过渠道进行了沟通。

    哗啦啦画像照片传真过来,主审警官一拍桌子叫道:“哎卧槽,你们三个牛逼啊,昨晚在澳门烧了一间赌场,搞死了十来个澳门同行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