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敢不敢做掉冠希渣

    我一声不吭,心里却在大骂,也不知道武兰和宁小伟这俩傻瓜是哪个把我们的真实姓名都给撂了,这特么香港警察还没动刑打人呢。咋逮啥说啥啊?

    这下好了,我们三个的待遇立刻提高了数个级别,手铐脚镣又全都给戴上,然后被塞进了全金属的临时羁押房里。

    这种牢房是警署内部的羁押空间。全是手臂粗细的实心钢管,四面通透可以看到彼此的。

    我猜测也是因为我们三人的案情比较明了了,香港警方也不在意我们彼此串供,所以才会这么羁押的。

    我看见这俩倒霉孩子就特么气不打一处来。用手铐敲着铁管子喊问道:“哪个傻逼这么实在,把咱们的真实身份给说出来的?”

    武兰冷哼了一声,直接把大眼瞪向了宁小伟。

    宁小伟呐呐道:“我没想到,这才多久一会啊,他们咋就能查到咱们在澳门干的事,我以为这毕竟是两个特区,就跟两个小国家似的,有啥联系还得走个外交照会神马的。”

    我怒目看着他,咬牙切齿从牙缝里蹦出三个字:“大傻逼!”

    宁小伟脸一红,蹲在墙角不敢看我们。

    我看了看武兰,冷哼道:“别以为我就不说你了,你还有啥资格瞪人家宁小伟,要不是你滥发好心装雷锋,咱们早点离开会闹到这个地步嘛?”

    武兰眼圈一红,一向强势无比的她竟然流露出小儿女情态,心虚气短的道歉:“对不起啊,我看那个小姑娘好可怜,是我的同情心害了你们兄弟了。”

    我长叹一声,转头想想人家武兰图什么,不过是跟我有了个露水情缘一夕之欢罢了,就能这么不舍不弃的帮我逃命,已经算得上对我情深义重了,再因为这无心之失来怪罪她,我也确实不忍心。

    一时之间我心灰意冷,想着昨晚在澳门失陷的那些兄弟,也不知道当时能跑出去几个,回到星海后,他们会不会跟家里人据实相告,我那几个红颜知己听到了消息又该急成什么样啊,最让我难以释怀的是,秦曦好不容易醒了过来,却把我完全忘记了,我本还计划着带她回五中回老房子看看的,打算用熟悉的环境和亲情来唤醒她的记忆,这下全他妈泡汤了。

    也不知道宋大勇靠不靠的住,当初他投靠于我,完全是因为被我连杀带打的给拿住了小辫子,如今当他知道我在澳门折的这么彻底,估计是再也回不去了,这货会不会向我的手下报仇,借机吞并我的财产!

    正在我长吁短叹,一时间觉得人生无望即将走到尽头的时候。

    走廊一侧的铁门打开了,三四个人的脚步声随即传来。

    “秦先生是吧?”

    领头的是一位西装革履大背头,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气质出众,剑眉朗目的,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精英人士,年薪少于千万都养不出来这种谈笑间就能一掷千金的气度。

    我心说这不会是澳门来的吧,看说话这人跟身后两个香港警官的样子,不像是来押解我们的澳门警察啊。

    大背头一皱眉,对我的没有礼貌好像还挺反感,当即声音一冷,哼道:“何先生派我来问你一句话,如果你回答的让他满意,你们就能从这里出去,如果你回答的不好,我们也有办法让你们三个到不了澳门就永远闭嘴!”

    我当即站了起来,脚镣子哗啦啦一阵响,宁小伟和武兰也都起身,扒着铁栏向我们这边望来。

    大背头冷笑着望了我一眼,不阴不阳的嗤笑道:“还以为是什么旷世豪杰呢,原来也是贪生怕死之辈。”

    身后两个高级警司满脸堆笑,不置可否的跟着点头。

    我恨的压根直痒,但是就算再桀骜不驯也不敢在这个节骨眼跟人家耍横,只是满脸期待的盯着这家伙。

    西装男凑近了我,隔着铁栏在我耳边低声道:“何先生让我问你,敢不敢帮他把冠希渣做了,如果你答应,他也不愿意落尽下石坑了对大小姐伸出援手的好心人,毕竟何先生年纪大了,一直在修佛斋戒,不愿多造孽债。”

    我心思电转,瞬间就转悠明白了,老何头这是一石三鸟之计啊,第一他能出口恶气,弄死那个冠希哥,也借机让他永远闭嘴保住这个秘密,第二就是给了我们三人一个活命的机会,否则他心里过意不去,毕竟我们也是好心救他的宝贝孙女才被连累着落网的。

    第三点那就是跟我之前的手法有些相似了,比如当初我逼迫黄宏达和宋大勇,让他们拿着滴血尖刀站在尸体旁,承认是自己杀的人。

    如果我答应并且按照何先生的意思做了,我敢肯定他也会留下影像证据,借此来威胁制衡我们三个,不能把他孙女的这桩丑事泄露出去。

    而且往远了想,一旦我们落了这种杀死明星的把柄在老何这样的大人物手里,几乎就可以算是被人绑了一圈手雷在腰上了,人家想啥时候引爆你,一根火柴的事!

    不过这算是我们三个人唯一的机会了,抓不住它就等着澳门警方来押我们回去吧,那可就真的是万劫不复了。

    所以我只是犹豫了两秒钟,就坚定的点头道:“请转告何先生,我答应了!”

    别说冠希哥是个人渣败类,就算他是南方雷锋老子也不会把活的机会让出去,因为我真的死不起,身后有着太多的牵绊和不舍了。

    西装男淡淡一笑,挥手对身边的两位高级警司道:“放他们出来,我的车子就在外边停着呢。”

    宁小伟和武兰都懵了,他们也没听清西装背头跟我嘀咕的那句是啥,只是看我脸色变幻了一阵,抬头说了句我答应,然后西装男就挥手吩咐要把我们放出去。

    两个警官似乎早有准备,拿出整串的钥匙开启铁门,打开手铐脚镣,然后奔下一间放武兰。

    我揉着手腕,盯着西装男眼睛问道:“就这么把我们放了,那澳门警方来人要如何解释?”

    西装男一脸装逼欠揍的样子,从鼻孔里哼道:“何先生自会摆平,你问东问西的烦不烦?”

    我被噎的哑口无言,心说你麻痹小娘炮,就你这种当狗做奴的玩意,在我们东北分分钟让你跪下舔小兄弟。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