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凄惨至极

关灯
护眼
    背头男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想法,阴沉的盯了我一眼,冷哼一声掉头就走。

    这边三个人的镣铐也都被解开了,宁小伟和武兰凑到我跟前。怯生生的小声问:“咋回事,这是要放了咱们?”

    我摇了摇头,没做解释,带头跟着背头男往外走。

    放人的两位警官并没有跟着出来。出了羁押间,另有四名身强力壮年轻警察随行护卫在我们四人身侧。

    直到从后门送出了警署,这四个年轻警察也没有回头,而是直接坐上一辆私家车。跟在了我们的后边。

    背头男排场也不大,只带了三辆车而已,他和手下一辆在前,我们三人乘坐一辆只中间,四个押送性质的警察一辆车殿后。

    我心里合计着,这何先生真他妈霸气,这就不怕我们三个突然发难搞死开车的司机然后逃跑?

    不过转念又一想,我还是乖乖打消了这个念头,这姓何的大老板实在太牛逼了,我们跨越两个特区的杀人纵火,还弄死了十来个澳门警察,人家说派人提出来就提出来,警方还得派四个警察护送,这简直是拽的只手遮天啊,尤其是在香港这种全球性的金融城市,能做到这一步可比在内陆一个小城市称王称霸难上百倍千倍。

    或许人家就盼着我们能头脑一热干傻事,抢车抢枪跟警察对拼,那时候顺势击毙我们他也没啥心里负疚了,给你活路不要非作死,哪能怪谁?

    车子一路向西,最后出了市区开到了一片依山畔海的断崖边。

    背头男的车先停下,他下了车,示意我们三个也下来。

    我坐在车里就看到,前边不远处还停着两辆车,一辆深灰色的宾利,一台就是普通的日产三菱。

    四个高大雄壮的警察带上了墨镜和口罩,纷纷从腰间抽出了配枪,一边两个,遥遥的围了过来。

    我心里一抖,忐忑不安的想到,不会被这孙子给忽悠了吧,他妈的骗我说给咱们活命的机会,然后弄到海边来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人灭口。

    武兰也紧张的不行,俏脸煞白的揽住了我的胳膊,身子有些微微发抖。

    宁小伟倒没有如她一样恐惧,只是也脸色难看的用眼神询问着我。

    大背头远远的朝我招手,冷声呵斥道:“不要磨磨蹭蹭的好不好,先生他时间很宝贵的,给你这么好的机会别不知道珍惜!”

    我一愣,望了望停在断崖边的两辆汽车,寻思着,这么大的款不可能坐这么普通的车吧?再不济还不得开辆劳斯莱斯银魅啥的啊?

    武兰低声道:“是福不是祸,咱们别让人小瞧了。”

    她说的虽豪迈坚强,可到底是女人家,颤抖的音调仍然出卖了她,显示出她此刻的惧怕。

    我深吸口气,迈开大步就朝大背头追去,宁小伟毫不犹豫,扶着武兰的胳膊紧随其后。

    后边四个警察亦步亦趋,枪口斜斜下指,神情警惕的跟在我们身后,时刻注意着周围的环境。

    背头男满意的点点头,转身疾步而行,直接来到那辆宾利车跟前,弯腰汇报道:“先生,秦生三人已带到!”

    一声苍老清越的咳嗽声响起,宾利车门打开,从后座走出位身量足有一米八开外,面容矍铄清隽的儒雅老者来。

    他一身中式唐装,月白色的丝绸布料被海风吹动,宽大的袖襟呼咧咧作响,还真有几分古代隐士高人的意思。

    我心中清楚,这应该就是正主了,香港无线影视集团的何老板,何瑞斐。

    老头从外表看很难判断出真实年纪,因为人家是满头黑发身材提拔,只是眼角腮边有了不少的皱纹。

    他一言不发的负手而立,目光深邃空旷,明明在盯着你打量,却能让你觉得他似乎在思考着别的什么跟你毫不相干的问题。

    我带着宁武两人走到他身前三米处站定,也是挺胸抬头的跟他直视,至少在气势上,我是毫不示弱的。

    老头笑了,嘴角牵动一下,沉声道:“不卑不亢,逢大事有静气,果然是个好苗子,不愧能让我的倪老哥也随口夸上两句。”

    我:“额……?”

    何先生一挥手,并未解释我的质疑,只是冷声道:“来啊,把人带出来!”

    路虎车跳下来两个膀大腰圆的黑西装,边向后备箱走边套上了白手套。

    车厢打开,两人齐齐伸手,合力之下就像拎出一只小鸡一样把一个东西端了出来。

    为什么说是东西呢,实在是这人已经被折磨的没法看了。

    这么说吧,冠希哥几乎是被俩人从一个大盆里端出来的,他的双腿齐膝被斩断,两只眼眶也变成了黑窟窿,而那一双迷倒万千少女的犀利大眼早就被抠出喂了狗。并且,他身上没有一丝布料,寸缕未着光溜溜的,整个下身也是血肉模糊一片,那不知道坑了多少女人的惹祸根也被阉割掉了。

    我倒抽一口冷气,虽然我也杀过人,可是最严重的报复不过是割个脚筋神马的,像这么狠辣酷厉的手段还真是想都不敢想。

    宁小伟望着两个保镖把冠希哥从粘兮兮的血水盆里薅头发拽出来时,当场就哇的一声吐了。

    武兰更是惊叫着藏在我身后,一副不敢睁眼去看的样子。

    何瑞斐淡淡道:“此人所作所为猪狗不如,当下拔舌剥皮之地狱,不过上天也有怜悯之心,老夫也不愿再多对他多做折磨,所以就把处死他的机会给你吧。”

    说完,他一挥手。

    跟来的四个警察上前一个,倒转手里的枪柄,把一把警用手枪递了过来。

    我沉思少顷,一咬牙就接了过来。

    老何头面无表情,伸手朝不成,人形的冠希哥指了指。

    我深知我们三个能不能活命就看接下来的表现是否能够让何先生满意了。

    而且从他的言语当中我也听出了一点门道,似乎给我们机会,顺道用杀死侮辱他孙女的渣男来考验我们,是跟零组织的领袖之一,跟我有过一面之缘的老倪头有着一点联系。

    想起这个我就来气,既然你们零组织那么牛逼,又是武学宗师又是特异功能的,就直接出手把我们救了呗,还他妈鬼鬼祟祟的拐弯抹角。

    也不知道洪熙水被火舞和风九带走后怎么样了,她有没有抢救过来,我心思纷乱间就走到了冠希渣跟前。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