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再见了前辈

关灯
护眼
    这家伙终于为自己的胆大妄为付出了代价,十年前的那次照片事件以被辱女星干吃了哑巴亏结尾。

    而这次他真的踢到了铁板上,动谁不行非弄老何家的宝贝孙女,何瑞斐独子英年早逝。三房媳妇就留下这么一个女娃,上千亿的庞大家产都要着落在那个粉嘟嘟的漂亮女生身上继承,让自己养的德牧搞她,真不知道陈老师咋想的。拿东北话讲就是狗上房作死啊。

    我也不敢细看这货的样子,实在是有够恶心的,也不知道老何头用了什么方式给他止住了血,还暂时保持住了这货的清醒神智。萎顿坐在大盆里的冠希哥被两个白手套壮汉揪着头发,嘴里还能发出一声声类似瘟鸡一样的咯咯声。

    大背头走上前来,低声道:“别犹豫了,送他走吧,估计他都得感谢你八辈祖宗……”

    我摇摇头,心里默念道:“一路走好啊前辈,到了那边就正常点吧,别干这些祸害人的蠢事了。”

    我把枪口对准了他的眉心,咬咬牙就猛的勾了下去。

    咔哒……

    竟然是空仓挂机的声音,我顿时脸色一变,扭头看向何瑞斐。

    这老家伙淡淡一笑,挥手示意大背头给我有子弹的枪。

    我马上就明白了,这是也是测试的一个环节啊,我要是心存不轨仗着身手好,想要持枪威胁老何的话,他们这些手下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开枪射杀我,因为我得到的不过是一把空枪罢了。

    按理说这种事瞒不过常年玩枪的人,份量上的微小差异人家入手就能感觉到。

    不过像我这种只摸过几次,都是隔着两三米距离才开枪射人的货色就算了。

    大背头笑嘻嘻的递给我一把装好了子弹的手枪,我心说尼玛这波表情白特么浪费了,也不跟陈老师告别了,枪口抵在他的额头上,一狠心就扣了扳机。

    砰!

    血花四溅,由于是抵近射击,大口径的勃朗宁手枪把冠希渣的后脑都炸开了小碗大的窟窿。

    一枪毙命,那种烦人的呻,吟声当场沉寂。

    两个白手套不管他脑袋上有多大的洞,仍然一丝不苟的在尸体脖颈间查了查动脉,互相点头后,立刻拿出黑色尸袋,把阅女无数的陈老师给装了起来。

    老何头微微颔首,一声不吭就上车了,我动了动嘴皮子,想要喊住他问几句话,想想又又算了。

    大背头命令我们三个再次上了之前的那辆车,然后趴着车窗警告道:“何先生带你们回家,但我警告你们,千万不要动什么歪心思,否则刚才那个人就是下场。”

    我们三人相顾无言,谁也没吭声,现在的情况就是我为鱼肉人为刀俎啊,想怎么搞你怎么搞你,而且这老何头行事有多霸道也能瞧的出来,他不仅明目张胆的把我们从局子里要出来,还在四个警察的注视下直接杀了冠希渣,我觉得这也有变相警告我们,不要乱动小心思的含义在里边,他在香港的能量大的不是我们所能想象的。

    车队一路疾驰,我们心事丛丛的也没注意周围的景色。

    直到前车停下,我才有心思往外打量几眼。

    这赫然就是香港最有名的豪宅聚集地太平山,而何家的大宅子就在最高处的山顶,占地广阔足有几十亩,亭台楼阁,假山流水,出出进进的院落也有十几重。

    武兰咋舌道:“妈呀,孙振勇也没这么大的房子啊,这可是香港啊,就这块土地面积也值几十个亿吧?”

    我心里把这何宅跟自己的沧月楼比较,发现这尼玛货比货得扔啊,不说别的东西,就是这个占地面积,人家也爆我好几条街去。”

    老何头乘坐的宾利车直奔后院内宅,我们则是被送到了中间院落的客房里休息。

    大背头给我们安排好了房间,并委派了几个菲佣伺候着,临走时再次开口警告道:“大宅里警卫森严,监控无处不在,你们不要异想天开想逃走,否则后果自负!”

    对他的话我嗤之以鼻,现在你让我走我特么也不会走,老何头说了能摆平我们在澳门惹的祸事,那就应该不是假话,救我们那些失陷的兄弟全靠他了。

    大背头撂完狠话就走了,我跟宁小伟,武兰简单商量了下,两人也是一筹莫展,表示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的硬挺着了。

    菲律宾佣人极为专业,又是放洗澡水又是拿来高档全新的时装给我们换,不过这些都不是目前我们最需要的。

    宁小伟匆匆洗了个澡,就从洗浴间里蹦出来,激动的差点把围在腰间的浴袍都给得瑟掉了,因为他听到我跟武兰两个人在吃东西的声音,已经饿疯了的这货,像狼一样抢过来,抓起茶几上的凤梨酥就往嘴里塞。

    四盘精致糕点转眼就被我们一扫而空,武兰舔了舔纤长的手指,意犹未尽的喃喃道:“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我咋还是饿呀。”

    我咽了口吐沫,肚子里更加火烧火燎的饥饿难当,就我的身体状况,一个盘子里边十来个拇指头大的甜点,都不给我一个人塞牙缝的,三个人分吃啥真是也不顶。

    我们再跟佣人要,人家就光是摇头笑,也不说给还是拒绝。

    实在无奈,只好找别的事情做来分散注意力。

    我在茶几上抓起遥控器就把电视摁着了。

    巧的是打开的画面刚好是本地台的频道,一位主持人站在快艇上进行播报呢。

    纯正的粤语讲话速度太快,我跟宁小伟听不明白几个字,不过看那片海域沙滩,还有被警方牵引在船后的那艘汽艇,我们顿时就反应过来,那就是今天早上我们跟澳门警察撞船的地方。

    主持人是个小娘们,粉嫩的大长腿,半长的中裙被海风吹起老高。

    她拿着话筒说:“凌晨,位于湾仔的一片近海处发生枪战和爆炸,警方已经证实有八名澳门籍警员在追逐疑犯的过程中被杀身亡!”

    当然,这个完整版的解说是武兰翻译过的,不过这毫不影响我跟宁小伟的沉重心情。

    这尼玛都上电视了,估计也要传回内地星海去。

    谁能想到就为了给杨阳报个仇会闹成这样啊,烧赌场砍混子都不算啥了不起的,关键是一次死了八个澳门警察这算捅了天了。

    我把电视关了,皱眉思索下一步该如何走。

    门被推开,烦人的大背头又来了,他皮笑肉不笑道:“自我介绍下,我叫李子峰,何先生的私人助理。”

    我们都冷冷的看着他,没人回应。

    李子峰不以为然,淡淡道:“对了,老爷要见你们,也顺便准备了家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