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内情

关灯
护眼
    穿堂过户,我们跟着李子峰来到何瑞斐平时招待贵客的一个偏厅。

    说是偏厅,其实也门庭高大,仿古装潢古色古香的。墙壁上三三两两挂着名人字画,尽显主人身份和品味。

    屋子中央一张红花梨的老式餐桌,盆盆盏盏的全是山珍海味。

    何瑞斐就坐在主位上,目光不时闪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子峰把我们带到就弯腰退出。并且在外边把房门给带上了。

    我被老何头仿佛能看穿一切的眼神盯着不自在,上前一步故作豪迈的打招呼道:“哈,何老还请我们赴宴,真的太讲究了。”

    何瑞斐淡淡一笑。摆手道:“坐下吃吧,知道你们饿坏了。”

    我摸了摸鼻子,看向身后的小伙伴们。

    宁小伟和武兰也是满脸意动,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我心说去尼玛的,要弄死我们有一万种方法,人家犯不上给咱下毒或者灌醉了再动手,既然请咱们吃,那还客气啥?

    带头往椅子上一座,我朝何瑞斐抱了抱拳,说声失礼了,也不等他有所回应,伸手就捞起一只蜜饯烤羊腿,送到嘴边吭哧就是口。

    真是唇齿流芳,又香又甜,羊肉的焦滑爽嫩跟蜂蜜的完美结合,好吃的差点让我咬了舌头。

    宁小伟赶紧冲了过来,他连看都没看老何头一眼,拈起筷子就吃。

    武兰多少还讲究点礼仪,又是微笑又是客气的跟何瑞斐致谢,可人家连睁眼都没瞧过她,一双深邃洞彻的目光始终在我身上打着转。

    最后武兰闹了个没趣,干脆也放开了,坐在宁小伟身边跟他抢着夹菜。

    这一顿风卷残云,大概吃了十来分钟就结束,不是人家的菜准备的少,而是我们都撑的肚子溜圆再也吃不下了。

    何瑞斐见我放下筷子,立刻轻轻拍手,从角门进来七八个佣人,推着两台餐车,手脚麻利的就把残羹剩菜撤走,擦了桌子奉上香茶后退下。

    我一边拿牙签剔牙,一边斜眼偷瞄这位叱咤东南亚一带的娱乐传媒之王,这老家伙也跟普通人没啥两样,除了头发可能是染黑的外,他双颊上的肌肉也明显松弛,鼻洼鬓角的也能看到星星点点的老年斑了。

    喝了两口茶,何瑞斐突然撩开了一直微微下垂的眼皮,盯着我说了一句话。

    这句话惊得我手一抖,牙签直接扎破了牙龈,疼的嘶嘶抽气,嘴里都出血了。

    他说:“小子,我给你个机会,跟我孙女订婚吧!”

    宁小伟和武兰也懵逼了,面面相窥的猜不透老何头打的什么算盘。

    何瑞斐根本不看他们,盯着我继续道:“

    你的一切我都调查清楚了,你叫秦生,无父无母,跟零组织有些牵连,身上还有要命的隐疾,本是个坚韧好学的好孩子,被人逼的走上打打杀杀的条路,现在我给你个机会,我能帮你拿到那件东西,也可以把我手中这偌大的传媒帝国交给你,但我有个条件,你必须娶我的孙女何佳怡!”

    我用手揍了揍下巴,才算合拢了嘴,眨巴眼睛问道:“啥玩意,你让我娶她?”

    何瑞斐脸色一沉,凝声道:“你是不愿意了?”

    我心说愿意尼玛啊,你再有钱有势,你孙女再他妈漂亮可爱,就算她是七仙女我他妈也不可能愿意好不好,都JB亲眼看到她跟大狗那样了,我再同意娶她,那我真的可以直接去死了。

    何瑞斐何等人物,只从我的表情就能判断出我的内心,脸色更为阴沉但仍抱着希望解释道:“佳怡虽然早早就没了父母,但她其实是个好姑娘,懂礼知书很孝顺,这次,这次是个意外!”

    我讪笑道:“是意外,不过啊,何先生,我有心上人了,也早就私定过终身了,你这身份实力,想嫁孙女的话,应征者还不得从九龙岛拍到大屿山去,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哈。”

    何瑞斐冷冷盯着我,突然伸手在桌子重重拍了一掌,怒吼道:“放肆,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要不是有倪老哥的原因,你会有命在?还想娶我何瑞斐的孙女,你回娘胎再修炼十辈子也是做梦!”

    我一股怒气上涌,这老犊子骂人太损了,我妈都去世好几年了,他还让我回娘胎。

    我学着他的样子,也是一拳砸在红花梨的桌面上,震的茶盏茶壶蹦起老高叮当乱响。

    在老何头震惊的眼神下,我也怒吼道:“娶谁我也不会娶你孙女,你就别做梦了,要杀要剐尽管来,爷爷不会皱一下眉头,如果你放了我,我自会替你保密,如果你不信我,那就弄死我,想要我委屈自己娶那种女孩,你休想!”

    何瑞斐怒极反笑,脸色煞白的指着我,连说了三个好字,一甩手就把茶杯摔在了地上。

    呼啦啦,房门被踹开,冲进来十多个持枪的西装保镖。

    宁小伟一动还没等站起来呢,就被人用枪口顶着脑袋按了下去。

    我一脸倔强的瞪着老何头,心里打定了主意,就算是死我也不让他侮辱到自己。

    老何头缓了口气,定下心神后语气放缓,幽幽道:“我知道你小子宁折不弯是头倔驴,可是你不要忘了,你可不是一个人,不说你身边的这两位朋友,就是澳门那边你们的人也被抓住了八个,你要是答应我,我保证三天之内就把你那些被抓的兄弟捞出来,你要是不知好歹一意孤行,那你的兄弟们只能陪着你一起死了!”

    我也没有一味的跟他硬顶,毕竟小命都攥在人家的手心里,能不翻脸尽量不翻脸吧。

    当下我苦笑道:“何老,您为何非要我娶你孙女啊,有理由么?”

    何瑞斐迟疑了下,最后咬牙道:“我也不瞒你,我不放心外人知道这件事,如果泄露了传出去,佳怡这辈子就算完了,她再也没有机会抬头堂堂正正的做人了,如果是普通人家还可以换个环境搬个家什么的,像我们这种身份家庭,除非是搬出地球去,否则是不可能躲开世人的悠悠之口的,而我本来的打算是将你们三个灭口,但是今天接到了我的古旧好友倪老鬼的传信,他说你是他们观测看顾的对象,我可以不救你,但绝对不许对你加害,就算拐弯抹角都不行!”

    我矜持笑笑,不以为然道:“老倪老洪我们都是朋友啊,改天有机会叫上他们咱一起喝酒呗!”

    何瑞斐脸一沉,寒声道:“你是铁了心拒绝我了是吗?”

    我感觉得到他的杀意在攀升汇聚,惊得眼皮直跳,呐呐道:“这个,买卖不成仁义在,那啥,咱们还可……”

    这时,门口一道俏丽娇小的身影出现,她清冷冰寒的声音怒道:“爷爷,我不要嫁给这个傻,逼,你要嫁你嫁,反正我是看不上这帮东北土老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