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你可把我坑苦了

    这是一个小脸粉嘟嘟,肌,肤胜过冰雪般晶莹白皙的女孩,身高大概在一米六左右。稍稍有点婴儿肥,可她的脸型却是完美的瓜子脸,长长的睫毛因为动怒而微微颤抖,借着偏厅明亮的光线看过去。能够发现她的眼睫毛应该是天生的原装货。

    我还在观察人家的形貌特征呢,宁小伟就炸毛了,也不知道他从哪来的底气,梗着脖子反唇相讥:“我们是傻逼。我们是山炮?也特么不知道是什么王八蛋人家要恩将仇报,还有你,你个小丫头片子自己咋回事不知道啊,你拽个屁啊,如果这是在星海,老子分分钟让你,让你……”

    他让了半天发现说不下去了,如此粉妆玉琢的一个小姑娘,用流氓斗殴那套打断你手脚,干的你满地找牙之类的话显然是不合适的。

    而且他也被两个枪手用枪管狠狠的戳了两下头,顿时一腔义气豪情都给憋回了肚子里。

    武兰眼前一亮,意动的起身,夸赞道:“哎呀小妹妹,原来你是这么的漂亮啊,姐姐都嫉妒你了呢。”

    小姑娘冷哼一声,眼神中充满了厌恶和杀意,瞟了武兰一眼没说话。

    何瑞斐皱眉沉吟了一会,挥手道:“你们都下去吧,把小姐都带出去让她回房休息。”

    黑衣保镖一声不吭的悄悄后撤,临出门的时候把何佳怡也连请带拉的弄了出去。

    我刚才吃多了,撑的有些肚胀,索性也不坐下了,就站在原地跟老何头大眼瞪小眼。

    何瑞斐一双眼光在我们三个身上扫来扫去,良久才苦笑道:“我自出江湖五十余载,可以算叱咤风云予取予夺,多少身价比我丰厚,势力比我强大数倍的敌人都一一倒在我的手里,却从未有过今天这样的尴尬境况。”

    我嘿笑道:“您就别忆苦思甜了,要怎么滴给个痛快话吧,反正让我娶你孙女就免谈了,我秦生虽不算顶天立地,但也是个爷们,这份屈辱我不受!”

    何瑞斐咬牙道:“如果不是早年受过倪老哥的大恩,今天我就算拼着得罪“零”也要把你们三个人间蒸发喽,你这小东西实在气煞老夫了。”

    宁小伟嬉笑道:“何老爷子别生气,其实这算什么事啊?日本欧美那边的美女与野兽多了,人家还拍成电影发售呢,就算是我们内地也多有报道,爆出这种劲爆的新闻,如果你不信,你给我个电脑让我上下我的QQ号,我云空间里好多下好的资源哎。”

    何瑞斐越听脸色越沉,最后被宁小伟的话气的站起身,一脚蹬在红花梨的饭桌子上,叮叮咣咣,茶盏水杯摔了一地。

    “滚,你们给我滚出去,老夫不发话,不许离开何宅一步!”

    老何头被宁小伟劝的差点犯了心脏病,宁小伟讪笑着往后退,嘴里还要解释两句,被我一把捂住嘴巴,夹着他的脖子就往外走。

    武兰的翘臀私,处仍是多有不便,两只脚跟都微微离地了,踮着脚采取了一个怪异的外八字姿态跟在我们后边走。

    我们一出门,就被四个黑衣壮汉堵住,看他们腰间都鼓鼓囊囊的,咱们心里也明白,香港这种地方跟国内不一样,豪门巨富养的看家护院,应该都是办了持枪证的,不像咱们星海黄宏达那种土豪,明明有买火箭炮的实力装备手下,却只能养了几条大狗充门面。

    我们被四个带枪保镖一路护送回到之前下榻的客房,晚上睡觉又成了问题,何家估计是为了便于看守处置我们,所以尽管豪宅百间也只给我们分配了一间房,外间沙发茶几,卧室一张双人大床。

    最后宁小伟还算挺有眼色,跟长得黑不出溜的菲佣妇女要了条毛毯,自行滚到客厅的沙发上去睡了。

    我从小也没有穿睡衣的习惯,也不管武兰用啥眼神瞅我,脱的只剩下一条平角内裤,斜倚在床头抽烟。

    武兰原地转了两圈,最后红着脸道:“你转过去,我要换睡衣。”

    我嗤笑道:“麻烦不啊,你有什么地方是我没看过的吗?”

    武兰嗔怒道:“你不懂啦,叫你转就转,乖乖的呗。”

    我心头略微失望,本来还想借机再次欣赏一番,她的大长腿脱光了是怎样一种风情呢。

    窸窸窣窣之声很快就停下,武兰低声道:“好了,你可以转身了。”

    我心里不屑,真他妈矫情,一会要跟我啪啪,你不还得被我扒光么?

    不过这话除非是疯了才能说,我拍了拍床边,示意她坐过来。

    武兰一走一皱眉的坐到我身边。

    我搂着她的香肩,在她头发上闻了闻,突然问道:“刚才洗澡没洗头发吗,怎么一股海蛎子味!”

    武兰打了我一下,翻眼道:“滚,你才没洗头发。”

    我收起嬉闹之态,正色道:“你想好以后怎么跟孙振勇解释吗,这一次咱们惹出的动静太大了,他想不怀疑你都不行!”

    武兰纤长细腻的手指抚上了我的面颊,有些痴迷的望着我的眼睛,低低说道:“就算是为此丢了性命我也不后悔,我理智的太久了,久到都快忘了自己是个女人,你,你那方面好强,只是短短半个小时,就让我体会到了之前二十几年生命中也没有感受到的欢乐。我,我觉得自己已经离不你了。”

    我一阵头大,这尼玛还草出个铁粉来?

    犹豫了下,我有些心慌意乱道:“咱都是成年人,有些东西不用说的那么明白吧,玩玩而已各取所需呗,你帮我逃命我铭感于心,可我是不会娶你的,我女人多的都要把我折腾疯了。”

    武兰嫣然一笑,捂住我的嘴巴道:“少臭美了,谁要你娶人家,你这是自作多情知道么,孙振勇的家底子可比你浑厚多了,他在省城几乎一手遮天,各行各业都有涉猎,你那两个钢镚,还不如姐姐我这些年积攒下来的油水多。”

    我讪笑道:“吓死我了,不用娶啊,那就好,那就好。”

    武兰突然一皱眉,手抚肚子不吭声。

    我纳闷问道:“咋啦?”

    武兰站起身,膝盖向内弯曲着朝门外疾行。

    “好像是吃的太多了,我内急,我要方便一下。”

    我切了一声,不以为意的躺下再次叼起一根烟,心里转悠着怎么能忽悠老何头把我们放了。

    突然,客厅里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叫,声音高亢尖锐,分明就是武兰。

    我惊得一抖,仰面叼在嘴里的香烟一下掉在胸口上。

    滋啦,烫的我哎呦一声叫,跳起来就冲出卧室想去看武兰怎么了。

    客厅里,宁小伟裹着毛毯从地上抬头,脸上惊疑不定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老何头要灭我们口?”

    我没理他,迅速查看四周,发现大门还是锁的好好的,卫生间里也亮着灯呢,武兰好像也没出意外啊。

    就在这时,卫生间里又传来一阵疼痛难忍的闷哼声,伴随着某物落入马桶水池里的噗通声。

    宁小伟挠着头,哼唧道:“草,拉个粑粑你鬼叫什么玩意啊?”

    我心里一动,似乎有点明白过来了。

    武兰的声音再次传来,这次是痛呼中夹杂着怒骂:“秦生你个王八蛋,你不得好死,你他妈可坑死姐姐了。”

    宁小伟一双睡意朦胧的大眼朝我上下打量,恍然想起武兰这一路的行走姿势,似乎霍然从凝气大圆满通关成功筑了基一般,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