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嘴快没啥好处

    我尴尬不已的瞪了他一眼,心虚内疚的往卧室里走,边走边想,我他妈当时也不知道武兰这么讲究啊。谁曾想她能这么轻易就扯旗起,义,当时真的是一心只想给杨阳报仇来着,既然孙振勇这孙子暂时弄不到他。把她女人的菊花爆了也是好的。

    武兰这次大号上了好久,估计又把被我鼓捣出的伤口给抻开了,但具体有多严重我并不清楚,只是她坐在里边把门掀开了一条缝。还喊我送了一次卫生纸。

    等她出来的时候,我就假装睡着了,背对着她也不敢回头。

    武兰疼的微微抽泣,抓起枕头砸了我两下,见我没啥反应也就失去了兴趣,自行爬上,床,良久之后才沉沉睡去。

    我这一天一夜也折腾惨了,算算从星海做坐专机启程,到现在不过三天的功夫,发生了太多太多事啦,二十多个兄弟全部失散,身边最后只剩下了宁小伟一个,还他妈带着仇人的小三从澳门逃到了香港,稀里糊涂就撞见了专坑女星名媛的冠希哥,还被迫把老前辈给一枪崩死了。这他妈简直跟做梦一样,说出去都不会有人信的。

    第二天一早,两个菲佣娘们在黑衣保镖的监视下送来早餐,我借机提出想要打电话的要求。

    保镖横了我一眼,丢下三个让我蛋疼的字眼:“你做梦!”

    一上午浑浑噩噩过去,下午,李子峰来了,这货的头发更亮了,也不知道换了什么牌子的啫喱水,整个就像是被牛犊子舔过一般。

    他满面春风的未语先笑,先是问候了一句午安,然后做出习大大下基层的样子,嘘寒问暖的关心我们吃住还习惯不。

    我心底合计这逼不是来做说客的吧,不然怎么会态度转变的这么大,昨天还是一副我草了他妈没给钱的样子,今天咋就成了姐夫大舅哥一样的亲近了?

    果然,当宁小伟趁机提出想给家里打个电话时,李子峰笑脸一收,正色道:“打电话现在是不可能的,老爷子正在气头上呢,昨晚几次动了心思要把你们干掉,都被我好言相劝给压下了,要我说秦生老弟你就是傻啊,何家大小姐千娇百媚不说,还是上千亿家产的唯一继承人啊,你娶了她,不说少奋斗多少年,就是一般的省长部长也没这么大的造化吧?如果不是机缘巧合被你们撞到这件事,嘿嘿,说句不好听的,就是你从太平山下跪着磕上来,和老爷子也不会把孙女许给你的。”

    我翻了他一眼,冷笑道:“要娶你娶呗,你特么也是知情人,这么一个被狗弄过的女人,你甘心叫她老婆过一辈子?”

    武兰啐了一声转身进屋去了。

    李子峰脸上一僵,搓着手道:“这个确实有点心理障碍,不过她有钱啊,卧槽老弟你不会跟我说,你不差钱吧?”

    我淡淡道:“说不差钱也不准确,我确实需要极大一笔财富来拯救自己,不过十亿八亿的还是拿的出来。”

    李子峰以拳击手,叫道:“着啊,这不就对了嘛,你还缺钱,还想借老爷子的势力把兄弟们捞出来,给你把澳门那点事平了,你干嘛不能一咬牙娶了何佳怡?”

    我冷笑道:“我要钱会自己去抢去赚,澳门那边的兄弟能救就救,救不了我也会善待他们的亲属家人,毕竟出来混的,谁都做好了这种准备,至于你让我干的事,我也回你三个字,你特么做梦!”

    宁小伟提醒我道:“老大,这是五个字!”

    我:“……”

    李子峰不死心,一副跟我死磕到底的气急败坏,挽着袖子道:“秦生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没个兄弟都是信任你才把你性命交到你手上,你明明有机会捞他们,却因为自己的问题拒绝行动,这算什么?”

    我刚想回话,客厅房门被砰的一声踢开,一身洋装连衣裙,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何佳怡冲了进来,指着李子峰骂道:“谁叫你来劝他娶我的,要不是我爷爷指派的,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李子峰脸色一变,额头立马见了汗,陪笑道:“佳怡,是你爷爷让我来的。”

    “闭嘴,你再叫一声佳怡试试,佳怡是你能叫的吗?”

    李子峰老大一个爷们,被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当着外人面这顿训斥,脸都快绿了,尴尬的掉头就走,心里有多少怨言也不敢表露。

    我倒是没觉得这丫头有啥了不得的,不过就是长的精致耐看点,脾气冲了点,至于那么怕她么?

    我还悄悄朝她裙下,两条粉光致致的细嫩大腿瞄了两眼。

    一想到当天早晨她在山顶和陈老师那条德牧那不堪入目的一幕,我小腹就是一股热流窜动,下边有要造反的趋势了。

    宁小伟坐在我的旁边也是一脸的猪哥样,一双黑眼珠子滴溜溜在人家腰下臀际转悠个不停。

    本来一副盛气凌人,拿眼角夹我们的大小姐一下子感觉到不对,顺着我们的眼光和满脸龌蹉暧昧的表情一想,立刻就明白了,我和宁小伟都在回忆她那出丑事呢。

    她身子一颤,俏脸瞬间没了血色,大眼里朦胧上一层雾气,声调颤抖的道:“混蛋,你们都是狗娘养的,往那看呢?”

    我只是皱了皱眉却没吭声,因为我觉得这孩子其实够可怜的,虽说她很叛逆没有礼貌,但遇到了这样的事,没被击倒卧床不起也算是足够坚强了。

    只是宁小伟这只禽兽可不惯病,他在星海五中的时候就是老大,跟在我身边东砍西杀的更是出尽了风头,从不知道怕字怎么写。

    当即就还嘴道:“我们是不是狗娘养的不一定,不过有的人跟狗到是真的有一条腿啊,娃哈哈。”

    他为自己的语言犀利反击及时得意不已,仰头望天的笑个不停。

    我却瞳孔一缩,大叫道:“小心!”

    何佳怡趁宁小伟得意发笑,背在身后的一只小手就露了出来,她如葱似玉的手掌里攥着一把瑞士军匕,一声不吭就朝着宁小伟偷袭扎来。

    宁小伟叫了声卧槽,来不及躲避,随手就把身边的沙发垫子抓起来挡。

    我喊出小心的同时也朝他们扑过去,只是我的距离太远明显慢了一丝。

    噗嗤一声,沙发靠枕被扎穿,何佳怡是动了真怒,不顾一切拼命之下使出了全身的力气。

    足有十几公分长的军匕扎过了靠枕,然后毫不停留刺进了宁小伟的心窝。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