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换了个人

关灯
护眼
    太平山顶是整个东南亚,甚至世界范围中最为奢华尊贵的居住地,这里的每一栋房子都是千万,亿万以上为单位的。

    而处于太平山顶的何宅。更是寸土寸金,其价值难以估量。

    转眼,我跟武兰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半个多月,除了生活日用品的充足供应。我们不被允许出门,不能打电话。

    没有了自由,就算把玉皇大帝的天宫宝殿给我们住,那也是一种折磨。就在我快要忍受不住这种软禁的生活而崩溃时,宁小伟伤势痊愈被送了回来。

    这家伙还特么长胖了些许,我们一见面就紧紧拥抱在一起,我一边捶他后背一边低声问道:“咋样,有机会跟家里联络没?”

    宁小伟苦着脸摇头,低声回,一点机会都没有。

    我叹息一声,只有我自己才清楚,我心里对兄弟们的挂念,对秦曦辛小雪等人的思念越来越重,压得我快要喘不上气来了。

    旁晚,如平时一样的送餐晚点了,我倒没感觉,宁小伟不乐意了,他走来走去的嘀咕,草泥马这医院的伙食可都没克扣啊,还准点给送,这咋地我一回来还降低待遇了。

    又过了一会,送饭的菲佣没来,许久未见的李子峰带着几个保镖进来了。

    我心头一跳,暗自提防,以为是老何头也失去了耐心,想要一了百了把我们处理掉了呢。

    李子峰看出了我的紧张,忙摆手道:“秦兄弟不要多想,老爷让我们请三位过去吃饭,宴席都摆好了。”

    武兰跟我对视一眼,心知这次宴请肯定不一般,如果还谈不拢的话,我们的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宁小伟大大咧咧不管那些,嘿然道:“那赶紧带路吧,本帅哥都有点饿了。”

    李子峰意味深长的看了宁小伟一眼,含笑道:“伟少抱歉,是我们准备的不好,让您受委屈了。”

    宁小伟被这货的客气弄愣,挠着头发问道:“啥,你叫我啥?”

    李子峰也不答话,笑呵呵转身带路。

    我扯着宁小伟的袖子拽着他走,暗中吩咐他道:“一会如果打起来,我会找机会弄住老何头,你什么都别管,带着武兰逃,不要管我这边是失败还是成功了,记住!”

    宁小伟一瞪眼,却被我用更大的瞪眼吓回去,张了张嘴没有吭声。

    还是之前的那间偏厅,灯火辉煌的亮如白昼,不同上次的是,这次那个惹祸烦人精何佳怡也在。

    贵气到人家这种程度,就连小姑娘的梳洗打扮,穿衣擦粉都是有专业造型师和设计师来服侍负责的,所以我们每一次看到何佳怡都会有眼前一亮的感觉,这丫头胚子长的好,也无愧于她那一身昂贵的大师级手工缝制的华贵礼服。

    何瑞斐也面色和缓招呼我们落座,不同于上次宴请无形中露出的迫人压力,就像个亲邻长辈一样和蔼可亲。

    我心里嘀咕,这老东西尼玛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到底有啥企图。

    何佳怡仍有一些不情愿,自顾自的小口喝着一杯香槟,只是偶尔才把眼神从我们三个身上扫过,而且,好像,似乎她看宁小伟的时间能稍微多过我们一些。

    我和武兰都食不知味,匆匆吃了一点,就放下筷子。

    宁小伟一口红酒一口肉的还频频跟何瑞斐碰杯。

    我心里疑窦丛生,这老何家爷俩吃错药啦?宁小伟被捅了一刀咋就变成了主角,瞅着意思都不咋爱搭理我了,这尼玛什么情况?

    终于,半个小时之后,何家爷孙才跟宁小伟放下刀叉,何瑞斐拽过雪白的餐巾擦了擦嘴角,满面春风道:“男孩子嘛就要多吃点,我年轻的时候啊,比小宁还能吃呢,东西到了肚子里可不是白吃的,给你力量给你精力才能更好的去拼搏事业嘛。”

    宁小伟得意洋洋,他第一次听到别人夸他能吃好,还不着痕迹的扫了我一眼,那意思是说,瞅瞅,人家这身份都夸我吃的多好,就你们两个老嘲讽我是酒囊饭袋。

    我没搭理他,捻着茶杯在手心里转圈,目注何瑞斐道:“何老爷子今天雅兴蛮高,这吃喝已毕是要谈点正事了吗?”

    何瑞斐那手指点了点我,笑道:“小滑头,其实我还真就看好你这个娃娃,奈何你是名花有主情债缠身啊,也罢,佳怡跟你没这个缘分我也不强求了。”

    武兰兴奋道:“那老爷子你是同意放我们走了?”

    何瑞斐点点头,笑意盈盈道:“不仅放你们走,还要帮小秦把他那些兄弟伙救出来,不就是澳门弄掉个破烂赌场么,死几个警察又咋啦,军方演戏还有死亡名额呢,何况他们吃皇粮的办差!”

    我腾的一下站起来,语声颤抖有些犹疑的问道:“你说真的?”

    宁小伟反应慢了点,不过也随后站起身,激动道:“我们可以回星海了吗,不骗人?”

    何瑞斐看了看端坐在一边,美的像童话里的小公主一样的何佳怡,摆手道:“别急哈,坐下,咱们喝杯茶慢慢聊!”

    我和宁小伟都百爪挠心,恨不得把老何头按倒从他嗓子眼里往外掏话,急的不要不要的。

    何瑞斐却并不着急,端起茶杯吹了吹,啧的轻啜了一口,撩起眼皮看了看我,淡淡道:“年轻人,还得修炼啊,遇事不慌有静气才能成大事,你们这个样子可不行,来,陪我尝尝这茶,这可是武夷山山巅的那棵大红袍,要在以前啊,除了皇帝就只有几个亲王才能得到那么一两二两的赏赐啊。”

    我强制按捺心里的骚动,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

    宁小伟是咕咚就干了半盏,然后擦擦嘴角就盯向何瑞斐,急迫的心情难以压制了。

    老何头笑笑,摇头晃脑道:“喝茶怎可牛饮,小宁你这是暴敛天物啊,这点你要学学秦生了,好茶入口不能急着咽,含在嘴里荡荡舌蕾味觉才能品出滋味。”

    宁小伟无奈的端起茶杯,那种蛋疼的表情还把何佳怡逗得咯咯娇笑。

    我丝毫没有放松警惕,虽然面上跟老何头谈笑风生,却仍在心里不住计算我跟他的距离,谋划着要以什么样的出手才能一击即中的擒住他,但这是万不得已的下下策,何宅上上下下能用近百名武装保镖,想要逃出去极难,就算有人质在手,冲下太平山顶马上就要面对港警精锐的围剿,可以说,一旦翻脸打起来,基本上是十死无生的结局。

    见宁小伟含了口茶水不敢直接吞咽了,何瑞斐微微一笑,放下茶盏道:“之前我跟你提的要求可以略作变更,但联姻的底线不能取消,否则我不放心让三个外人带着我孙女的把柄离开,既然你早有心上人,我也不能逼你做陈世美又负了人家。这样吧,我已经派人调查过,小宁这孩子还没女朋友,也长得一表人才,不算委屈了佳怡,就由他代替你娶了我何家明珠可好?”

    我啊了一声,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身边的宁小伟却瞪大了双眼,噗的一口茶汤喷了出去。

    这一口混杂了不知道多少口水吐沫的茶水,一点不剩全喷到老何头脸上,浇的沉稳如他也脸色一变差点摔了个跟头。

    何佳怡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盛装出席晚宴的她,终于露出了小魔女的本性,指着她爷爷脸上两片翠绿欲滴的茶叶,拍着桌子越笑越响。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