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不得不从

    武兰睁大了双眼,一副跟不上现场节奏的表情,任谁也没想到何瑞斐会退而求其次,点了宁小伟的将。

    老何头皱了皱眉。掂起雪白的餐巾擦了擦脸,先是横了何佳怡一眼,吓的小姑娘一缩脖子吐了吐舌头。

    然后才和颜悦色的对宁小伟道:“年轻人,我知道你心里很高兴很兴奋。但也不要得意忘形嘛,这方面你就要跟秦生多学学了。”

    宁小伟本来还有点尴尬,这下一听就炸了,急赤白脸道:“谁高兴谁兴奋啦?你这不是扯淡吗。她捅我一刀把我肠胃都扎了个窟窿,我他妈还要娶她,当老子虎逼吗?”

    何佳怡只怕她爷爷,别人就多余了,听宁小伟说的不客气,当场也怒了,抓起面前的茶杯就泼了过去,老子见机的快,拉着武兰往后一闪没被波及。

    宁小伟就惨了,从头到连脸被扬个正着,蛮有个性的发型也被茶水浇湿,软趴趴的搭在额头上,上边六七片武夷山的大红袍,论狼狈劲绝对不比老何头刚刚哪一把差。

    何瑞斐面皮抽动,似乎强压笑意憋的极为辛苦,我抓起餐巾一扔,盖到宁小伟的脸上,同时对老何头道:“何先生,你这要求提的太突然了,我们几个需要商量一下。”

    宁小伟一把扯下脸上的白布,急叫道:“生子你他妈出卖我,这还商量个屁,她都,都被那样了,我才不要娶。”

    我哑口无言,心里有点愧疚,老何头让我娶,我当场就坚拒了,可是换了宁小伟,我就心里松动的想要商量一番,这真尼玛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不过这似乎是何瑞斐的底线了,他脸色也沉了下来,不动声色道:“你们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我选小宁来完成这次联姻也是给足了你们面子,如果不是零组织的倪老哥有话,我没法对你们下手,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做梦也轮不到你俩!”

    宁小伟兀自不忿梗着脖子道:“你这老家伙趁他妈上千亿,想找什么样的孙女婿找不着,非得祸害我们哥俩干啥,我一想到那天在山顶看到的一幕,我就想吐,你非要我娶你孙女,你不如直接给我两刀整死我算了。”

    何佳怡一双大眼一直瞪着宁小伟,听到他提起她在山上被人下药惨遭凌辱的那段过去,立刻脸色苍白手指颤抖,毫不犹豫抓起面前半盘子白斩鸡又要朝宁小伟砸去。

    何瑞斐猛的一拍桌子,吼道:“放肆,你给我把盘子放下滚出去。”

    宁小伟已经跳到我和武兰身后,探头探脑帮腔道:“臭丫头真没教养,赶紧滚蛋吧。”

    何佳怡又气又急,两大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有心想要不顾一切的跟宁小伟拼命,可她又怕极了自家爷爷,最后只能狠狠的一跺脚,自己搂着晚礼裙的裙角跑了出去。

    眼前这一幕彻底超出了我的心里预期,如果老何头要是来硬的,叫保镖进来杀人灭口我都不会这么为难,可是眼前明明给了一线生机,又能趁势救出澳门失陷的兄弟们,我真的下不了那个决心跟他彻底闹翻。

    而且人就是这么贱,一旦后果不需要自己来承担了,马上就能跳出来,站到更高的角度去想问题。

    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宁小伟娶了何佳怡也不算太亏,毕竟人家的身价地位摆在那呢,老何头独子嫡出的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等他老了有百年仙去的那一天,庞大的无线传媒帝国和千亿家财可就全要着落在小魔女的身上,而她的合法配偶也就自动的拥有了这一切。

    宁小伟见我瞅向他,没等我开口就双手连摇,拒绝道:“我知道你要说啥,你要娶你娶,反正我是不干,这他妈的要是被人知道了,我宁小伟的老婆曾经……我还咋活,我爸都能活活打死我。”

    武兰低声劝道:“那啥,小伟啊,何佳怡她是被坏人下了药的,否则应该不至于……”

    宁小伟一瞪眼,骂道:“你给闭嘴,之前何老头让生子娶她你咋不说这话?”

    武兰脸一红,臊眉耷眼的退到一边不吭声了。

    我一咬牙,就打算跟老何头摊牌,既然自己都不肯,何必非要逼兄弟,大不了一起死就是,再说我临死之前也不可能束手待毙,想杀我们三个,何家大宅里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陪葬呢。

    不过我这次还是没机会开口说话,老何头见宁小伟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就拍了拍手,弄的我跟宁小伟都神情紧张,差点扑过去掐他的脖子。

    好不容易才克制住动手的冲动,这边老何头已经拿着黑衣保镖刚送进来的平板电脑播放起一段视频来。

    只看了一眼我和宁小伟的眼珠子就都红了,目呲欲裂的捏紧了拳头。

    视频里播放的画面是一间审讯室,李子光还有一名云天社的兄弟被挂在铁架子上,上身赤,裸只剩了小内裤,两只手腕都被铁链紧紧的缠住,双脚离地能十几公分高。

    视频里倒是没什么人打他们,不过就从他们身上的累累伤痕上也能看出,这段日子以来被澳门条子折腾的够呛。

    视频很短,两分钟不到就到了头,老何头一声不吭的挥手示意下人把平板拿走。

    才笑呵呵对我们说道:“你们在澳门一共折进去八个小兄弟,其余人甚至比这两位还惨,原因就是你们仨在港岛边杀了几个澳门警察,澳门警方对你们可是恨之入骨,就想逮到人一起判个死刑好给同事们报仇呢。”

    宁小伟牙齿要的咯咯响,那李子光可是五中七虎的兄弟,跟宁小伟同班三年,最后我成立云天社也跟着一起加入了,现在看到他们在受苦,而我俩却能吃吃喝喝的谈笑风生,心里的难受可想而知。

    不过世界是残酷又现实的,我们惹怒了特区警方,没有被当场击毙几个已经算是邀天之幸,想要靠着蛮力去救兄弟们,那简直就跟让三岁小孩徒手拆除一栋大楼一般不可能。

    沉默良久,宁小伟咬牙道:“何先生,我答应娶你孙女,是不是能帮忙救出我的兄弟们?”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