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再回澳门

    我心中一痛,知道宁小伟绝对不是因为老何头家里趁多少钱才肯点头,他这是见不得兄弟受苦遭罪,豁出去自己受委屈了。

    何瑞斐点头。矜持笑笑道:“澳门特首跟我私交颇深,这点小事我运作一番还是能办到的,你不需要怀疑我的承诺。”

    宁小伟看了看我,俊朗的脸上满是毅然决然。低声道:“生子,我不跟你们回了,我决定娶何佳怡!”

    我胸口像被重锤击打,又闷又热的喘不上气。良久才缓缓道:“小伟,我这个大哥当的有愧,你要是勉强我们就不答应。”

    何瑞斐冷哼道:“我虽然碍于倪老哥面子不能对你们咋样,但是圈禁你们十年二十年还是可以的,等到那时候,你们在澳门被抓的那些人可就骨头渣子都烂没了。”

    我怒视老何头,恨声道:“你卑鄙!”

    宁小伟拉住我的胳膊,摇头道:“老大你冷静些,别犹豫了,我心意已决,就这么办吧。”

    何瑞斐淡淡道:“这就算卑鄙啦?那我只能说你们社会经验太浅薄。”

    宁小伟一副视死如归的豪气样子,拍着胸脯打断老何头,道:“我答应你的条件,我娶你那个宝贝孙女行不行,快点把澳门的事帮我们平了,把人捞出来,让我生哥带着武兰走。”

    老何头不急不忙的端起水喝了一口,慢悠悠道:“我可得提醒你啊,你自己同意娶佳怡的,以后你要是敢对她不好,有一点嫌弃之意我都不会对你留客气,另外,你们完婚十年之内,你都不许离开香港,秦生这些人要是相见你,我可以派专机去东北接他们。”

    宁小伟扯着嗓子嚎道:“草,过份了吧,你这不是软禁吗,我可还有爸爸妈妈呢,他们见不着我不得急死?”

    老何头摆手道:“你父母弄的那个体育用品公司不过区区千万资产,你让他们处理掉,都搬来香港,我给他一家资产百倍的公司开着玩去。”

    宁小伟扳着手指头算,一千万乘以一百,旋即睁大了眼睛呐呐道:“十个亿啊?”

    老何头终于在我们身上体验到了一把世界级富豪的优越感,云淡风轻道:“只是聊表心意罢了,我的亲家翁自然不能太寒酸了。”

    宁小伟呆了呆,突然有些不好意思,搓着手道:“那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听说香港这边的豪门大号都兴娶小老婆,我有没有这待遇?”

    老何头脸一沉,呵斥道:“做梦,咱们何家讲究从一而终,想我何某纵,横港岛也不过只有一位原配夫人,你敢乱打主意我阉割了你。”

    宁小伟一吐舌头,讪讪笑着在心里算计啥就不知道了。

    我一直插不上话,直到这时才有机会表态,不过我似乎也没有能力去强行阻止这个交易的完成了,看宁小伟的样子,已经是铁了心留在香港把自己豁出去了。

    何瑞斐有些遗憾的看了看我,沉声道:“本来还有想法帮帮你呢,可你风骨太硬不愿妥协,那我就无能为力了,我知道你们很是着急,我也不为难你们,今晚就送你们去澳门,明天跟你那些被捕的兄弟一起回东北老家吧。”

    我心中一喜,追问道:“你说真的?”

    何瑞斐冷笑道:“年轻人,以后时间长了,你会明白我的承诺人情有多重。”

    我还想再说什么,何瑞斐已经不给机会,摆手道:“赶早不赶晚,你们现在就去澳门吧。记住,把你们看到的事都给我烂在肚子里,到死那天也不许说,因为佳怡以后就是小宁的太太了,伤了她的名誉你们就是伤了宁小伟的下半生。”

    我点了点头,看向宁小伟,心里有千言万语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这个从一开始就同情我,帮助我的兄弟,在五中时候就为了我跟沈三跟洪磊等人拼命,现在又为了所有兄弟牺牲了自己,要被软禁在香港十年了,也不知道三年后我能不能得到那颗琥珀,也许我们今天这一别,就再也没机会见面了。

    何瑞斐喊道:“来人,把直升机备好油料,送他们直接去澳门。”

    门口闪出一位黑衣壮汉领命而去。

    宁小伟眼圈也红了,抓着我胳膊叮嘱道:“生子,以后你要小心,办事别太冲,洪磊要是伤好了,你还是把他找回来,你身边没个靠谱的人,我这这边也不放心。”

    我抱住了他,在他耳边低声道:“等我三年,如果我不死,我一定打到太平山顶把你救出去。”

    宁小伟嗯了一声,在我肩头重重砸了两拳。

    武兰也没想到事情转变如此跌宕起伏,本来今晚都做好了拼命战死的准备,没想到转眼我们就可以回澳门捞人了。

    两分钟后,李子峰带着两个保镖进房,恭敬请示何瑞斐道:“先生,飞机已备好,可以随时起身!”

    何瑞斐挥手道:“你去一趟吧,我这边会打好招呼的,你送他们到豪爵酒店顶层,自会有人接待,明天你帮忙把秦生那些兄弟们搞出来再回来。”

    李子峰点头,看了宁小伟一眼,笑嘻嘻道:“姑爷,以后可要请多关照了。”

    宁小伟脸一红,没搭理他。

    李子峰也不以为杵,伸手朝我做了个有请的手势。

    我拉着武兰的手,朝宁小伟深深的看了一眼,扭头就走。

    宁小伟追出两步,扶着门框喊道:“记得来看我啊,还有,跟刘怡说一声,就说我对不住她,别让人家等我了。”

    我不敢回头,只是向后挥手道别,直到坐在直升机上,我紧闭的双眼才有泪珠滑落。

    武兰紧挨着我,伸出纤细修长的手掌覆在我的手背上,不住的轻轻拍打,她很明白我心里有多难过,愣是弄不过人家,把出生入死一起逃到这的兄弟给丢下了一个被扣成,人质。

    李子峰登机,见我们都系好了安全带,就吩咐道:“出发!”

    直升机轰鸣着升空,螺旋桨越转越快,宁小伟终是忍不住冲到了院子里,昂着头挥手的身影渐渐隐没在夜色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