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兄弟相见

    澳门豪爵酒店是一栋七十多层的大楼,五星级,何瑞斐是这家酒店的大股东,顶楼停机坪上。我们刚一降落,就被迎候许久的酒店老总亲自接下楼去。

    略作寒暄,总经理就派人把我和武兰安排到了总统套房休息,他则是跟在李子峰身后找了地方去谈事了。

    房间里。武兰洗过了澡,苗条身段被宽松的浴袍遮挡,只有一双隐现着象牙光泽的大白腿露出些许。

    我闷坐在沙发上抽烟,武兰凑过来坐下。伸手就把我嘴里的香烟夺去,按在茶几上的烟灰缸里熄灭了。

    我扭头看向她,低声道:“这一路上多亏有你了,也许明天咱们就分开了。”

    武兰不说话,只是眨着风情万种的大眼睛,慢慢朝我嘟起了嘴。

    我苦笑道:“我没心情啊,我这心里乱七八糟的。”

    武兰白了我一眼,轻声道:“你不需要太难过了,这是宁小伟自己的选择,从某种意义上讲,娶何佳怡为妻,不知道是多少人烧香磕头几辈子都求不来的造化呢。”

    我摇头道:“小伟不是那样的人,我明白他,这一切都怪我无能啊,唉!”

    武兰把我胳膊缠在我的脖子上,细腻温凉的皮肤触感当即让我心神一荡。

    “别纠结了,不是有位伟人说过吗,生活就像强,奸,拒绝不了那就享受快,感吧!”

    我有点抗拒,微微躲闪她索吻的红唇。

    武兰搞了几下也没逮住我的嘴巴,顿时有点气急,推了我一把道:“你有没有点良心啊,我跟你出生入死的这么久,明天就要分开回孙振勇那边去了,还不知道他会不会对我起疑呢,你就不能在临别之前让人家高兴高兴啊。”

    我强打精神迎合着她,从拥吻开始到彼此抚,摸,慢慢的来了感觉,武兰使坏的握住我下边,惊咦道:“不是没心情吗,它怎么把你出卖啦?”

    我一声不吭,哈腰抱起她,几步来到总统套的巨大软床前,把武兰狠狠的甩到了床上。

    武兰惊呼一声,咯咯娇笑个不停,我已经被她成功的撩拨起原始欲,望,脑子里的千头万绪都被暂时压下,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在纵。横驰骋。

    衣衫尽褪,床头灯暧昧摇曳,武兰娇喘细细,我额头见汗,狂耕猛种的肆意鞭挞。

    第二天一早,李子峰前来敲门,我光着膀子穿个大裤衩跑去开了,揉着睡眼问他啥事。

    李子峰耸了耸鼻子,似乎闻到了满屋子的**味道,猥琐的朝我挤了挤眼睛,嬉笑道:“喏,这是包机凭证,你收好了,出你们星海机场会用到!”

    我诧异的接过,心里感叹人家香港助理的办事效率。

    李子峰朝屋里瞄了一眼,提醒我道:“还有两个小时给你们梳洗吃早餐,两个小时后我来接你们直接去机场,你的人都会在提前送上飞机的。”

    我一把抓住他的肩膀,狂喜道:“你说真的?”

    李子峰一皱眉头,急道:“撒开,哎哎,疼啊。”

    我赫然放手,顺势替他掸了掸,讪笑道:“一时冲动,不好意思。”

    李子峰呲牙咧嘴道:“你这不愧是弄死八个澳警的狠人,卧槽这个手劲了不得啊。”

    我没心思跟他胡扯,追问道:“你刚才说,两个小时候我那八个兄弟会在飞机上等着我?”

    李子峰点点头:“当然,何先生的能量超乎你的想象,别说八个,就是十八个也能一次全捞出来,还顺便把你们的案底给抹平了。”

    我还刚好想问他这事,现在港澳都回归,警方联系协作更为密切了,从我们的飞机降落到西京赌场被我一把大火烧个稀烂,澳门警方不可能对我们的这么多的人身份一无所知,别你妈前脚被何瑞斐捞出来,后脚就被星海警察给逮捕了,虽说我有侯胖子这个政法委书,记做后台,但是内地官场风云变幻的,天天都被打老虎,啥情况都可能发生啊。

    正说着话,武兰披散着长发,赤脚从卧室里出来。

    李子峰见了,不敢多看,招呼一声就自去忙了。

    我把门关上,扬了扬手里的包机单据,冲武兰喊道:“抓紧点,两个小时之后去机场了。”

    武兰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扶着墙壁溜进了厕所。

    我心里暗笑,这女人也作死,要了一次又一次,还以为能把我弄趴下,结果她翻着白眼晕厥不算,第二天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

    吃过酒店配送的潮汕早茶,我跟武兰相对无言,心头都有种离别在即的伤感。

    过了一会,李子峰前来接人,我们在四个黑衣大汉的护送下,分乘两辆汽车,直奔澳门国际机场。

    随着车轮的滚动,我心里也是越来越激动,终于能够见到久别的兄弟们了,还好关键时刻宁小伟做了接盘侠,把何佳怡这块难啃的骨头叼到了嘴里,不然我们所有人的后果都会是不堪设想的。

    澳门机场繁忙无比,由于之前的准备工作很到位,我们一行人也不需走正常的安检渠道,直接从停机坪侧门进入,开到一架中小型的喷气飞机前停下。

    李子峰跳下车,跟我握手道:“秦兄弟我就送到这里了,有时间我去星海转转,你可得招待哥哥我啊。”

    我心说你麻痹这就称兄道弟了,老子被你们何家逼的丢下自己的兄弟,这他妈绝对算是我秦生的奇耻大辱,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好好招待这货的。

    李子峰见我心不在焉的敷衍,不时探头看向机舱里,当即松开手道:“那就这样,你俩直接上飞机吧,估摸一会就要起飞了。”

    我点点头,不再跟他废话,转身冲向飞机。

    机舱里光线明亮,两位空姐朝我弯腰点头。

    我心中忐忑,一步转过舱门口。

    李子光带头站了起来,他扶着座椅靠背叫道:“老大……”

    呼啦啦站起来一片,这八位兄弟被逮捕了二十来天,个个面容憔悴形销骨立。

    我几步冲了过去,搂住李子光的肩膀,沉声道:“没事了,我们马上就回家。”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