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鹊巢鸠占

    李子光往我身后看了看,见只有武兰一个,就有些忐忑顿的问道:“伟哥呢?”

    我脸色一变,机舱内顿时气氛沉重。李子光等人都以为宁小伟挂了。

    武兰推了我一下,我才反应过来,摇头道:“小伟没事,他要结婚了。”

    兄弟们齐齐懵比。一头雾水的盯着我。

    我有些头疼,实在不知道该咋解释这出狗血剧了。

    正好这时空姐关上了舱门,走过了鞠躬道:“秦先生,请您和各位老板坐好。我们准备滑行起飞了。”

    武兰挽着我的胳膊,直接把李子光给挤到了一边,弄的李子光灰头土脸的嘀咕,这妞谁啊这么大劲。

    系好安全带,我低声对武兰道:“你真的不跟我回星海吗,如果孙振勇对你不利,咱们离的几百公里啊,我可不能及时去救你。”

    武兰把头枕在我的肩膀上,懒洋洋道:“姐还有想要的东西没拿到呢,孙振勇也不敢轻易动我。”

    我呵斥道:“不就是钱吗,够用就行了呗,你还想要多少啊?”

    武兰白了我一眼,低声道:“你们男人不会明白的,一个女人为了生活的更好一些会付出什么,我既然都被他祸害过了,不吸饱吃够我是不会罢手的。”

    我叹息了一声,闭目不在多说。

    武兰却来了性质,又小声在我耳边呢喃:“小男人,你是不是爱上了姐姐啊,如果你愿意娶我,我宁可什么都不要也要跟你走。”

    我扭过头,盯着窗外心虚的道:“别闹,我不可能娶你。”

    武兰哼了一声,悻悻道:“早就知道你不会娶我的,人家何瑞斐的孙女坐拥千亿家财都入不了你秦公子的法眼,我这么个残花败柳算什么呀。”

    我转过头,很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跟我共过生死,说是救命恩人也不夸张,在我这里有你的一块位置。”

    我指了指心口道。

    武兰眼圈有些发红,咬着嘴唇似在自语道:“不许说了,你这样我只会更难过。”

    空姐的声音通过广播传出,各位尊敬的乘客,请再次检查安全带是否系好,飞机马上起飞,请留在座位上不要乱动。

    同时,有两位长腿细腰的空乘从乘务舱钻出,挨个检查我们的安全带。

    我有点恐惧飞机拉升时的那一霎那失重,索性直接戴上了眼罩。

    武兰却不肯放过我,似要抓住每一分于我共处的机会一般,抱着我的胳膊撒娇问道:“秦生,你说你心里这么惦记家里,为什么昨晚不打个电话回去呢?”

    我摇头道:“你不明白,惦记的人和事太多了,我反而不知道打给谁,反正几个小时后我们就到了,见面再说吧。”

    武兰摇摇头,嘀咕道:“真是个怪人。”

    飞机终于得到了塔台的起飞指令,从缓缓加速到风驰电掣不过几十秒。

    突然猛的一个跃升,就像把人的心脏给拎了起来一般,机头斜斜的刺入苍穹。

    五个小时之后,星海市,周水子国际机场。

    八个兄弟都站在机场安检大厅等候,我跟武兰做拥吻告别。

    吻过,她俯身在我耳边道:“孙振勇这王八蛋一定对你有所防备,你不要急着过来对付他,我会补办一张电话卡,号码我写好塞你上衣口袋里了,记得想我。”

    一阵香风涌动,当我掏出她留给我的联系方式时,伊人已远只留下个背影。

    李子光凑到跟前,咧嘴问道:“生哥,这是你在澳门把的马子呗,这大高个像超模啊。”

    我摇摇头,转身告诫兄弟们:“有关于这个女人的一切都不许你们再提起,否则别怪我翻脸,我这样要求一定是有原因的,但目前还不能明说。”

    李子光等人懵懂的摇头,一共同声道:“我们肯定不说。”

    我定了定神,把盘旋在心里的离愁别绪都甩在一边,挥手道:“走,回家先。”

    机场门口就有等客的的士,我们也没去找当初开了那些雷克萨斯GS,毕竟早先逃回来一部分人,我也记不住都谁有钥匙,这车就等消停了再派人来取吧。

    九个人,打了三辆出租才坐下,我上车后吩咐司机去星海公园,至于沧月楼什么的,估计他不可能听说过。

    车子一路疾驰,司机还试图跟我闲聊,问我们是出去旅游的学生团么?

    我闭眼没搭理,满脑子都是家里这些女人和兄弟们,也不知道先前在西京赌场那一战中失散的兄弟们咋样了,有没有全部跑回来。

    星海公园一角,沧月楼遥遥在望,我心脏不争气的跳个不停,马上就要看到秦曦了,也不知道黄宏达找的那几个人靠不靠谱,还有婶子这货会不会尽心的照顾她。

    穿过一段林荫小道,沧月楼门口司机停住车子,被捕的兄弟们手机虽然早就没电了,可身上的钱包之类的都被奥警还了回来,直接拿出钱付了车钱。

    我迫不及待的跑到门口,一把按响了别墅的外设门铃。

    没等多久,之前刚搬来时,黄宏达给安排的管家就来应门,见到我们九个人站在门外,脸色就是一变。

    我隐隐有不好的预感,沉声道:“怎么,不认识我了?”

    管家咧嘴强笑道:“秦,秦先生,您回来啦。”

    我冷哼一声,大步往里走,管家想拦又不敢,转瞬间额头就冒了汗。

    李子光等兄弟似也发现了异常,一个个提着精神,快步跟在我的身后,虽然他们几个蹲的时间比较长,身体一时还恢复不过来,不过常年的厮杀打斗,让每个人尽管虚弱也透着一股子狠戾之意。

    管家见我大步走向别墅门廊,就要推门而入了,无奈之下高喊道:“士东少爷,秦先生带人回了啊。”

    我一皱眉头,却没出声,直接伸手推开了房门。

    眼前是混乱不堪,烟雾缭绕,音乐声震耳的一幕。

    黄士东这孙子左拥右抱的搂着两个性感嫩妹,嘴里还叼着根老粗的雪茄在客厅中央摇头。

    动感音乐劲爆无比,咚咚作响的鼓点让人对面说话都很难听到。

    我眼光一抡,找到了功放机的位置,一个戴着花色头巾的小胖子,一手鸡尾酒一手CD碟的在那调音忙乎。

    我推开碍事的人群,大步走到跟前,一脚踢飞了亮起不少彩灯似乎蛮值钱的音响设备。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