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噩耗

    留着小黑胡的小胖子一愣,随即怒道:“你干……”

    我扬手一个大嘴巴抽过去。

    刚好调音台也被我踹坏了,这一记耳光响亮无比,啪的一声抽的小胖子原地转圈。

    这时那个管家也早跑到黄士东身前。一脸便秘表情的说着什么。

    小胖子被抽了个耳光还不知深浅,竟然甩手就把手里的酒杯朝我砸来。

    我一偏头躲过,再就不需要我亲自动手了,李子光等人已经狞笑着扑了上去。揪头发按倒,一顿大飞脚专往脸上踢。

    现在几十人,但都是学生模样,最大的也不过二十几岁。一些年纪小的女生,看起来不过十五六。

    我心里顿时燃起熊熊怒火,想当初辛小雪就是被这脑残富二代给忽悠去了西山别墅,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那天的后果绝对堪忧。

    而且,这沧月楼明明是黄宏达亲口送了我,我也把秦曦和婶子接到了这边住,还留下了陈浩等十个兄弟看顾,怎么现在一个人影都不见,他们都去哪了?

    黄士东见我满脸阴霾的逼向他,顿时慌了手脚,连连摆手道:“你别过来,咱们有话好说。”

    我眼睛一亮,像发现了宝贝一般盯向他身后的三个人。

    这三个人分明就是我的老冤家,刘惊涛和他的两个根本,冯翱翔和赵多多呀。

    我心知这几个傻逼凑到一起肯定没啥好事,而且我敢肯定,他们来到我的房子里纵情声色,一定会跟留守的兄弟们有所冲突。

    心思起伏间,我就到了黄士东跟前,冷冷一笑,盯着他道:“这不东少么,你来我家里开啪踢啊?我家里的人呢,你有没有看到?”

    黄士东一脸震撼,语气苦涩道:“你不是死在澳门了么,咋又突然回来了。”

    我揪住他的一脸,手上一用力,就把他拽到跟前,和声细语的问他:“是谁跟你说我死在澳门了?”

    黄士东用力来破我的抓住他的手,挣扎叫道:“管家,快给我爸打电话。”

    我一把夺过管家手里的电话,对着话筒吼道:“黄宏达我需要你给我个解释,十分钟你不到,我就跟你儿子彻底的好好聊聊。”

    黄宏达也愣住了好几秒钟,半响才吸着冷气问道:“你咋回来的,卧槽,你怎么还能回来呢?”

    我哼了一声,漫不经心反手抓住黄士东一直在挣扎的手,捋住一根手指,也不管是那根,一咬牙就用力撅了下去。

    嘎巴一声脆响,指骨关节被生生折断的声音传出来,随即,黄士东鬼哭狼嚎的惨叫声响起。

    黄宏达听的清清楚楚,惶急喊道:“生子你别动手,我马上到马上到,咱们见面谈。”

    我嘿笑道:“你还有九分钟,来不了就等你送你儿子去骨科医院吧。”

    黄宏达那头一阵鸡飞狗跳,也不知道他摔了什么东西,大吼大叫的给我备车快快快。

    黄士东这边已经疼的说不出来话,那边那个胆敢朝我摔酒杯的小胖子,也被揍成了大胖子,一张脸青红肿胀的不成个人型了。

    我摆弄着管家的手机,斜了一眼仍傻乎乎站在原地,一脸懵比的无知少年男女们,突然舌绽春雷的吼道:“还不滚,等我一个个往外送吗?”

    包括刘惊涛等人在内,几十个少年男女齐齐抱头鼠窜往门口挤。

    我看了一眼,有心叫兄弟们把刘惊涛三个煞笔截住,想想又算了,现在实在没心思跟他们计较。

    黄士东的小指迅速肿胀变粗,疼的眼泪鼻涕一起流。

    我松开他的衣领,冷声问道:“说,我家里人都哪去了,敢有一句撒谎,我让你爸给你送到火葬场!”

    黄士东抽噎道:“我就是听说你们都被澳门警察打死了,才动了心思来收回沧月楼的,也没费啥劲啊,我带着人过来一说,那个陈浩就带人撤走了。”

    我心中一松,随即觉得不对,陈浩那性格岂能一点冲突都没有就把我交代他看好的家让给别人,绝无这种可能,一定还是有什么我不知道事发生了,当即咬牙道:“草泥马你知道骗我的后果吗,我现在两手鲜血真的不差你一个!”

    黄士东欲哭无泪,呐呐道:“我真的不敢骗你,本来我还想抓两个你的女人羞辱一下,被我爸严厉制止了,所以一点冲突都没有发生。”

    我一记飞脚踹在他肚子上,黄士东嗷的一声痛叫捂着肚子向后飞出。

    我招手把管家唤来,打他把已经自动锁定的手机帮我解开。

    这老货畏畏缩缩的不敢靠近我,我一皱眉头,心知这人一定知道点啥。

    李子光和另一个兄弟大踏步而出,揪住管家的衣领就给拎到我跟前。

    我拍着他的脸颊说,不用怕,只要你没干过对不起我的事,我就不会动你,把你电话解开,我要借用一下。

    犹豫我们的电话早在澳门海里就掉没了,在何宅被软禁的时候也根本不可能给打电话的机会,所以,我是硬靠回忆想起了洪磊的手机号,直接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两声被接起,洪磊的声音遥遥传来:“谁?”

    我回道:“我!”

    那边停顿了,突然声音拔高叫道:“秦生?”

    我嗯了一声,问道:“咱们人都在哪呢,为什么沧月楼这边一个我们的人都没有?”

    洪磊声音低沉了下去,涩声道:“出事了,陈浩人没了,宋大勇伤的很重,宋苗苗被人抓走了,秦曦和她妈现在都被我接回了家里,我的腿还没有好利索,我干着急动不了手。”

    我脑子里像是被几十道惊雷劈中,眼珠都不会转动了,颤着声音问道:“你说啥?陈浩死了?”

    洪磊嗯了一声,劝我道:“你别急,你在沧月楼那等我,我带着兄弟们赶过去跟你汇合。”

    我茫然的应了一句,放下电话时,手一松手机就直接摔到了地上。

    那个管家心疼的眼皮直跳,一副想捡又不敢捡的样子。

    我突然联想到他之前的怪异表情,一把就抓住他,掐着他的脖子把他拎离地面,红着眼睛诘问道:“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不然我手一紧就会勒断你的脖子。”

    中年管家两脚乱动,脸孔迅速涨红青紫,赫赫叫着直眨眼睛。

    我心里全是洪磊跟我说的话,陈浩竟然死了!他是怎么死的,凶手又是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