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不是我故意放鸽子

    李子光也听到了我刚才的失声惊呼,兄弟们都相处甚久,毫无嫌隙,可以说是肝胆相照的亲如同胞。

    听到陈浩的死讯就没有一个能无动于衷的。八个人都是满脸悲戚愤怒,不过李子光仍旧比我更有理智,他跨上一步对我道:“生哥,你这么掐着他。他根本说不了话。”

    站在一边抱着手嘶嘶抽冷气的黄士东傻眼了,直觉告诉他,眼前的我跟刚才搞他时绝对不一样。

    我手一松,任这名黄宏达委派给我的管家摔坐在地。等着他疯狂咳嗽又喘气的缓了过来,才咬牙道:“你在给我墨迹,老黄他就到了,到时候我问你还不如问他,那我还留着你干嘛?竟然趁主人不在把别人放进来霸占我的家,我他妈管你啥理由,直接弄死你!”

    管家吓得面无人色,跪在地上哀求道:“秦少爷,我真的不知道什么,只是有一次遇到两个开着越野车操省会口音的人,在附近打听咱们沧月楼里的情况啊。”

    我心头一跳,追问道:“你告诉过陈浩没有。”

    管家畏缩的瞧了黄士东一样,咬着牙摇了摇头。

    我一脚踢在他的下巴上,恨的心脏都在抽搐,怒骂道:“王八蛋,你竟然是我的管家,为什么不向着我,这么重要的情况你不通报,我兄弟的死你也难逃责任。”

    这管家被我狂怒中一脚踢在下巴上,一声闷响过后,整个下颌骨都被我踢碎了。

    鲜血口沫不断从变了形的嘴巴中涌出,躺在一边挣扎了两下就疼的昏死过去。

    李子光在冷餐台那边踅摸了一把餐刀,面孔铁青的就想去给这货来个割喉。

    我喊住了,叫道:“等等,一会洪磊过来了再说,有帐有仇的咱们一起算。”

    话音一落,别墅院子里冲进来几辆汽车,那速度快的差点一头扎进门廊里。

    可见车上的人急成了什么样。

    我心知这一定是黄宏达到了,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心头肉,肯定紧张的不行。

    果然就是他,我抬手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算了算路程,他要是从紫禁龙城那边过来,正常的车程已经要半个多小时呢。

    黄宏达一头大汗,率先冲进了别墅大厅,眼光略过我瞳孔微微一缩,随即就向我一旁的黄士东看去。

    他见黄士东只是抱着一只手在哪痛吟,顿时心头一松差点坐在地上。

    我招手示意李子光,让他叫人给我把客厅里原先的沙发搬过来。

    等我坐定了,李子光走上前边,拽着黄士东的头发就把他强行带到了我身后。

    本来黄士东见到他爸,就跟受了委屈的小孩看到爹娘一样想跑过去诉苦。

    我一声冷哼生生震住了他不敢妄动,黄宏达也连连摇头给儿子示意别激怒我。

    我稳稳的坐在长沙发上,冲老黄招手。

    他身后的贴身保镖们缓缓跟进,全都神色凝重,全神戒备着。

    我嗤笑道:“又不是没交过手,就你们这三五块料,我真要动黄宏达,你们够我一个人打?”

    黄宏达挥手呵斥道:“都去门外守着,我跟秦生是兄弟关系,他怎么会搞我。”

    我不置可否笑笑,指着对面的沙发让他坐。

    黄宏达一屁股坐下,先是从裤兜里掏出雪白的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随后才望向我,苦笑道:“让兄弟你见笑了,我知道你的脾气,肯定说到做到的,老哥就这么一个接户口本的,都要给我急疯了。”

    我摆手,缓缓道:“没事,不管咋说你还挺给面子,叫你十分钟到,十三分钟就跑到了。”

    黄宏达讪讪的搓着手,解释道:“兄弟啊,小孩子不懂事,他来这里胡闹我也不知情,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把这畜生交给老哥吧,我回家好好收拾他一顿,然后直接给他送出国留学去,我保证只要你在星海一天就不让着小混蛋回来……”

    我摇头道:“这不是重点,我兄弟死了你不知道么?我的女人被抓走,宋大勇重伤,你会一点都不知情?”

    黄宏达脸上表情立刻僵住,呐呐道:“这个,事后才知道,可……”

    我打断他道:“不用着急解释,我的人马上就到,咱们当面聊聊。”

    黄宏达再次额头见汗,小手绢一会抹弄一下,还是止不住的紧张不安。

    十分钟后,院子外再次传来汽车的马达声。

    这次来的是洪磊,他带着从澳门逃回来的十来个人,还有原本留守的八,九个兄弟,一共是二十多人分乘几辆别克商务车匆匆赶来。

    我站起身,望着洪磊住着单拐,在李泽东的把扶下踉跄进屋。

    黄宏达也跟着站起来,只是他脸上的汗水更多,脸色也更白了。

    洪磊走到跟前,一句话没说就把我紧紧抱住,我眼眶也潮了,呐呐道:“磊子,多亏你了。”

    他清楚我指的是他把秦曦接回家去住的事,洪磊家是省体育局分的家属楼,虽说不是多牛逼的部门,可也算是政府机关了,安保措施相对较好,再加上洪爸那一身功夫,别人要是想动秦曦,难了不止一倍两倍。

    洪磊沉声道:“跟我客气什么,对了,告诉你一声,杨阳和王柯峥他们都在医院呢,杨阳接好的那只手也恢复的不错。”

    我放开洪磊的肩膀,亲自搀着他坐下。然后对黄宏达道:“黄总你也坐吧,这回有什么话,咱们当着我在家的兄弟好好聊。”

    黄宏达身子一晃,干笑着坐下小半个屁股,摆出一副随时准备逃命的姿态。

    我嗤笑一声,目注洪磊道:“把情况说说吧,陈浩怎么死的?”

    洪磊瞪了黄宏达一眼,怒声道:“都是这个王八蛋,他要是不骗我们一把,我们岂能吃这么大的亏,不但陈浩死了,就连宋大勇也身负重伤被捅了好几刀,还有苗苗姐也被省城的孙振勇给抓走,现在也不知道她咋样了!”

    我目光闪动,心中叹息,果然是孙振勇前来报复,我在澳门劫了他的女人,他找不到我,就来挑我的老窝撒气。

    可是这事咋跟黄宏达扯上了关系,当时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黄宏达苦笑道:“那个,我解释一句,真的不是我故意放鸽子,实在当天酒喝的太多,宋大勇给我来电话时也后半夜,稀里糊涂睡着后,就把调集人手去帮忙的事给忘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