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咱们的帐以后算

关灯
护眼
    洪磊怒哼道:“你放屁,宋大勇明明第二天早上还跟你确认了一遍,你两次都给忘了?”

    黄宏达抚着微秃的发髻,讪笑道:“这不头晚跟老侯在一起。叫了几个越南那边来的小姑娘么,玩的有点嗨,没少溜,第二天浑浑噩噩的啥也记住啊。”

    我打断他的装腔作势。冷声道:“就算你这次是喝多了给忘了,那你送给我的房子怎么还让你儿子来抢回去,把我的家人都给赶走了?你他妈的别跟我说你不知道啊,我也很怀疑自己会不会在喝多了的情况下。就把那份东西传到省纪委网站上去。”

    黄宏达脸色再变,冷汗顿时冒的更多了,连连摆手道:“兄弟,这事我真不知情,这兔崽子太不知道天高地厚,这回我肯定要好好教训他!”

    我扭头打了个响指,李子光掐着黄士东的后大脖梗就把他搡到我们沙发跟前。

    我学着功夫电影里斧头帮老大的装逼,样,仰头扫了他一眼,哼道:“我真尼玛讨厌抬头跟人说话呢。”

    黄士东傻乎乎的弄不清楚,黄宏达已经咬牙出声道:“还不给你秦叔叔跪下,你个逆子,你知不知道自己闯了多大的祸?”

    黄士东可以算是星海纨绔圈里的顶级阔少了,在他看来,只要是自己父亲出面,就算市委一二号都要给面子,咋还让我给这小子下跪,按他妈学龄算,他还是我下一届呢,竟然让我叫叔叔?

    这货一时之间犯了傲娇的病,认不清目前的形式,愣在那有些委屈的喊了声:“爸!”

    李泽东是跟陈浩一起从韩龙鸿手下投到我云天社的,陈浩的死,可以说最伤心的就是他了,对黄家父子的痛恨,也是在场之人中最深的,当下也不废话,从后边冲上来,一脚踢在黄士东的膝弯处,李子光不失时机的再在他肩头狠狠一按,噗通一声黄士东就跪在了我的面前。

    我皱眉盯着他,森然道:“说,是谁给你的勇气,来抢我的房子赶我的家人,有半句假话,我会让你后悔生在这个世上的。”

    黄士东看了他爸一眼,呐呐低声道:“没,没谁,我自己想来的。”

    我牵了牵嘴角,招手跟手下兄弟要来一把匕首,拿在手里把玩了半天,不时瞧瞧黄宏达和黄士东的反应。

    黄宏达满脸懊悔,又急又慌的乱了分寸,而黄士东已经吓得抖成了一团。

    李泽东主动请命道:“生哥,给我个机会吧,让我弄死他,给浩子报仇!”

    黄宏达身子一震,咬牙道:“秦老弟,这帐不是这么算的吧,我就算失约放了宋大勇鸽子,陈浩的仇也该找孙振勇啊……”

    我不置可否,把刀子往黄士东脚下一扔,当啷一声响就差点把这个怂包吓的跪不住坐倒。

    “东少,你捡起这把刀,去把那个管家给我杀了,我就原谅你这次的冒犯,咋样?”

    我笑吟吟的盯着黄士东,眼神里却是一片冰寒。

    黄宏达神情一松,见我不是要他儿子自残而是杀一个下人,顿时连声催促道:“东子,捡起来去吧。”

    中年管家被我踢碎了下巴晕了一会,现在早就醒了,也没人搭理他,躺在一边从鼻孔里发出低声的呻,吟。

    不过这货还是有神智的,听到我让黄士东去杀他,马上就挣扎着往起爬。

    想要开口求饶,却发不出完整的话,整张嘴都扭曲变形往下淌着恶心人的血水沫子。

    我心中恨他知情不报,完全是黄宏达安插在我身边的钉子,早就对这个管家起了杀心,至于黄士东我也想杀,但目前还不是时候,他也没做出让我必杀之的理由。

    黄士东在他老爸的鼓励下抖抖瑟瑟捡起匕首,迈步朝不远处跪在地上的管家走去。

    我心里清楚一定会是这个结果,所以也懒得多看,对于黄宏达这种枭雄来说,除了他的血脉至亲宝贝儿子,没有谁是不能舍弃的。

    我扭头问洪磊,当时到底怎么回事,宋苗苗被抓走多久,宋大勇伤势到底咋样?

    洪磊握了握拳,似乎在还在责怪自己的腿脚不争气当时没有帮上忙。

    吐了口粗气,洪磊的目光从黄士东的后背上收回,缓缓道:“你们大概走了一个星期之后的事,省城来了一批人马,直接把宋大勇过户到你名下的勇敢酒店给砸了,还打伤了当时在酒店值班的鸳鸯,并且扔下话,说只要是秦生的场子和人,见一个打砸一个,不服气可以找他们约架。”

    我算了算时间,洪磊说的事应该是在我们在香港进入何宅之后了。虽然心里无比焦急,可是宋苗苗已经被抓了好多天,有什么意外也早就发生了,乱了分寸急三火四去拼命,可能正中孙振勇的下怀。

    那边,黄士东单手持刀已经逼近了中年管家,管家眼见求饶无用,吓得屎尿齐流双手撑地往后退。

    洪磊瞥了一眼,眉毛掀动间对李泽东吩咐道:“别闲着啊,拿手机拍啊,黄大少大宰活人啊,拿到网上拍卖一下估计值老钱了。”

    李泽东恍然大悟,嬉笑着立刻掏出手机,还往前凑了凑,调整好焦距就等着黄士东杀管家了。

    黄宏达脸色难看,搓着手道:“老弟,这个,你看。”

    我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咬牙道:“老黄,你是不是认为我们这次在澳门栽定了回不来?你是不是觉得我一死满天乌云都散了,你的股份也没有抢了,你和老侯那点把柄也就不了了之了啊?”

    黄宏达讪笑道:“这个,我一时鬼迷了心窍,我该道歉赔罪,是老哥不讲究了。”

    我摆手道:“不用扯虚的,你给我准备十辆车,我们扔在机场的那些车你派人搞回来吧,估计钥匙都丢没了,另外,你给我准备二十个硬手,我要带去省城,至于咱俩的帐,你等我回来跟你细算。”

    “而且我还警告你,别再跟我动小心思,这次我的女人被掳走,兄弟一死几个重伤,全是你他妈拐弯抹角坑出来的,按理说我今天就该把你们爷俩都大卸八块了给我浩子兄弟报仇,但你毕竟还没跟孙振勇合起手来打压我留在星海的人,所以我也挺犹豫的。”

    黄宏达擦了把汗,嘴唇哆嗦道:“那啥,生子,我话不多说,都是明白人,我肯定有所表示的,一定让兄弟们都满意,这回的事,我认栽了。”

    我咧嘴一笑,刚想说把你的宏达集团都给我拿来吧,你们爷俩找个小国当个富家翁算球。

    李泽东那边嗷的一声惨叫传出吓我了我一跳,大家都暂停住交流把眼光望过去。

    原来是黄大少哆哆嗦嗦的一刀捅在那管家的肚皮上。

    肚子这块要是容易扎进去,只是除了疼一时半会可死不了人,那管家也算够倒霉的,替老黄爷俩背了黑锅送死不算,还他妈不给人家一个痛快的,黄士东被李子光一声断喊吓的挺刀再刺,结果那管家狼哭鬼叫的不肯受死,又往后褪了一大步,被一刀捅在了大腿上。

    我皱眉道:“黄大少,你他妈杀个不能反抗的人都这么费劲,你咋还敢来抢我秦生的房子呢?告诉你啊,三刀之内你整不死他,我就让兄弟们出口恶气给陈浩讨点利息,把你先宰了。”

    黄宏达都急的站了起来,看那意思恨不得自己亲自动手去替儿子,也管不了别人正在拍摄他儿子动手杀人的视频了,一迭声叫道:“东子你扎他心窝,靠左边一点是心脏。”

    我心里暗叹,这就是可怕人性,为了自己和儿子能活,黄宏达可以抛弃所有手下生命,如果换了是我呢,别人拿秦曦或者宋苗苗来威胁我,让我杀掉洪磊,我会怎么做?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