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伯父,我是自己人

    黄士东稳稳心神,却控制不住的双腿发抖,他裤管里淌出一道黄线,加上那管家流血的鲜血和屎尿。把个豪华大厅弄的是骚臭熏天的。

    李泽东惊咦道:“卧槽黄大少啊,我们老大又没要你用刀子捅自己,你尿什么裤子啊?”

    黄士东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尴尬笑容,最后望了黄宏达一眼。咬牙大喊道:“我杀了你,你,你特么别躲。”

    也不知道那管家是气的还是伤心的,竟然被黄士东的大吼声给惊住了。

    这下扎的很准。锋利的匕首从管家的左胸贯入,噗嗤一声直至没柄。

    管家脸上的表情骤然凝固住,嘴里赫赫直响吐了几大口粘稠的血液,脖子一歪就倒地而亡。

    李泽东还蹲在地上给了抽出滴血尖刀,满脸惊魂恐惧的黄士东一个特写。

    我是毫无恻隐之心,这煞笔管家就是该死,黄宏达和黄士东比他还该死,但因为这两个人的身份地位不同,所以就只能是他做下人的去替死。

    洪磊挥手道:“装起来弄走,赶紧收拾一下,这个逼味熏死人了。”

    我挥手对黄宏达道:“带你儿子先回去吧,记得我要你准备的东西,别再让我跟你操心,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黄宏达如蒙大赦,身子发软的踉跄过去,夺过儿子手里的刀扔在一边,拉着他就走,至于那个倒霉管家,他连看都没看一眼。

    他带来的一众保镖就跟空气一样,一点用武之地都没有,因为局势早就被我牢牢掌控住,就算他敢跟我翻脸,我也有办法把在紫禁龙城拍的,黄宏达和侯胖子承认杀人的视频搞到网上去。

    这边留下李泽东几个处理残局,我跟洪磊直接奔医院去了。

    当务之急是去探望宋大勇,听听他的意见,好着手去省城救回宋苗苗,至于秦曦和婶子她们,在洪磊家我也放心,暂时顾不上去看了。

    坐到车上,洪磊扔给我一张银行卡和一部新电话,说:“这是秦曦让我给你的,电话也是她提醒我给你准备的。”

    我默不作声收起来,良久才问道:“她怎么样了,想起什么没有?”

    洪磊摇头,脸色黯淡下去。

    我心头一震,想起洪熙水还生死不知呢,也不知道老洪头他们保没保住她的命。

    车行甚速,进医院的时候,洪磊喊了嗓子,八楼801,杨阳宋大勇他们都在一个房间呢。

    我撒腿飞奔,强行挤上一部都要关了门的电梯,身后的兄弟们搀扶着洪磊,被我落下挺远。

    八楼,我一出楼梯就感觉走廊里的气氛有些凝重,801房就在眼前把头就是,门口站着两个身形魁梧,一身迷彩战术服却没有领章的年轻人。

    还没等我靠近,他们的锐利眼神就猛的扫了过来,盯在人身上就像是一把刀子。

    我心头纳闷,这绝对不像是一般的混子,也不我们的人,难道是孙振勇的手下?

    放缓脚步,我全神戒备着缓缓靠近。

    当我们之间距离只有两米的时候,这俩精壮如猎豹的年轻人动了,伸手拦到:“你要干什么?”

    我指了指801的房间牌,沉声道:“探望病人,你们是谁?”

    其中一个更高一点,身高接近我的平头小伙接口道:“报出你的名字,我们请示首长之后才能进。”

    我脸一沉,强行举步道:“什么JB首长,这是我兄弟的病房,还他妈不让我进?”

    两人横着身子挡在我面前,齐齐伸手抓我肩膀,我双臂齐出格开。

    三人同时往后退了一步,两个魁梧青年惊咦了一声,互看一眼后满脸兴奋之色的跃跃欲试。

    我捏紧了拳头,咬牙道:“让不让!”

    高个青年道:“报出你的名字,通报了之后才能让!”

    我心里憋了满肚子的火,急着想看看兄弟们,没想到就在病房门口被挡住了,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了,瞋目大喊一声:“我报你麻痹,老子拆碎了你们两个煞笔。”

    话音未落我就冲了上去,两个年轻人不怒反喜,似乎因为我的力气大,引起了他们的兴趣,一声不吭就朝我迎来。

    这时,洪磊带着人也分乘两部电梯到了八楼,刚好门一开就看到了我们往一起冲。

    他急的敲着拐棍喊道:“卧槽别打啊,自己人,自己人啊。”

    801高级病房的房门也被人从里边打开,王柯峥探头探脑的伸出头,一眼瞅到我,立马鬼叫了声:“哎呀生哥你回来了。”

    我和两个守门的彪悍青年六只拳头都快碰到了一起,被两边人一喊,知道是闹了乌龙,赶紧沉腰刹马,撤拳卸去冲力。

    洪磊被人连拖带搀的如飞而至,病房里也又陆续走出了三人。

    我盯着两个跟我险些再次交手的青年冷哼一声,扭头问王柯峥道:“他们是谁,怎么守在这里!”

    王柯峥动了动嘴皮还没答话,从屋里后出来的三个人之中一个穿着夹克衫,黑西裤,三截头皮鞋擦得铮亮的中年男人出声道:“他们是我的人,守在这里自然是保护我儿子!”

    我摸了摸鼻子,盯着他打量了两眼,越看心里越发毛,这人一身的阳刚武威之气,面部轮廓跟宋大勇极为相似。

    我呐呐道:“您,您是?”

    中年人瞪着我道:“宋奇峰,宋苗苗的父亲!”

    我两腿一软差点坐倒在地,转身看向洪磊,满脸的抱怨,这货明明知道宋大勇亲爹在这里呢,为啥不告诉我一声啊,我跟宋苗苗本是师生关系,稀里糊涂的成了情人不说,这回还因为我这南边惹事,连累的她被省城黑老大给弄走了。

    再说宋大勇也因为这事差点挂了,我竟然傻乎乎的冲上来跟人家老爸的手下打架玩?

    我猛然想起宋苗苗刚担任我们二班班主任时,学校就流传着她的背景,他弟弟是无人不

    怕的混子宋大勇,老爹是西北某个野战军的少将师长……

    宋奇峰见我脸色狂变半天不说话,就冷哼道:“就是你叫秦生吗,我找你好久了!”

    我退后一步,语无伦次道:“伯父我,我是自己人,我来看看大勇,他咋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