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谁的血都不会白流

    宋奇峰冷冷盯了我半响,最后还是侧身让出了道路。

    我胆战心惊的从他身边经过,等进了套间病房已经是一身冷汗。

    不是我怕他的铁血煞气,而是我真的心里有愧。搞了人家女儿不说,还不能给个正经的名分,这回不仅连累的她被仇人抓走,儿子也差点因为我的原因被人捅死了。我能不心虚才怪。

    801是间高级病房,套间,外边这屋摆了三张病床,我一眼就认出这几个都是我留在星海守家的兄弟。他们也被砸伤捅伤,各自伤的都不轻,所以才在洪磊的决定下,跟杨阳宋大勇住在了一起便于守卫。

    好在三个人都分别做了手术,恢复的还不错,人也是清醒的,见到我进来,个个激动的想起身。

    我连忙按住最近的一个,好生安慰了几句,才吩咐他们不准乱动给我好好躺着养伤。

    里间,杨阳在左,宋大勇在右,兄弟们把本是一间单人使用的高干套间弄的有点拥挤,足足住了五个伤员。

    杨阳的断手还是包的严严实实,不过人的精神还好,正在歪着头跟宋大勇打听外边是谁。

    宋大勇的样子就狼狈了点,这货一手一脚挂了两个输液,脖子脑袋都被包成了葫芦,只露出了嘴巴和眼睛。

    想来是被钢管之类的东西砸的够呛,而他的上身也缠满了绷带,目测来看我根本看不出他都被刺伤了什么部位。

    宋奇峰跟在我身后走了进来,目光阴沉的哼道:“大勇,这就是你说的秦生?”

    宋大勇嗯了一声,一劲的给我眨眼,示意我小心应对。

    我讪笑着靠近他,同时朝杨阳点了点头。

    宋大勇故作轻松道:“没事,我这点伤啥事没有,你回来就好了,赶紧去沈阳把我姐救回来。”

    我点点头,咬牙立誓道:“只要苗苗还活着,我保证不少她一根汗毛带回来,如果她有什么不测,我秦生发誓,孙振勇全家九族都要给苗苗陪葬!”

    其实我说这话也有跟便宜岳父表决心的意思,不过我立马就被撅了回来,宋奇峰冷声道:“你少在这吹大气,那孙振勇省政协委员,全国人大代表,胡润财富榜中国内地前十,我也算是一名将领了,可是就凭我的身份,愣是要不回来女儿,也协调不动辽省的警方势力来搜捕他。”

    我心中一沉,刚刚见到宋奇峰的时候,我真的心里存了一丝侥幸,因为一个野战军的少将师长那绝对不能算小官了,不求他替我灭了孙振勇,只要能靠他的影响力营救出宋苗苗就好了。

    没想到我当头就被泼了一头冷水,这孙振勇竟然如此牛逼,简直比黄宏达还要高一两个档次的样子,难怪他敢不给老黄面子,听说是黄宏达打去电话求情,立马派人到医院砍了杨阳的另一只手,还把那个倒霉的广东仔阿华给杀死了。

    宋奇峰接着道:“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了,大勇在苏醒后第一时间把苗苗被掳的消息通知了我,我已经托专业到沈阳的老战友给斡旋递话过去,那个瘪犊子孙振勇也不敢彻底把我激怒了,他也怕我不顾一切派兵扫平了他的家小。”

    我心中一喜,追问道:“所以苗苗是安全的?”

    宋大勇有些狐假虎威哼道:“必须的,我姐要是少了一根汗毛,我爸可是放过狠话了,宁肯上军事法庭也要带兵崩了孙振勇全家。”

    宋奇峰摆手叱道:“闭嘴,你瞅瞅你被人捅的那个怂样,如果不是点子好离你心脏差了一公分,你都挺不到老子从西北飞回来。”

    宋大勇脸上缠满了绷带,也看不清肤色,不过我直觉感到他老脸一红。

    宋奇峰盯着我道:“有些事必须跟你交底,这个孙振勇虽然不承认他抓走了我女儿,但也隐晦的跟我战友透露过,他有个女人叫什么武兰,被人在澳门给挟持走失踪了,他表示武兰一天没见人,他就不会释放苗苗,但他也不敢对苗苗无礼,因为他对我还是多少有些顾忌的。”

    我若有所思的望着他,喃喃道:“武兰已经回去了啊,那苗苗应该没事了?”

    宋奇峰哼道:“刚刚我战友给我传来消息,孙振勇让你去省城,他才肯放了苗苗,否则他也不保证会把我家苗苗软禁多久。”

    我捏的拳头嘎巴响,嘴角弯起弧度,缓缓的绽出一个笑容,,一字一句道:“正要去讨债报仇,他倒是迫不及待了,嘿嘿。”

    宋奇峰目光在我脸上打转,突然招手唤来他的四个贴身警卫,低声道:“这是我手下最精锐的特战精英,擅长贴身肉搏,各种枪械暗器诡雷的使用,他们完全是国家培养出来的杀戮机器,我野战师上万人中选出来的侦查兵。我把他们四个交给你了,怎么用你随意,结束任务之前他们也不再是军人身份,我也不会承认有这次命令,明白吗?”

    我咋舌道:“这感情好,宋伯伯,你就带了四个兄弟来么?”

    宋奇峰脸一沉,叱责道:“你以为部队是我家后院啊,擅自调兵这个后果谁都承受不起,不过你也别嫌少,他们四个某种意义上,顶你手下那些人四十个!”

    我点点头,不再嫌弃他给的人少,转身看向宋大勇道:“勇哥,你还有啥要嘱咐的没,如果没有我准备马上动身去沈阳了。”

    宋大勇沉吟了下,提醒道:“黄宏达这个老狗坑了我们,不然我不会轻举妄动就跟孙振勇硬磕,他答应派人来帮结果没来,我们人数上太吃亏了,陈浩他才……”

    我摇摇头,涩声道:“你别说了,这不能怪你,刚才我已经见过黄宏达了,现在还不是跟他算总账的时候,陈浩的血不会白流,你和兄弟们的血都会十倍百倍讨回来,你信我!”

    宋大勇点头,最后说了一句:“孙振勇的老巢不在省城市里,他在棋盘山有个风景度假村,那是他常住的地方。”

    我掏出手机,把宋大勇手机里的电话抄了几个,直接拨给了黄宏达。

    电话响了两声就通,黄宏达一听是我的声音,立刻讨好道:“生子兄弟,车人我都给你准备好了,随时能够出发,你看。”

    我把医院的地址说了,然后挂上电话。

    洪磊从进房间后第一次开口,他咬牙对王柯峥吩咐道:“召集人手,全部开山刀准备,有一个算一个,只要不是卧床不起的伤,给我半小时之内到医院楼下集合!”

    我瞄了一眼宋奇峰身后的四个侦查兵,这些大哥一个个不苟言笑,满身的肌肉加上饿狼般的眼神,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冲上去把人撕成两半。

    想了想,我掏出手机,告诉黄宏达,随车给我送五百万现金来,他说时间仓促有点晚,我说你看着办就挂了电话。

    洪磊纳闷道:“要钱做什么,你卡里不是足够?”

    我摇头道:“宋伯伯的兵我们不能白用,五百万先交给他们存好,我的这张银行卡是跟以前的手机号码绑定的网络银行,手机早掉在澳门海里了,现在用起来很不方便,所以我顺便跟黄宏达要了一下。这次我们去省城,不管结果如何,都算是给几位兵哥一点心安吧。”

    宋奇峰呵了一声,望向我的目光趋于柔和。

    他身后跟我交过手的两个精壮小平头,更是难得的露出一口白牙,朝我咧嘴一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