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急赴省城

关灯
护眼
    我又跟宋大勇简单学了下我们在澳门和香港的经历,听的一边躺着的杨阳直瞪眼,大声咒骂自己太能惹祸,不仅坑死了陈浩。还把小伟哥弄成了上门女婿,被滞留在香港没法跟兄弟们团聚。

    我摆手制止了杨阳的自责,冷声道:“这怎么能怪你呢,要怪只能怪我们自己太弱。如果我有李云龙那本事也不至于处处受制于人。”

    很快,黄宏达派来的人就到了,领队的,正是我在紫禁龙城偷袭老黄时交过手的保镖。他带着两个人上来,手里拎着一个密码箱,一声不吭当场打开,里边是码放的整整齐齐的五百万现钞。

    我点点头,把箱子朝宋奇峰推去,也不管他什么反应,直接说道:“宋伯伯,这是我给几位兄弟准备的辛苦费,如果此行有啥不测的话,我会交代洪磊加倍补偿抚恤。”

    洪磊朝我瞪眼,闷声道:“啥意思,我也去啊,你要有啥问题我就能回来?”

    我摇头,看了看他仍然没有完全恢复的右腿,拒绝道:“你不能去,你这个样子我还要分心派人看顾你,再说秦曦和我婶子都在你哪呢,大勇和几个兄弟这边也不能一个管事的人不留,你还是留在星海做好后勤策应吧。”

    洪磊梗着脖子嚷嚷:“咋滴,你嫌我腿脚不利索怕拖累大家伙吗,我跟你说,我就是用牙咬,我也能咬死几个兔崽子,上次陈浩战死我就没能在场,这回你说啥也得带着我去,我要帮你把苗苗姐救回来。”

    我皱眉,宋大勇见状劝道:“磊子,我们都明白你的心思,知道你跟着着急,这样好了,如果行动顺利的话,让秦生把孙振勇抓活的弄回来,咱俩亲自捅死他,你现在身体情况真的不适合打打杀杀的,就别添乱了。”

    宋奇峰冷哼道:“伤兵就好好在家呆着,不要磨磨唧唧了,快出发把我女儿带回来。”

    洪磊谁都不服,唯独对带了一辈子兵的宋奇峰有些打怵,张了张嘴没在坚持。

    又隔了十几分钟,王柯峥挂断电话汇报道:“生哥,咱们的人全齐了,包括勇哥那边带来的三十五人,我们一共有七十多人。”

    我心里默默算计了一下,黄宏达支援了我二十个精锐护院保镖,我和宋大勇两方人马有七十多,这就九十多人,再加上宋奇峰派给我的四个侦察兵,将近百人的规模了,这绝对是我出道以来动用过的最强武力。

    这时,张永赞也匆匆赶到,他进门跟我寒暄两句,又到宋大勇跟前低声耳语了一会,才转身道:“生哥,我们人车都在下边集结好了,这回去省城不救回苗苗姐,我张永赞绝不回星海。”

    宋奇峰看了看手表,沉声道:“从开始发布命令到现在快半个多小时了,这集结速度不行,赶紧动起来吧,秦生啊,我这当老子的无能,能不能把苗苗救回来,就看你和兄弟们的了。”

    我犹豫了下,又把秦曦托洪磊还给我银行卡掏出来扔给了洪磊。

    洪磊神色一震,攥着卡望着我点头,涩声道:“你一定要回来。”

    我扫了一眼套间病房里的所有人,厉声道:“走,干,死狗日的孙振勇,跟我去沈阳!”

    医院大门外,沿着道边足足停了能有二十几辆汽车,轿车SUV和别克商务,没有一辆是低于三十万的。

    由于人数太多,场面大的有点招摇,我也没做战前动员,否则被来往医患家属啥的拍到就不好了。

    我直接坐上了一辆路虎卫视,把张永赞王柯峥还有宋奇峰派给我大兵留下一个共乘。

    砰砰砰,一连串的关车门声后,头车带头转向,直接奔着出城的沈大高速路驶去。

    我坐在后座,身边是张永赞,那个侦察兵当起了临时司机,王柯峥坐在了副驾驶。

    走了一会,我揉着眉心问道:“赞哥,长脸,你们给我说说,对孙振勇那边了解多少了。”

    王柯峥谦让到:“我一直在医院照顾病号来着,外边的事都是赞哥在张罗,让他说吧。”

    张永赞点点头,迎着我的目光道:“孙振勇五十多岁了,发迹史跟黄宏达都如出一辙,一开始也是捞偏门,大概是九几年的时候国家进行大规模的国企改制并轨,他抓住了机会,上蹿下跳的很是贿赂了些当时的实权派,空手套白狼的情况下动辄就是几个亿进账,到了2000年后,他已经省内最有钱最有势力的人之一了。”

    我点点头,问道:“还有没?”

    张永赞接着说道:“这货疑心很重,道上传闻他活活打死过两任前妻,对外的理由都是急病暴毙,其实是他怀疑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妻子跟手下人有染,他有一个女儿,是现在的老婆生的,前边两个媳妇的家属亲戚不仅没得到一点好处赔偿,还差点让他派人给灭了门。”

    我啧啧叹道:“这他妈绝对是个狠人奇葩啊,我草了,难怪他动辄就派人剁手,这逼货对结发妻子都这么狠!”

    说道这我心里就是一紧,这孙振勇如此穷凶极恶,宋苗苗被他抓起十来天,真的会一点事都没有吗?还有他既然心狠手辣疑心重,那武兰跟我的事,他能一点不怀疑么,似乎我就这么放武兰回去了,也有些轻率。

    越想我心里越着急,恨不得长出翅膀马上飞到省城去。

    张永赞善解人意的吩咐道:“兄弟,快点开吧,咱们趁着天色暗下来,马不停蹄赶过去,直接搞他们个措手不及。”

    开车的就是露出白牙冲我笑的侦察兵,他淡淡道:“急啥,行动成不成功不在于我们跑的多快,而是动起手来杀人有多快!”

    我眼睛一眯,感兴趣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杀过人么?”

    平头大兵对着车里的后视镜咧嘴一笑,道:“俺叫程野,人是没杀过,关键咱们是野战部队也不出海外勤啊,不过嘛,杀人的功夫我们可是练了两千多个日夜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