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一触即发

    我对这些受过专业训练,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杀戮的大兵们比较忌惮,但也没想过他们会有多生猛,毕竟只是训练场上摸爬滚打。跟我们这种隔不了几天就要见回血的真混子还是有差距的。

    思忖间车队已经出了城区,很快就上了高速路的收费口。

    我们这一大溜各式车辆,简直比省领导出巡还要壮观,车尾咬着车头。井然有序的缴费过卡。

    上了高速我就闭目眼神,前边怎么走,兄弟们的家伙武器是否带足了这些都有张永赞他们操心,我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

    如果我们败了被孙振勇的人灭在沈阳。那么以他的能量自然可以轻易摆平整件事。

    但如果我们胜了,把孙振勇的手下都砍杀打散,我可是发过誓的,要把孙振勇九族亲朋全给灭了,到时候我咋收场,怎么捂住盖子不让警方介入调查,往死里追查我们星海来的人啊?

    想到这,我再次摸出电话打给了黄宏达,老黄立刻就接了,问我怎么样,车子和人都满意不。

    我淡淡回了句还行,就反问他:“那啥,黄总啊,我走得急忘了跟你招呼这个事了,你赶紧跟侯胖子碰个头吧,研究一下我这边过去把孙振勇搞死后怎么收尾的问题,别尼玛我打败了姓孙的,却被省城警方给留下回不了星海。”

    黄宏达嗯嗯连声答应,说侯书,记就在我身边呢,我们刚刚还在讨论这事,你放心,我虽然没有姓孙的牛逼,但是也差不了太多,侯书,记也是眼瞅能够更进一步的上升期,在省内官场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

    我哼了一声,冷冷道:“虚的不用扯,总之你们在家里把善后工作给我弄好了就行,否则我这边出了问题话大家就都别想好。”

    黄宏达沉声应道:“我明白,你放心,我们不傻,一定尽力而为。”

    我把电话挂了,琢磨了会,翻了翻手机号码,又打给了洪磊。

    洪磊马上就接了,问道:“咋了,有事?”

    我:“你回家没?”

    洪磊应道:“回家了!”

    我犹豫了下,说道:“你让秦曦听个电话吧,我有话跟她说。”

    洪磊嗯了一声,说让我等等。

    随即,话筒里传出洪磊的喊声:“樱桃,你出来下,把电话拿进去给秦曦。”

    一阵脚步声过后,那道魂牵梦绕,折磨了我多少个日夜的声音终于在我耳边响起。

    “喂……”

    我声音有些发颤,喉咙痒痒的,说道:“曦曦姐,我是秦生。”

    那头的女孩应道:“嗯,我知道是你。”

    一阵沉默后,我满怀期待的问道:“那,那你想起我来了吗?”

    秦曦不好意思的小声回道:“对不起,我真的好努力去想了,可是一点印象都没呢,不过我想起来好多跟我妈的事,可是那时候的记忆里都没有你啊。”

    我一口气憋在肺子里,差点憋出内伤,郁闷道:“那你慢慢想,别累着自己,早晚你都会想起我的,我现在要去做一件事,如果有了啥意外呢,你也不用怕,我已经交代过洪磊了,他会帮我把你的下半生都安排照顾好的。”

    秦曦纯净清澈的声音像小溪水一样流淌,显得有些懵懂茫然的应道:“哦,我知道了,你怎么老是去做危险的事啊?”

    我一下子不知道咋回答了,寻思了半天,憋出一句:“我是人在江湖,生不由已。”

    就把电话给挂了。

    张永赞看了看手机,对我道:“生哥你休息会吧,咱们到省城挺远呢,估计要四五个小时,到时候天就彻底黑了,需要先让兄弟们吃个饭,再去救苗苗姐。”

    我点点头,把眼睛闭上靠在座位上,脑子里却在转悠着,秦曦既然能想起小时候的事,应该也能慢慢想起我们俩的事,这次事了我一定要多抽出时间来陪伴她。

    迷迷糊糊间我睡了过去,再次醒来已经走过半的路程。

    打开窗子抽了根烟,跟张永赞问了问我不在星海时的其它事,省城沈阳已经遥遥在望。

    我盯着远处的林立高楼和万家灯火,心说省城这么大啊,我特么还真是头一次来,不过我注定了不会过普通人的生活,走到哪里都要带起一阵阵腥风血雨。

    下了高速,车子直接进入城市,找了个规模足够大的酒店,折腾了好一阵才算把车停完。

    带着兄弟们大步而入,这一走一过就让普通百姓们咂舌不已,甚至还有那好事的年轻人掏出手机就拍照片。

    我也没管这种屁事,直接在酒店大堂经理的带领下上楼进了包间。

    由于我们人数太多,全要包房也不现实,大部分兄弟还是由王柯峥安排分配着做了一楼的散台。

    我坐下后就告诉李子光,让他下去传我的命令,谁都不许喝酒,一滴啤酒都不行,吃什么菜那就随便点了。

    由于人数太多,我们的突然光临也给酒店后厨造成了不小的压力,一顿饭吃饭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

    我看了眼时间,夜间10.13分,带头站起身,朝着楼下走去。

    再次上车后,两尺多长的大砍刀就已经分发到每个参战的兄弟手中。

    我问张永赞:“确定孙振勇在棋盘山的家里么?”

    张永赞得意的点头:“那必须的,勇哥受伤苗苗姐也被掳走后,我就派了人来,两个马仔在棋盘山小区租了房子,用望远镜轮班监视着孙振勇的山庄动静呢。”

    我朝他竖起拇指:“牛逼,还是老司机有套路。”

    张永赞嘿嘿一笑,目中却闪动着寒光道:“勇哥对我亲如兄弟,他的姐姐就是我亲姐,更何况你们还是情侣,这仇这恨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我,只是我没有你的本事,你不回来我根本就不敢带人来救,那样做的唯一后果就是多死些兄弟,整不好我也回不去星海。”

    我长吸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放心,今天孙振勇必死,最后一刀我让你来捅!”

    车队避开主干道,专挑摄像头少人车不稠的地方走,没多久就下了环城高速,直奔棋盘山风景区而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