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不分大小王

关灯
护眼
    棋盘山,省城沈阳的著名风景区,有冰雪大世界,世界级的植物园等观光项目。最近几年也开发了不少民居楼盘,商务酒店之类的地产项目。

    而这一切,全部都是孙振勇旗下的集团公司在运作,可以这么说。整个棋盘山,就是孙振勇在东北的第一老巢,想要攻打这里其实极难。

    不过人就怕逼,孙振勇虽还没跟我照过面。可是已经数次交手,除了我把他的女人武兰给睡了之外,一直都是我这边在吃亏。

    宋大勇几人重伤,陈浩战死,苗苗被掳走,杨阳两次被人追砍剁手,这一桩桩一件件的血仇早已让我恨他入骨。

    别说他是个黑,老大起家的全国人代,就算他是习大大的姐夫我特么也杀定他了,而且是不计代价,不问后果的必杀而后快。

    沈城面积极大,我们在城里兜兜转转的就绕了半个多小时,等出了城,在通往风景区的路上开了半个小时后,时间已经接近子夜十二点了。

    这时,张永赞的手机突然响了,他看了一眼号码,神情一震的接了起来。

    电话那头一个男人的声音,语气急促的说了两句什么。

    张永赞立刻放下电话对我道:“不好,咱们好像被孙振勇他们察觉了,刚才眼线报告,孙振勇的别墅庄园里突然聚集了大批的手持家伙的打手,已经蹬车朝我们这边来了。”

    我眉梢一挑,沉声道:“别急,问问他们有多少人!”

    张永赞马上对着电话喊道:“他们大概有多少人?”

    对面男人低声回了一句我也没听清,张永赞抬头一脸的紧张忐忑看向我,道:“最少三百人!”

    王柯峥立刻害怕了,呐呐道:“卧槽啊,这怎么打,多我们三倍啊,人家还是主场,要不咱撤吧,组织好队型再来。”

    开车的程野冷笑道:“三倍而已,怕什么怕,只要他们不动枪,咱们未必就输。”

    我瞪了王柯峥一眼,怒斥道:“你特么就知道撤,来的时候不知道咋回事吗,今天就算我们全死在棋盘山,也要把宋苗苗救出来。”

    张永赞咬牙咬的腮帮鼓动,低声道:“程野兄弟,放慢速度,闪尾灯提醒后边的人随时准备战斗。”

    我也操起脚下绑了一条红绸的开山刀,拿手指弹了一下,铛的一声轻响,显见这刀的钢口有多好。

    由于我们是头车,一放缓速度,后边二十多辆车就全都被压下了车速,所有车子都打开尾灯提示后边的人,这是我们在吃饭的时候就定好的。

    就在我们的车子缓缓开进棋盘山风景区,途径一片在月光路灯映射下波光粼粼的人工湖时。

    前方终于有了动静,似乎看不到头的车队衔尾而来,大灯雪亮,遥遥锁定了我们这方。

    我冷哼对王柯峥道:“这回你还撤不了?想跑都跑不了了。”

    王柯峥一张长脸有些发白,呐呐道:“我不是想跑,那不是人家人多么,你们上我肯定要跟着冲的。”

    程野把车子停住,也幸亏这时候是深夜,这片风景区的夜路上根本没啥过往车辆。

    我们的车一站住,后边的车立刻赶了上来,呈现扇形拱卫把我的车护在中间。

    我吩咐道:“都先不要下车,防备他们开车撞过来,等对方先下车再说。”

    张永赞收回想要去开车门的手,紧紧攥着开山刀等在车里。

    我们这边没动静,其余的兄弟车辆都是有样学样,谁也不开门。

    远远的,前方车队逼到了近前,由于双方的车辆太多,马路上停不知道要停出多远去。

    对方直接选择把车队带到了人工湖旁边的宽大广场去。

    我摆手示意程野,他脚下轻轻一点油门,车子启动,我们沿着道路的这侧也往广场里开。

    事到如今谁都明白,那就是孙振勇和我秦生的决战之地,也是省城和星海的最强碰撞,过了今晚这一仗,辽省的道上格局必定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

    对方人多我们三倍,但车子却只有三十几辆,因为他们竟然开了两辆通勤大巴来,一下子就坐了百十个人。

    五分钟后,双方的车马都停靠完毕,对面一辆奔驰S级率先打开车门。

    开车马仔跳下来后,大步跑到后座拉开车门,一个短发,头发梢有些灰白,大概只有一米七五左右身高,身材极为壮实的中年人迈了出来。

    张永赞指着他道:“生哥,这货就是孙振勇了。”

    我盯着他的脸看了两眼,觉得他跟港台歌星巫启贤还有点像,国字脸,棱角分明,眼睛不大,但很有神。

    打了个响指,我拎着刀说道:“下车,今晚不杀个血流成河决不罢休!”

    王柯峥颠颠跳下车来,连跑带窜的过来给我开车门。

    我摇了摇头,心说这逼货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就会整这些虚头巴脑的面子事,一动真章就要往后跑。

    我这边一下车,身后所有兄弟们,齐齐跟着开门下车。

    一时之间他们手里的砍刀在月色和双方车灯的照射下寒光闪成了片,一阵阵砰砰的关车门声不绝于耳。

    对方的人数更多,但他们的气势却有些杂,手里拿的家伙也五花八门,有钢管,有西瓜刀,还有一些带耳麦的西装汉子,手里拿的是PS甩棍。

    我往前走了两步,身后的队伍自觉跟了上来。

    对面的人更是来势汹汹,在他们看来我们就是狗上房作死,一百人跟三百人对挑,想想也能知道结果。

    孙振勇也是同样走在前边,他两手空空啥也没拿,嘴里叼着根雪茄烟,一身纯白的休闲服,显得气定神闲毫不在意。

    终于,相隔五米远,我们站定!

    我掂了掂手里的开山刀,沉声问道:“孙老板?”

    孙振勇吐了个烟圈,嘿道:“我还以为啥云天社老大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原来是个黄毛小儿,孩子啊,你不好好上学,学人家混啥社会啊,混社会也就罢了,你特么还不分大小王的敢动我?”

    PS,今天没有了,明天最少五更,让大家看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