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一个都别想回去

    我淡淡一笑,曼声道:“孙总,你这么大年纪是不是该享享清福了,动不动就又刀又枪的折腾。小心闪了腰啊!”

    王柯峥站在距我不远的地方,壮着胆子补刀嘲讽道:“就是,哈哈哈,笑死我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他看去。我也暗骂这货是猪队友,这尼玛比笑的有点早了,根本还没铺垫好呢。

    孙振勇瞥了其实紧张的都快要尿了出来的王柯峥一眼,从牙缝里迸出两个字来:“煞笔!”

    大长脸捧着肚子哈哈一阵。觉得咋气氛有点怪,居然连我们这边都没有捧场跟着乐的,才把表情一收,整张驴脸都拉长了下来。

    被他这一打岔,几百人的对峙现场气氛似能缓解不少,不过立刻就被我接下来的一句话给压了回去。

    我盯着前方几米远之外的孙振勇,沉声问道:“孙振勇你是道上前辈,一定明白祸不及妻儿这句老话吧?宋苗苗是我的女人,你先把她放了,咱们再聊别的如何。”

    孙振勇冷笑道:“你说对了,宋苗苗确实是我抓回来的,不过因为啥你不会不清楚,你特妈的小逼崽子在澳门干了什么还要我指出来吗?”

    我心头一跳,不由得替武兰担起心来,看着老货的意思,他好像知道我跟武兰的私情了。

    不过这事不到最后关头我是绝壁不会认的,马上怒声接口道:“不错,我是挟持了那武的娘们,不过她也安然无恙的放回到你身边,你是不是也该把宋苗苗还我?”

    孙振勇歪着头打量我,嘿嘿个不停,张永赞皱眉骂道:“你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嘿你马戈壁。”

    孙振勇脸色一沉,戳指骂道:“小崽子,你记住了,一会我会亲手弄死你,绝对不会让你太舒服的死。”

    张永赞一振手中的开山刀,呵呵冷笑道:“老王八,你他妈的别仗着多出两百人就敢口出狂言,笑到最后才是赢家,还他妈指不定谁宰谁呢。”

    孙振勇一双三角眼狠狠盯了张永赞一眼,再次用手指点了点他。

    似乎在警告他你给我等着瞧。

    张永赞恨炸了肺,胳膊一动就像抡刀往前冲,我摆手制止了,看望孙振勇道:“孙总,你要是个男人就把我的女人放了,咱们再决一死战,不要让我瞧不起你好吗?”

    孙振勇阴森一笑,嘴角撇起老高道:“我自然是真爷们,不过放不放宋苗苗对你意义不大,因为你今天死定了,就是我现在放了她你也带不回去。”

    我握紧了手中的开山刀,仍想做最后的努力,用话语挤兑住他,期望能把苗苗先行救出来。

    “孙老大,这样行不行,咱们谈个交易吧,你现在放了我的女人,一会你要是败了的话,我不动你的家人!”

    孙振勇脸色一变,三角眼里射出冰冷粘稠的目光,狠狠的盯在我身上,就像一条躲在暗影角落里的毒蛇。

    “你他妈还想动我家人,看来我要是赢了,还得带人去一次星海,把你的三亲六故全他妈灭掉,不然也对不起你这番心思啊。”

    我后悔的想抽自己嘴巴,这绝对是最傻逼的一次谈判了,不但没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反而把对手的仇恨值再次拉升到一个可怕的程度。

    虽然从一开始我就不相信自己会输,不过凡事皆有意外,孙振勇隐然是东北道上的一哥大,佬,背景财力都远超黄宏达,就更别说我出道不足半年的高一新生了。

    如果非要做个对比的话,半年前我还在为每天中午吃学校食堂,不知道选择萝卜芥菜哪种咸菜条而犹豫的时候,孙振勇就是一掷千金的豪客,在澳门一场狂赌几个亿,手下员工打手成千上万的霸道总裁。

    孙振勇见我沉吟不语,还以为我是色厉内荏怯场了,不由得哈哈大笑揶揄道:“不是挺狠么,剁你手下一个马仔的手,就他妈带人飞澳门去堵我,找不到我人就把我家武兰给挟持了,小兔崽仔,你做这些事的时候就没有考虑过后果?”

    我心中一动,略微松了松,因为从孙振勇的语气表情里,我能大致的推断出,这货并没有对武兰咋样,话里话外还满是维护之意。

    真不知道武兰这女人究竟使了什么手段,把这一眼看去就是老奸巨猾,阴狠毒辣的巨擘枭雄给忽悠的一愣愣的。

    张永赞见我不吭声就有些焦急,不安的动了动为了这次行动故意换上的登山鞋。

    孙振勇越发恣意猖狂,他身后的打手们也都哈哈大笑,企图在气势给我们一边造成压迫。

    我目光闪动,高高抬起左手却不落下,眼光死死盯着孙振勇的眼睛,涩声道:“最后再问你一次,现在把宋苗苗放还给我,我保证不动你的家人,你愿不愿意?”

    孙振勇微眯着双眼,呦呵连声道:“还他妈威胁你老子,小兔崽子我跟你说,你们这点人一个都别想回星海,正好我的风景区那边要新盖个游乐场,地基就挖了十几米,填你们这百八十号人绰绰有余啊。”

    到此,我彻底死心,看来不打一场我是见不到苗苗了,也罢,反正宋奇峰跟我说过,因为他少将师长的身份摆在那里,孙振勇虽不至于怕到立刻把宋苗苗释放了,却也没敢做啥伤害她的事,那我现在只能踩着姓孙的尸体去解救她了。

    孙振勇这番话说完,场上近四百人的对峙形势再次出现变化,没有人再嬉笑怒骂,也没有人敢掉以轻心,因为谁都明白,骂也骂了,交易也谈崩了,剩下的只能是刀枪相向,血肉崩飞的硬拼了。

    我深深吸了口气,目光从左到右扫过我从星海带来的这些兄弟,心里微有悲凉,不知道这一战过后,还有多少人能全须全尾的跟我回到星海。

    兄弟们都一脸肃然,身子绷得紧紧,攥着开山刀狠盯着对面,虽然这里边还有四个侦查连的军中高手,但他们属于宋奇峰的心腹,这次行动既然能被派来,那忠诚度就毋须多虑。

    我不再犹豫,高高举起的左手猛的挥下,张永赞早就等的心焦,见状立刻大吼一声:“给我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