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雷霆手段

    我的手一挥,其实我们这边的人马就已经冲杀而出,因为所有手下都在用眼角余光盯着我这只手呢。

    张永赞的一声大喊不过是给我方的士气斗志又添了一把火,让兄弟们冲杀起来感觉不到惧怕。也能减轻一些由于人数差异带给大家的压力。

    我们这边一动,孙振勇就开始后退,他迅速回撤至人群中,两手都高高举起向前推动。好像他妈的托着炸药包的抗日英雄一样,跳着脚鬼叫道:“给我砍,给我弄死他们,搞完了咱们论功行赏。我拿出五千万来分给战功最高的兄弟。”

    我一声不吭,带头冲杀在前,因为我这边的兄弟都知道我的为人,每次战役血拼之后,都会及时的给手下分发好处,从没有一次落下过,所以虽云天社的兄弟们屡有伤亡,可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因为害怕而主动退出社团的。

    两方人马不过相隔十来米,又都仗刀胡冲,几乎是眨眼之间就碰撞到一起。

    孙振勇那边底气更足,无他,人家就是仗着人多,三个打一个,而我这边则是属于哀兵。

    陈浩身死,杨阳被砍去双手,宋大勇的姐姐,我的老师兼情人被人家省城的大,佬硬生生掳走,这一桩桩一件件,无不如一根刺梗在众家兄弟的心头。

    我们出道不久,又都是一个学校出来的十八,九岁的少年,那种哥们之间的义气和凝聚力,是对面这些为了拿工资和赏金,才举起钢管的老混子们所无法比拟的。

    中国自古就有个说法,叫做哀兵必胜,什么意思呢,就是心里悲痛充斥了仇恨的军队,一定会取得最后的胜利,为啥,因为他们不怕死,敢玩命。

    从洪磊在宋大勇的病床前替我发布命令时,大家就做好了这个准备,因为平时我们要出去跟谁火拼,我都会交代携带钢管作为家伙。

    而这次,发下去的命令是开山刀,别看都是金属锻造的,钢管和开山刀的杀伤力不可同日耳语。

    钢管也很容易把人打昏砸残,敲准了砸在头上也能搞个植物人重度脑震荡啥的,可是那毕竟算是少数,除非是几个人盯住一个往死里抡,否则被钢管活活抽的死的混子并不多见。

    可开山刀就不一样了,这种两尺七八长短,专门在精铁铺子定做打造的刀子,一水的碳合金刚,厚背短柄,刀头微微弯曲,每一把的净重都在五斤以上,锻造师傅再用电砂轮给开了缝,那真的砍谁都受不了,弄不到一刀就能卸下来一只胳膊,就更别提抡到人的脖子上,脸上等要命的部位了。

    而且既然叫刀子,刀尖必然也要考虑扎刺的功能,开山刀的形状设计虽然主要是为了劈砍,可刀头弯曲的幅度并不大,坚硬锋利的刀尖,如果全力攥刺的情况下,完全能把一个人开肠破肚扎个对穿。

    我在第一时间就冲到对方人群中去,程野紧随我之后,也跟着我直奔迅速后退的孙振勇。

    张永赞和王柯峥搞在了一起,两人约莫领了十几个人,而剩下的七八十人,则自动的按照我们之前吃饭时商量好的队型,以三个特种侦查兵为首领,分成了三个方队,呼啸嘶吼着插进敌人群中。

    一时之间刀光映着车灯纷飞似雪,砰砰铛铛的武器磕击声,偶尔传出的刀锋斩进人肉,体又被骨头挡在外边的咯吱声。

    由于我和程野冲的较远较猛,再加上我的敌对老大,所以我们两个身边竟然为了五六十号人。

    我仗着体力超群身高臂长,把一柄开山刀抡成了风车,但凡有闪避不及敢于上来拼斗的,不是我被一刀劈飞了铁棍,就是被我一刀砍掉了手臂。

    啊啊啊……

    接连几声惨叫惊呼声后,对面这些打手学了个乖,纷纷躲着我去围攻程野。

    不过他们显然选错了对象,程野这货身高也接近我的一米八五,两只胳膊贲起的肌肉像一道道扭曲的水蛇,他是两手武器,右手掂着我们派发下去的开山刀,左手则是从腰后拽出了一把三棱军刺。

    人群蜂拥而至的围攻他,合金甩棍和钢管雨点一般砸下,可程野毫不惊慌,抡圆了份量足够的开山挡了一圈,突然塌腰探头,飞快的伸出左手,在正前方参与围攻的两人胸口一点,随即后撤躲开两边攻来的铁管。

    我双目微微一缩,亲眼见证两个被三棱军刺扎到的打手仰面栽倒,连惨叫都发不出来,胸口的鲜血就如喷泉一样呲出几米高。

    滚烫散发着浓稠腥味的鲜血把躲闪不及的敌人喷了一身,有那么一小股也落在了程野的脸上,他也顾不上擦,只是伸出舌尖舔了舔,瞬间就跟打了鸡血一般,红着眼珠就朝惊呆了的敌人群中扑去。

    不是孙振勇手下没见过血,雄踞省城的大哥不会没点真材实料,只是程野这货杀人太快太利索,简直有点神出鬼没的意思。

    我收拢心神,大吼一声抡刀跟进,趁此机会一刀砍在一个想从侧面偷袭程野的混子脖子上。

    噗嗤一声,我就觉得刀头一轻,有种劈穿砍透的快,感。

    围攻我们的人群再次发出惊呼,因为脖子上中了我狠狠一刀的小子,整个人头都被我砍飞出去。

    呈抛物线轨迹,那个人脑袋滑出了两米的距离,咕噜噜滚落在广场的彩绘瓷砖上。

    而那具无头的死尸却仍保持着挥棒砸向程野后脑的姿势,不过他的手臂却是定格在一个角度上不再动了。

    嗤嗤嗤……

    比刚才程野杀的那两人,更为猛烈,更为大量的鲜血喷涌而出,顺着被我砍死的那个打手的颈部动脉,静脉,直接窜出好几米高,一阵中秋的夜风刮过,带着人体温度的热血就跟下了一场红色细雨一样随风飘洒而下。

    啊啊啊……

    胡老二也死啦,他脑袋都没了。

    啊啊!!!

    这两个人是魔鬼,杀人不眨眼。

    围攻我和程野的五六十敌人,本来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得如同铁桶一般,因为他们根本不担心自己这边打不过,就算围攻我俩的人有点多,可那边还是二百几十号对张永赞他们的八,九十人呢。

    所以在孙振勇的背后遥控操纵下,这几十人是轮番上前,劈出一铁棍就侧着身子后退让后边的人再来出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