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赫赫凶威

    而我和程野杀人的速度太快,围在后边的人还不清楚战阵中心发生了什么,按着惯性想要挤到前边参与围殴敲个闷棍之类的。

    可是直接跟我俩交手的人受不鸟了,他们被我跟程野的霹雳手段完全吓丢了魂。交手不过几十秒,就立马被宰了三个小伙伴,这他妈搁谁谁不怕啊,这毕竟只是流氓打架。不是千军万马的两国交兵啊,平时一发狠剁人一条大腿就算老狠老邪乎的道上大哥了,我特么这可是出手就把人脑袋砍飞了。

    于是,前边的人疯了一样掉头往回跑。嘴里吱哇乱叫我跟程野是魔鬼,太尼玛吓人啦。

    后边的人还想往前挤,人家铁棒子都举起了老高,就合计自己要是点子好,一棍子把秦生老大给敲趴下,那孙总的五千万赏钱,咋不得弄个千八百万啊。

    这就出现了一个让孙振勇极为尴尬的情况,他们的人挤成一团互相推搡踩踏,就跟那些疯狂的伊斯兰朝拜途中,看见了真主阿拉显灵飘在城市上空微笑一样,急于逃命吓破了胆的人拼命往外挤,准备立功拿钱的瞪眼珠子骂:“你他妈瞎啊,哎卧槽你敢推我?”

    乒乒乓乓,终于,还是想逃命的人更为疯狂一些,有个小胖子嘴唇哆嗦着,两眼都因为恐惧而差点瞪裂了,他咋挤都挤不出去人群,一怒之下抡起了手中的钢管。

    他把自己一方,阻碍他逃离我和程野这两尊杀神的小伙伴给抡了一棒子。

    这一棍子抽在一位身高足有一米九的络腮胡子脸上,打的他当场一晃头,摇了两摇才站稳,上手一摸,卧槽尼玛老子鼻子都塌啦,弄尼玛一手的血,大胡子二话不说,早就举起老高的合金甩棍,直接砸到小胖子天灵盖上。

    我和程野相视一眼,我朝他竖了下大拇指,示意他好样的,果然没有吹牛逼,杀人真的就跟喝水一样。

    程野看了看早就倒下,脖腔子流出大滩淤血的无头尸体,咧了咧嘴,直接朝着乱成一团的人群扑去。

    我一紧手中刀,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不可得意忘形,我们的人手太少,敌人数倍于我,虽然高端战力上我们占优,可是云天社还是普通人居多,一旦我们几个武力值高的不能迅速扩大战果,那我的手下可就剩不下几个了。

    趁你病要你命想来是战阵厮杀流氓火拼的不二法门,不趁着他们恐惧纷乱大砍狂剁,我怎么对得起兄弟们流的血,怎么对得起陈浩献出的生命。

    想起陈浩我心中就充斥了无尽的哀恸和懊悔,恨自己不能处理好澳门的事,被何家软禁了太久,痛惜浩子兄弟年纪轻轻就丢了性命,从他自韩龙鸿那边投奔过来,我云天社就没歇过的折腾着,干了沈三跟宋大勇干,可以说认了我这个大哥一回,还没真正享受过啥,就被孙振勇和黄宏达这个小人给坑害死了。

    心思电转间,程野已经追上想要逃离的内圈敌人,双刀齐下,一捅一劈,直接撂倒了两个。

    我满腔的悲痛都转化成了无边的杀意和仇恨,嘶吼着跳起多高,一刀砍向跟小胖子互殴了两棍的大胡子。

    也算这货倒霉,我其实也是随即选择的目标,不过就数他个头最大,长得较为凶狠,我下意识里觉得他比较有威胁潜力,所以追砍而来的第一刀就直奔他的头顶。

    大胡子正对着我,岂能看不到我咬牙切齿贯注全力的一刀劈来,他想躲都没时间了,抓紧手中的合金甩棍就来挡。

    咣的一声震响,我全力下劈之下,沉重的开山刀砸在大胡子的甩棍上,把他的合金棍子直接砸按下去,跟我的刀锋一同落在这货的天灵盖上。

    砰,嘎吱……

    这个比我个头还要稍猛一丝的胡子打手,眼睛瞪得超大,额头上汩汩留下鲜血,少顷又有白色的脑组织跟着漫下。

    我悲愤之下全力的一刀竟然破开了头盖骨的坚不可摧,把大胡子的脑袋斩开一条缝隙,震的他的鲜血脑浆迸流。

    我大喊一声,一脚踹在大胡子的胸口,踢的他足有二百斤以上的尸体向后飞出,抽刀再抡,直接劈向吓的腿软筋麻站不住,裤子里屎尿齐流的小胖子。

    小胖子绝望的抱住了脑袋,嘴里无意识尖叫:“妈呀……”

    我也有那么一瞬间的心软,不过立刻就把它抹去,如果我们手下松一松,最后的结局可能就是我带来的兄弟一个不剩,如果我和程野不是这么狠戾勇猛,那么现在倒在地上被砸成肉泥的就会是我。

    呜……

    开山刀带着劲风,裹挟着我无边的怒火,不清理掉他的手下,我根本没机会手刃孙振勇为兄弟报仇。

    吭哧……

    我一刀剁在小胖子后脖颈上,他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戛然而止,因为他脖后颈椎连接大脑和中枢神经的地方被我狂猛一刀斩断,死的非常痛快。

    这时程野双刀齐动,已经又杀了四人,转眼死在我们俩手上的就达到了九人,因存心立威,企图用杀人来震慑对方,但凡我俩出手就没有能够幸免一死的,只有几个受伤的家伙,还是他妈疯狂逃命时自己人踩踏自己人弄伤的。

    围攻我们这一群人,还剩下五十多个,那也是非常大的一个数字了,足足顶上高中一个重点班的人数,不过眼下他们是没人敢再上前动手,一个个屁滚尿流的往更大的战团中逃去。

    孙振勇也惊呆了,他跟本就没动过手,从两边接触开始拼杀,他就好整以暇的再次点燃一根雪茄,边抽边吆喝调度手下。

    本来他想集中人手把我这个胆敢突入重围的老大搞定,再合并一处歼灭逼降了张永赞等人就算完事。

    没想到一两分钟过去,围攻我和程野的人就死了九个,一个比一个死的凄惨彻底,那满地淌流的鲜血,冒着热气豆腐花一样的脑组织,把个雄霸辽省多年的大哥恶心的呕呕直吐。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