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杀神程野

    我狠狠盯了他一眼,朝他指了指,不看他的反应,掉头就朝被困住人群里苦战的兄弟们冲去。

    程野放弃了追逐砍杀。缀着我的脚步跟来支援。

    靠近我们这一战团最近的就是张永赞和王柯峥带领的云天社本部人马,而这里的二十个人,有一半是从澳门刚刚跟我坐专机飞回来的兄弟,他们身体虚弱。被澳门警方折磨了整整半个多月,营养也跟不上,又一路奔波劳碌的下了飞机就转战省会沈阳。

    其战斗力可想而知,而敌对一方好整以暇又都龙精虎猛的以静制动。等着我们送上门来打,所以张永赞这一伙是死伤较为惨重,压力最大的一个战团。

    我呼喊着挥刀冲入,一刀劈翻一个黄毛卷发后,匆匆一瞥就看到四五个从澳门一路跟我回来的兄弟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我心中大痛,眼珠子瞬间充,血,狂叫道:“卧槽尼玛,今天你们谁都别想活。”

    王柯峥被人砸碎一边的肩胛骨,苦着脸咬牙支持,抡刀防卫自己的同时,还要抽空去照应下犹如困兽病虎一样,被更多人围攻的张永赞。

    见我程野杀到,眨眼间就劈杀捅倒三人,把铁桶一样围攻的人群生生撕裂开一条大口子。

    王柯峥激动都哭了,叫道:“老大,快帮帮我,我膀子不行了,我快挂了。”

    程野舔着嘴边的血点子,揶揄笑道:“长脸大哥,你血条还有多半呢,死不了。”

    王柯峥一呆,却被身后一个打手偷袭,一棍子砸在后背上,疼的哇呀一声大叫,扭头就找那小子拼命去了。

    我示意程野不要废话,抓紧了机会给我敞开了杀,要是不把这些饿狼一样的打手弄怕了,就人家的人数,拿出一百来损失,把我们累的没了体力,剩下的二百多人也能轻松吃掉我们。

    而且这里边还有个死亡人数的问题,我猜想就算是孙振勇他也不敢一下弄死百八十号,最多就是把我们几个带头的十来个处死就了不得了,其余战败的人或者搞残,或是圈禁起来卖给山西内蒙的黑煤窑到头了。

    这是和平时代,毕竟不能跟三四十年代的大上海比较,那时候黑,帮土匪横行,一场火拼死个上千人都是正常,现在这个年头,谁敢那么干,那就是狗上房作死了,分分钟武警部队出动,定你个暴恐势力,就算有十万人也不够人家两炮轰的。

    所以我很清楚,打的越久,死的人只会越多,我和程野的疯狂杀戮,不仅能快速减轻兄弟们的压力,更能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说白了,快刀斩乱麻杀个十几个,一是为了最终取胜能抓住孙振勇报仇,二也有吓破敌人胆,让他们主动溃散不再抵抗的意思做里头。

    不目前这个形势并不算有多明朗,相对于孙振勇的三百多人,死个十多个还真就不够看。

    我冲到张永赞身旁,二话不说抡刀就剁,相对于我非人的力量来说,张永赞除了搏斗技巧还行就真的弱了太多。

    我一边劈砍冲杀,一边出声问他怎么样,还顶得住不。

    张永赞脸颊被砍了一刀,这一刀非常凶险的擦左眼角斜砍而过,险些把眼珠给划冒了,虽然他比较走运,眼睛没事鼻梁却被剧中斩断,血肉模糊的翻翻着,满脸满衣襟的都是血。

    而且我还注意到,他的左腿行动已经不便,一直是咬牙支撑着,用脚尖虚虚的沾地,瞪眼招架如雨点一样落下的围殴。

    张永赞咧嘴朝我一笑,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没事。”

    他这一说话又牵动了鼻梁脸颊的伤势,疼的渗出的汗珠都把血迹给冲出一道沟壑来。

    我心中大急,赞哥这个样子已是强弩之末,反应速度都跟不上了,随便被那个混子捅上一刀都会含恨九泉。

    我手上一紧,替他挡了一轮钢管片刀,喊道:“程野,你把永赞送到后边去,这里我来顶!”

    程野已经杀红了眼,闻声悻悻然的从一个打手肚子里抽出三菱军刺,朝我这边疾冲而来。

    张永赞怒道:“干嘛让我撤,我们人本来就少。”

    我采取了守势,实在围攻张永赞这边的人太尼玛多了,我也打了半天,体力没那么猛,不敢轻易就往人群里冲把后背都暴露出去。

    挥刀砍退磕飞了几个敌人,我怒吼道:“别让我多说话,我不想你成为下一个陈浩,你已经伤的太重,战斗力都不剩啥了,白白送死干jb?”

    张永赞不吭声了,正好此时程野也从一侧冲到,这个大个子跟个血人一样,身上的战术裤子黑背心都被鲜血浸透了,而且竟然全是别人的血,他连个皮都没破给过。

    他这一冲,战术皮靴的里的血浆都被迈动的脚步踩的吧唧响,我也没空关注他这一会又杀了多少人,不过就从这些血迹上来判断,这货亲手干掉的敌人也应该超过了十个。

    他从斜刺里杀来,把我后背,对着张勇赞猛砍猛攻的敌对打手们冲了个人仰马翻,一般人闻到他身上简直散不开的血腥味就懵比转向了,手软脚软的不住后退,有那不怕死的,瞪眼睛冲上去,也是转眼间就被他灵活精巧的战术动作闪过,反手就用军刺给你开个三角窟窿出来。

    我没想到宋奇峰借给我手下如此生猛,这尼玛那是一般战士啊,这简直就是从地狱里跑出来的修罗杀神,而且我抽空瞄向另外三个战团,在程野三个战友的强力带动下,我们兄弟虽然少于敌人三倍之多,可是却打的有守有攻丝毫不落下风。

    程野这一路上有放倒了两个不开眼的蠢货,呼啸着冲到张永赞身边,拉起他的胳膊叫道:“赞哥跟我走!”

    张永赞叹了口气,不再倔强,被程野搀扶着一路向战团外杀去。

    这时,双方交战的场地已经越打越大,距离也越拉越远,毕竟总数近四百人,个个都挥舞着家伙拼斗,若不是这片人工湖旁的广场足够宽敞,也许早就有人被干到冷凉的湖水中去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