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少年英雄

关灯
护眼
    张永赞被程野护送着离开战局,我心中一松,再次打起精神来,爆吼连连的抡刀劈砍。

    其实我真的没啥战斗技巧。所依仗的不过是体力超人和恢复能力极强罢了,很久以前,我曾在五中门外被韩龙鸿带人追堵殴打,险些被废。多亏洪磊爸爸外边喝酒回来遇到,下了自行车,空手就把七八个手持钢管的小混子给打跑了。

    我记得那次之后,洪爸似乎提过要教给我一些功夫。还曾经让我早上三点就去他家报道,用装满铁砂的袋子缚腿长跑,只是可惜,后来因为种种原因,这武我也一直没练成。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如果是三两个人殴斗,你还能凭着体力身高之类的压制对方,像现在这种数百人的群战,没点搏斗和战场生存技巧,真的是分分钟就要被人一刀捅死。

    因为你不敢保证哪个方向没有敌人,也许上一刻,你的身边还是共同御敌的兄弟,下一秒他就被人整死了,你身后就空出个要命的位置。

    没点反应速度和察觉危险的本能,这种大规模的乱战里,真的太容易死伤。

    好在我虽然不如程野那般几千天如一日的艰苦训练得了一身战场拼杀的技巧,可我有变异壁虎的基因,这种来自动物的本能警觉,每每都能让我逃离必死之局,甚至绝地反击趁势反杀对方一人。

    又是两分钟过去,战局渐渐明朗,我方在程野送过张永赞之后,再次强势杀来之时彻底占据了上风。因为程野也变幻了套路,他不再逮到一处战团厮杀不停,而是忽东忽西的到处冲刺,手起刀落之下,三菱军刺无情的收割着人命,弄到最后他冲到哪,哪就是一片鬼哭狼嚎的惊慌躲避,被冲散了的敌人,往往站在远处观望,也没人去管刚刚还并肩战斗的兄弟落入对方之手,只要程野不离开,他们是绝逼的不敢再打回去。

    我在砍杀之余一直偷眼瞄着孙振勇,就怕这货见势不妙逃走,结果只是两眼没照到,这老逼货竟然没影了。

    我心里大急,狂叫道:“挡我者死,孙振勇跑了,兄弟们给我往死砍,必须尽快抓到他这个正主。”

    程野张嘴,满脸都糊着一层血浆的他跟红种人似的,露出整齐雪白的牙齿笑道:“这孙子没跑啊,生子哥你看,不是在车后头呢?”

    我凝目望去,果然是孙振勇,他从一辆大切诺基后转出身来,身后还跟了两个女人。

    血战现场数十辆汽车,疝气大灯雪亮,所以视野非常良好,这两个女人一露面就把我震惊的呆住了,手下一顿,就被本该死在我这一刀下的敌对混子逃了出去。

    因为孙振勇身后跟着的两个女人我都是认识,一个是武兰,一个就是宋苗苗!

    孙振勇走在前头,拽着宋苗苗的一缕长发,让她不得不低头配合着前行,而苗苗的两只手也被绑在了身后,一边香肩上,搭着武兰的一只芊芊素手,似乎后背位置上,武兰也持了一把尖刀抵住了宋苗苗。

    我眼角狂跳,哑着嗓子叫了一声:“苗苗姐!”

    宋苗苗的嘴巴被透明胶带缠住,只能眼巴巴看着我摇头只唔唔。

    孙振勇拽着宋苗苗的头发往战团跟前来,几十米的距离走了能有半分钟,没办法,宋苗苗知道她的作用就是被孙振勇用来威胁我的,所以很不配合前行,直到被拽掉了不少头发才在武兰和孙振勇的推搡下,走到了我跟前。

    孙振勇很谨慎,并没有因为手里还有这么张王牌而得意忘形,毕竟我和程野的一顿狂杀,是个人都会从心里往外忌惮惧怕。

    不过这货仍然不乱分寸,他的手下也都停手慢慢收拢到他左右,就这么离我能有十几二十米的距离处站定,目光闪动一脸阴沉的盯着我看个不停。

    我细看宋苗苗的脸上身上都没有伤痕,精神也还算好,应该是没有被侵害虐待,看来她老子宋奇峰的将军身份确实保护了她。

    我见孙振勇不说话,只好先开口道:“你放了我的女人,今天这事就到此为止,以后是战是和咱们再看!”

    其实我心里想的是,只要宋苗苗一道我身边,我宁可背着不要脸的骂名,也要冲杀过去一刀砍死孙振勇这个王八蛋。

    不过人家的几十年江湖也不是白混的,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小算盘,嗤笑道:“你当我傻啊,小屁娃子们。”

    孙振勇嘲讽了一句,缓缓收起笑脸道:“没想到你和那个黑大个这么能打,转眼就把我的人弄死好几十个,看来我真的低估了你们,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没点本事怎么可能敢包了飞机去澳门找我的麻烦,唉,我现在是真有点后悔剁那个叫杨阳的小子手了,因为这么点事,咱们现在死了多少人了,划不来啊划不来。”

    我沉声道:“孙老板,你把我的女人放了,一切都好谈,你最好不要一错再错,做出让自己万劫不复的事来。”

    孙振勇扫了一眼我们两帮人之间,和穿插散落在各地的尸体血迹,摇头道:“别天真了,你的心思瞒不过我,你瞅瞅咱们两边都磕成啥样了,这事搞到如今咱俩已经是不死不休,要想两个人都活着,那除非是另一个出国不再回来了。”

    我沉吟道:“你放了我苗苗姐,我允许你出国避难,我不会追到国外杀你报仇。”

    孙振勇脸色一沉,怒哼道:“想他妈啥呢,要滚也是你滚,现在筹码可是在我的手上,你信不信我一刀子下去,就把你这个美女班主任奶头片掉?”

    我瞋目骂道:“你敢,你动她一下试试,我不杀你全家我不姓秦。”

    孙振勇嘿嘿一笑,摆手道:“杀我全家什么的,以前那煞笔黄宏达也这么说过,不过我老婆孩子现在仍然活的好好的,倒是他那个千娇百媚的黄夫人,一不小心被车祸撞死了,哇哈哈。”

    我脑子转动,暗暗想道,原来黄宏达和孙振勇还有杀妻之恨,这老犊子真是窝囊,媳妇被人干,死了,还他妈放宋大勇鸽子不敢去对付孙振勇。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