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变起肘腋

    张永赞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我身后冒出来,拄着砍刀脸上缠了一圈绷带,只露出了眼睛嘴巴。

    他急的双眼冒火,因为宋大勇在我们出发前悄悄嘱咐了他。要不惜代价也把他姐给救回来,他先我出声道:“孙振勇,你他妈放了我苗苗姐,我给你当人质。或者你直接杀了我都行,别抓个女人挡在自己前边,你也不怕丢身份?”

    孙振勇摇了摇头,把手里抓着的宋苗苗长发紧紧了。还打了个结,曼声道:“你算什么东西,你也配换宋苗苗,不过是人家手下的一条狗罢了,要换这美女老师可以,让你们老大秦生来!”

    宋苗苗酥,胸起伏,因为嘴上缠着胶带而口不能言,但是她的一双眼神就没离开过我的脸,千言万语都在我们的目光中交汇融合,一个字都不需要说,她的意思我就全懂了。

    可是我怎么可能扔下她不管,所以只能狠心抛开她越来越显焦急的眼神,缓缓道:“行,我来换宋苗苗当你的人质,希望你言而有信。”

    王柯峥大吼了一声:“不行,老大你怎么能去换人?”

    程野也冷哼道:“临阵之际主帅被俘,我们还打个屁了?”

    张永赞纠结道:“生子你别冲动……”

    云天社的兄弟们齐齐大吼:“老大你三思啊!”

    我挥手压下众人的骚动,盯着前边的孙振勇,一字一句道:“我过去,你放开她,然后我任你处置就是。”

    一直藏身在宋苗苗身子一则,只因个头足够高而露出大半个头的武兰,目光复杂的望了望我,又低头瞥了宋苗苗一眼,脸上的艳羡之色一闪而没。

    只是当下我也没有精力去关注她了,宋苗苗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被人扯头发用刀逼住,我才明白在我心里这原本是我老师的女孩对我有多重要。

    我宁可自己出事,也不愿意她受到一点伤害,所以我是真的敢做出孤身换的举动。

    只是我敢去,孙振勇也不敢这么让我过去,他大吼一声阻止道:“你别过来,你他妈的小崽子太厉害了,这么过来万一给我来一刀没人挡得住你,你要是想换人也可以,你先把自己扎个半死,最少也要失去战斗力,我他妈才能跟你换。”

    他这番不要脸的话一出口,我身后的兄弟们就是一片痛骂声,就连四个杀神侦察兵也撇嘴嘀咕,说孙振勇太过垃圾。

    不过孙振勇早已修炼成精,在他那里就没有什么难为情尴尬一类的说法,一切都要以利益为先,他就拿定了一个主意,你不把自己弄残了,就别想换宋苗苗回去。

    我毫不犹豫就应下,反手从左近兄弟的手里接过一把匕首,沉声问道:“你说吧,想让我怎么自残。”

    宋苗苗一双大眼早已被泪花盈满,此刻更是呜呜呜连声的猛烈摇头,示意我不要干傻事。

    我想起和她之间的点点滴滴,心中越发柔软,安慰道:“别怕,我常年打打杀杀,受点伤都习惯了,不会很疼。”

    孙振勇被宋苗苗拼命挣扎摇头扯的身子一侧歪,顿时大怒,甩手给了宋苗苗一个嘴巴,他也掂着手里的尖刀对我阴笑道:“你看着扎呗,先给大腿各来五刀,你要不动手我可就在你这个小情人的腿上下刀子了。”

    说着,他作势哈腰要往宋苗苗短裙下的白皙大腿上捅刀。

    我急的双眼圆睁,大吼道:“慢,你别动手,我扎自己。”

    孙振勇想奸计得逞的老狐狸,三角眼眯缝着盯着我,缓缓收回刺向宋苗苗大腿的刀子。

    我不敢再多做拖延,生怕他一怒之下就给宋苗苗来了一下。

    当下就是一咬牙,倒持了手中匕首,一狠心就插在了左大腿上。

    一阵冰凉的触感过后,山崩地裂一般的剧痛猛的在我大腿里爆开,我疼的脸上一白,闷声一声,咬牙拔出了匕首。

    噗嗤,一道血箭随着匕首的离体而窜出老远去。

    张永赞虎目含泪,痛叫道:“生子,你……”

    兄弟们齐齐想要冲上来制止,我转头大喊道:“别过来,谁敢乱动,让我家苗苗出了意外,别说我当场翻脸!”

    宋苗苗的一双泪眼早已哭红,大颗大颗的泪珠顺着腮边滚落,可她却发不出声音,也没法冲到跟前制止我。

    我捂都没有捂一下伤口,因为我清楚孙振勇的小算盘,他觉得让我自杀显然不可能,但是把我逼的自残几刀失去了战斗力,再换为人质就有把握控制住了,那时候我这个老大都被俘了,手下的这些兄弟就是群龙无首,不破自乱的局面,他就可以反败为胜了。

    但这明面上的一点事谁看不明白,我一眼就分辨出孙振勇的意图,只是明知前边是火坑我也不能不跳。

    两边血拼打到现在已经死不了不少人,说孙振勇不敢动宋苗苗那是扯淡,逼急了他真的就可能一刀捅死我的女人,然后跟我来个鱼死网破。

    我望了望了他,也没吭声,手高高扬起,对着另一条腿就猛刺下去。

    在这种老狐狸面前你想轻点捅自己都办不到,从什么位置下刀,入肉多深,出了多少血,人家可是一眼不眨的盯着我呢。

    刀锋入肉,那种沁人心脾的冰凉感觉再次传来,我注意到武兰的眉梢一跳,她咬着嘴唇痴痴看向我,眼眶也跟着泛红。

    我强忍剧痛咧嘴一笑,似在对着宋苗苗,实则也是跟武兰说道:“没事,你不要担心,我都习惯了。”

    宋苗苗挣扎的更为剧烈,她如果不是双手都被绑在身后,估计肯定就要拼命去抢孙振勇手里的尖刀了。

    孙振勇皱眉骂道:“臭娘们别以为你爸是师长我就真的不敢杀你,之前优待你那是觉得没必要跟军方人物结仇,现在都打成了这样,我真的不惯着你啊,草泥马再乱动我先割掉一只耳朵。”

    我有些站立不稳,腿上的剧痛让我向前微微踉跄了一步,伸手阻止急道:“别动我女人,你要我捅哪我就捅哪,咱们说好了的。”

    孙振勇阴测测一笑,扭头在我身上转了两圈,指着我的左小臂道:“这样吧,你废自己一只手给我表表诚意,也许我就同意跟你交换人质了。”

    我一咬牙,吸了口气道:“行,你看好了,我把自己的手筋血管全割断。”

    孙振勇笑眯眯的做了个有请的手势,示意我可以动手了。

    我举起手里的刀,不敢再去看宋苗苗那副几欲晕厥的表情,低喊了一声就要朝自己的左腕上砍去。

    突然,一直拿刀逼在宋苗苗后心的武兰动了,她尖叫一声道:“不要砍自己!”

    同时,她手上一斜,挪动匕首的方向,对准站在她之前一个身位的孙振勇后心就刺了进去。

    孙振勇全神贯注盯着我手里的刀,脸上的兴奋得意都掩饰不住,完全没料到后院起了火,直到他被最为宠溺厚爱的武兰一刀扎中,后心传来了冰冷刺痛之感,才不敢置信一般扭头看过去。

    武兰也有些慌神,不过这次偷袭她显然在心里思考了半天,虽然被孙振勇盯的心胆俱裂,也还是按照计划好的步骤,猛的一把推在宋苗苗肩头上,娇喊道:“还不快跑?”

    我手中的匕首刀刃就悬停在手腕皮肤几厘米处,却被武兰的突然出手给惊停住,转眼间我就看到孙振勇后心被刺,他一张嘴还没等说出来话,就从嘴里涌出一大口血沫子。

    宋苗苗北武兰一推一喊才如梦方醒,瞪着大眼举步向我奔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