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命运无常

    我毫不犹豫就迎着宋苗苗冲过去,两边不过相隔十米,两个大人全力奔动之间真的是转眼就在中间遭遇。

    宋苗苗一头栽进我的怀里,脸上满是绝处逢生的喜悦和惊惧。

    我一把扯下她嘴边的胶带。喊道:“你快去我们人群里。”话音未落我就朝前方冲去。

    只是这一耽搁还是晚了一步,武兰被明白过味来的孙振勇反手一刀扎在了胸口,这货嘴巴里还在往外涌着血沫子,形容凄厉如鬼的嘶声质问道:“臭娘们。我对你有多好啊,你为什么要帮别人偷袭我?”

    武兰嘴角也涌出鲜血,他双手抓在孙振勇手里的刀柄上,拼了力气回道:“因为他比你强多了。他让我享受到了女人的快乐,所以你就该死!”

    孙振勇一愣,失血的脸上竟泛起一阵红晕,又羞又怒的攥着手里的刀柄,猛的一拧,两指宽的匕首刀身整个正武兰的胸腔里打了个滚。

    武兰哎呀一声痛叫,身子就向后软去。

    这时我已经冲到跟前,两腿上的剧痛也无法让我动作稍缓,可因为位置和时间的关系,武兰到底还是被孙振勇捅倒在尘埃里。

    我冲到跟前的时候,武兰的头部才重重磕在地面瓷砖上,孙振勇反应极快,把手里的刀朝我一扔,被手下人裹挟如飞而逃。

    我犹豫了下没有去追,蹲下身子抱起武兰,两眼通红的叫道:“武兰,武兰你醒醒,你不要吓我!”

    宋苗苗跑到我方人群里,自有张永赞吩咐人帮她解绑安置,这边程野几个军中杀神已经紧随着我的脚步冲了上来。

    他们跑到我抱着武兰的位置跟前,毫无犹豫就继续向前追去,手中高高扬起的开山刀,沾浸满了人的鲜血,再也反射不出未交手时的那种凛冽寒光。

    人群如潮水一般冲我身边追过,我像是孤单的顽石,把兄弟们激愤追杀的巨浪硬生生从中间分开。

    可是我都没有心思去管他们能不能追上孙振勇,我的眼中只有怀里的女人,这奄奄一息命若游丝的武兰,她不过是在澳门跟我玩了一把梭哈,跟我有了一夜欢爱之后就再也无法把我的影子从心里抹去,在澳门她假装被我劫持,带我们从水路抢船逃命,在港岛近海她配合我跟八个追捕而来的澳门警察血战,在太平山上她痛斥我跟宁小伟是禽兽,因为我们偷看了被那只德牧大狗凌辱的何佳怡。

    我们相识不过短短月余而已啊,现在她竟然为了我刺杀了孙振勇,当着双方交战的人马,她竟然不顾一切的拔刀捅向我的生死仇敌,也是她曾经的恩客男人。

    我真的没想到武兰会这么对我,我一直都把她当成一个约炮的性伙伴而已,没想到……

    所有的兄弟,都从我身边跑过,嘶吼着咆哮着,缀着军中四杀神的脚步去追砍孙振勇一方的溃兵。

    最后只有宋苗苗搀扶着张永赞赶到我的跟前,两人一起蹲下,一个来看我腿上的伤,一个要查看武兰的伤势。

    我涩声摇头,泪珠滚成了线,叫道:“别动她,她快不行了。”

    宋苗苗也呜呜直哭,虽然她整不明白,这个有着模特身高天使面容的精致美女为啥会救她,但是直觉告诉她,我跟这个女人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前方传来一阵阵厮杀惨叫声,大概五分钟之后,程野和另外三名侦查兵带着兄弟们得胜而归。

    这些人的鞋子衣服几乎都沾了血,一个个扬眉吐气的难抑大胜之后的兴奋神情。

    此刻我已经划开了自己的手腕,拼命挤着鲜血含在嘴里喂向武兰。

    可是她一直面如金纸毫无血色,没有脉搏没有心跳的毫无起色。

    张永赞迎着程野问道:“咋样?”

    程野脸色一黯,悻悻道:“景区里假山小路林子太多啊,我们只砍死了一些虾兵喽罗,那姓孙的被人带着跑掉了。”

    张永赞也有些失望,不过很快就调整了心态,蹲下身子在我耳边道:“生子,咱们必须马上撤,这孙振勇败了,弄不好他就要呼叫省城警方介入清场,我们再不走可就不妙了。”

    我正举着刀打算在割自己一下,实在是血管都有些憋了,三处三口一直汩汩而涌,我什么体格也扛不住。

    闻言,我点点头,嘶声道:“撤,按原本队型上车,伤的挂的兄弟全都带走,不能把人扔在这。”

    宋苗苗抓着我的胳膊搀扶我,我摇了摇头,一咬牙就站了起来,抱着怀里的武兰,踉跄着朝路虎卫士冲去。

    程野唰唰几下撕掉身上的沾血一副,跑到车边掏出一个包,拽出一件夹克衫就套在了身上。

    宋苗苗自然跟我一车,张永赞想了想也上了副驾驶坐好。

    兄弟们没有拖拉的,几分钟之内就把我方十几个重伤员和五具遗体都安排到车上。

    我呆呆的望着怀里的女人,在澳门初见时的那种惊艳慢慢浮上心头,心里心难言的悲痛和苦涩塞满,像一块巨石一样堵得我的喘不上气。

    张永赞见一切都妥当了,吩咐一声开车快走。

    程野一脚油门踩下,路虎喷出白眼甩尾,一个掉头朝来路驶去。

    我们后边是来时的二十几辆车,一台没有少,不过刚刚还在一起吃饭的兄弟们,却已经有五个永远的闭上了眼睛,加上我怀里的武兰,这么一会功夫就有六个人在我的生命里永远消失了。

    宋苗苗跟张永赞要来了绷带,打算把我手腕和大腿上的伤口包扎一下。

    我抱着武兰不愿意放开,急的苗苗眼睛都红了。

    最后还是张永赞劝道:“生子你节哀啊,这位姐姐她肯为你牺牲自己,现在也肯定不愿意看到你这样,咱们这回星海要四五个小时呢,你一直流血那到不了医院你就完了啊。”

    我知道武兰死在孙振勇最后那一扭刀身上,心里好痛恨她为啥非要说出孙振勇不行的话,刺激的他痛下杀手。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命运太过无常也难以把握,苗苗被抓来这么久,不过是断了几缕长发挨了一个耳光,而武兰却因我而送了性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