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张 情势万分紧急

关灯
护眼
    程野这次没有打头,让他的一个战友开着商务车充当了头车。

    撤退时的速度要比来时更为迅速,因为来的时候要提防对方是否有埋伏,一路都走的小心翼翼。

    路虎车内。我把武兰抱到身边座椅上,让她斜斜靠在车窗上像是睡着了一般。

    宋苗苗见我终于肯放下武兰配合她给我包扎伤口,松了口气,立刻就连裤子一起用绷带给我紧紧的缠了起来。

    两条腿弄完。她开始包我的手腕,鲜血淋漓的伤口差点让宋苗苗晕了过去。

    我看了她一眼,发现宋苗苗还是如以前一样美丽恬静,想来孙振勇囚禁她的这段日子来。也真的没有虐待她。

    这次的两个目的完成了一个,而且也以极小的伤亡重创了孙振勇一伙的有生力量,救回了宋苗苗,可是我心里却怎么也兴奋不起来,因为我的红颜之一武兰就沉静的躺在我身边,她再也不会睁开双眼,再也不会捂着翘臀怪我弄伤了她后边。

    恍惚间,车队就过了高速公路的卡口,所有人紧绷着的那根弦都松了下来。

    我满腹心思的盯着窗外,瞳孔里倒影着对面车道擦身而过的车河灯海。

    宋苗苗犹豫了半天,慢慢靠近我抓起我的手,放在她的小手里轻轻摩挲着。

    我知道她是想安慰我劝我别太伤心了,可又不知道咋说,毕竟武兰是为了救她而死的,她要说什么生死有命之类的都很不合适。

    我也心疼她,用力握了握她的小手,示意她别太自责了。

    半个小时之后,车队已经抵达辽阳附近,这时,后边的王柯峥把电话打到了张永赞的手机上。

    张永赞接了,只听了两句就脸色狂变,吼叫着程野道:“加速加速,快,后边有省城的大批警车在追赶。”

    我眉角一挑,沉声问道:“什么情况?”

    张永赞一边让程野打电话告诉他开头车的战友全力加速,一边焦急的扭身向车后看去。

    我也顺着他的眼光,透过车子后窗向远处观望。

    只见在我们来路上,一列足足有十几辆打着红蓝爆闪的防爆运兵车队快速追来。

    顿时我全都明白了,捏紧了拳头,大骂一声:“孙振勇我草泥马,打不过跑了还不行,竟然放出雷子来咬人。”

    程野这边已经放下手机,他那开头车的战友二话不说就把油门踩到了底,速度猛然飚了起来。

    头车突然加速,身后还有大批警车追赶,傻子都知道该怎么做了,我们的车队立刻全面提速,一辆咬着一辆狂窜而去。

    也得益于黄宏达和宋大勇财力不俗,平时给手下购置的车辆就没有太次的车。

    最便宜的都要算别克GL8了,所以一开始加速逃窜,竟然就把身后的防爆警车给甩出挺远。

    张永赞松了口气,叹道:“他们不会一直追咱们到星海吧,这尼玛高速路跑到头了可咋整?”

    我摆手,示意他不要慌张,掏出电话直接打给了黄宏达。

    电话一响就通,这时候都是后半夜两三点了,可见黄宏达为了等我们这边的消息也是一直没合眼呢。

    我不等他问我别的,抢先开口道:“侯胖子在不在你哪,你俩马上想个办法,孙振勇吃了亏逃掉,现在协调了省城警方在高速路上追捕我们。”

    黄宏达叫了一声卧槽,马上就把电话给了身边的侯胖子。

    侯胖子已经从市政法委书,记任上提拔成了主管党群关系的三把手书,记,官威日重,气势也更为压人,不过他在我面前就完全就是个小乖乖,丝毫也摆不出手握大权的架子。

    听我把情况一说,他马上道:“你们全力逃跑,别让他们追上了,我马上协调星海的警方上高速接应你们,我特么就不信了,他孙振勇在牛逼还能把咱们星海也给一口吞下。”

    我冷哼道:“别豪言壮语了,麻溜的办正事吧,老子要是被省城条子逮了,你们两个想想后果去。”

    侯胖子嘿了一声就挂了电话,我琢磨了一番,把手机划开,又播出了一个号码。

    这次电话接的就更快了,因为对面是宋大勇,我去医院探望他和杨阳等人的时候,就顺便存了他的电话,所以他接了电话就朝我吼道:“咋样,我姐回来没?”

    我沉声道:“苗苗没事,就在我身边呢,我们现在在高速上。”

    宋大勇一下子沉默了,顿了顿下才哑着嗓子叫道:“好样的生子,我姐没看差人。”

    我苦笑,对这个便宜大舅哥的夸奖毫不感冒,打断他道:“别高兴的太早,现在我们遇到麻烦了,马勒隔壁的孙振勇这王八蛋打输了架就玩阴的,弄了一大群省城的警察追后边狂追我们,如果这不是高速公路,估计俺们早就被人家设卡拦住了。”

    宋大勇立刻紧张起来,话筒里传出哎哟一声闷哼,我猜测这货一定是激动之下把伤口给崩开了。

    果然,那头传来宋奇峰的声音,他对着话筒说道:”我是宋伯伯,你们的情况我了解了,我马上想想办法去接应你们。“

    我嗯了一声,把电话递给眼巴巴望着我的宋苗苗。

    宋苗苗欣喜的接过,挽了挽头发,嘴一撇,哽咽道:“爸爸……”

    也不知道宋奇峰都安慰了什么,反正也就两句话的功夫,宋苗苗就不哭了,把电话关了替我塞到兜里,安安静静的把头往我肩膀上一靠,看她那意思,竟然是想要睡觉了,人家根本不管后边有多少追兵,情势是多么险恶,反正有自己男人挡着呢。

    我苦笑的揉了揉她头发,身子扭动间,眼光就不经意的掠过武兰的修长美腿,心底又是深深一声叹息。

    省城警方锲而不舍的追击着,他们也不断提速试图赶上我们,不过咱们的车毕竟要比他们好,只是晚上的沈大高速路竟然比白天还要繁忙,衔头接尾物流卡车比比皆是,它们又重又大谁也不敢乱超,否则撞上就是个车毁人亡。

    就这样,两个多小时过去,高速路跑完了多大半,马上就要进入星海地界。

    可倒霉的事又发生了,前方不远处,一辆中巴追尾两辆轿车,随后又被超载严重的京东物流车给一起撞个瓷实,四车道单行的宽阔高速路就此被这大小四辆车给堵个严严实实。

    程野的战友开着头车,被堵在肇事处狂按喇叭过不去,而我们车队只能一一停下,心焦眼跳的看着后方遥遥追来的十几辆省城警车越来越近。

    PS今天就到这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