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千钧一发

关灯
护眼
    这回就连一直云淡风轻的程野也有点傻眼,砸了一把方向盘恨道:“草,这帮傻逼东西在撞车不行,非得堵咱们的道。”

    张永赞急急转身看向我。建议道:“生哥,要不你带着苗苗姐下车,从护栏跳下去,省城警察追出这么远。肯定是得了死命令,咱们要是被逮捕回去,估计就完了。”

    我握了握宋苗苗的小手,发现她的手心里全是汗水。就心疼的问她:“你怕不怕?”

    宋苗苗摇摇头,只是把我的手抓的更紧了。

    我马上就明白了她的心意,她用行动对我表明,别的女人能为你去死,我宋苗苗也可以,风风雨雨走到现在这一步,我对你的感情不需要多做怀疑。

    我心头一暖,武兰之死带给我的哀恸稍减几分,咬牙对张永赞吩咐道:“马上传令下去,让各车兄弟互相转达我的命令,不许主动下车,且准备好家伙,实在躲不过去就跟他们硬磕,就算我们都被当场击毙,也不能被他们抓回去,否则等着我们的就是生不如死。”

    张永赞一言不发,马上打起了电话,第一个被转达命令的就是王柯峥,这货平时嘴碎也要聊天,很多兄弟的手机号他有,所以几乎是一两分钟之内,我不许下车和准备硬磕省城警察的命令就传遍了二十几辆车。

    这时堵在最前边的程野战友,已经带着他车上的人下去,五六个身上沾了不少血迹的小伙子,一人手里拎着一把大砍刀,凶神恶煞一般揪住肇事物流车的司机,严厉呵斥他马上把车给挪开。

    物流车司机当场吓尿,他这下撞的挺狠,两个倒霉轿车被挤在物流卡车和面包车之间已经完全变形扭曲,里边的乘客司机没有一个能自救爬出来的,目测估计可能都JB挂掉了,这卡车司机本来就吓得魂飞魄散,一出事就干,死好几条人命换谁都会哆嗦,没想到堵在后边的车更狠,跳下来一帮亡命徒一样的混子,拎刀叫骂不马上把车挪开就整死他。

    肇事司机屁滚尿流的叫屈,说自己那车发动机都撞扁了,根本打不着火了。

    这些都是我坐车里远远看着猜测的,不过跟实际情况也绝对没有太大出入。

    一筹莫展之际,后边的追兵终于赶到了,省城警方的防爆运兵车和几辆明显是领导乘坐的SUV被一些社会车辆与我们隔开,但距离很近,也就四五十米。

    他们开到被堵的地方就紧急停下,车门哗哗打开,训练有素的防暴特警,戴着防弹头盔战术手套,端着自动步枪就开始往下跳。

    凄厉的警笛声就从没有停止过,对面道上驶往省城方向的车辆,还有我们这边被堵的格式车辆都纷纷侧目,原本无聊下车透气的司机也都赶紧跑回自己车上,门窗紧闭的不敢露头。

    不明就里的人可能都在想,这不是星海地界出车祸么,怎么尼玛是省城警察来处理,还他妈下来上百人都拿着枪。

    张永赞一脸焦急,朝我喊道:“生哥,现在走还来得及?”

    我摇摇头,咬牙看着后方,心说我草泥马孙振勇,老子这回要是没事,赶明我活扒了你的皮。

    张永赞见我固执己见不肯带着宋苗苗逃走,急的只拍大腿干没辙。

    眼睁睁看着省城警方的追兵纷纷下车集结,从各种社会车辆的缝隙中穿插而过,直接奔我们车队扑来。

    我抓起脚下的开山刀,扭头对宋苗苗吩咐道:“等会如果打起来,你就趴在车座下,警察不上来抓你都不要自己下车,懂吗?

    宋苗苗一双大眼里全是惶急无措的泪花,呐呐道:“我不,你去哪我就跟你去哪,死也要死在一起。”

    全副武装的实弹特警已经逼近了我们车队,毕竟追了一路了,我们的车型车牌人家都了然于胸,根本不会弄错车。

    就在车里气氛快要凝固成冰块,所有人都绝望的以为这次在劫难逃之时,程野突然喜形于色,指着隔了一条防护栏的对面车道喊:“卧槽,你们快看!”

    我把目光从宋苗苗脸上挪开,顺着程野指的方向猛抬头望去。

    高速路上通往省城那一侧车道上,从星海方向开出来大批的装甲运兵车,甚至还有119的火险急救车,每辆车都鸣响着凄厉的警笛,占据了挨着对面车道的这一侧,风驰电掣般从远处奔来。

    我心中一动,还没等稍加判断呢,我手机就响了,接起一听,是侯胖子的声音。

    “秦兄弟啊,怎么样,到哪了,咱们的人过去接应了,遇到没有呢。”

    我激动都快哭了,颤着声音说道:“他们到了,刚露头,卧槽了老侯,你派的人再晚一步我们这些兄弟估计就要被省城警方给当场击毙了。”

    正说话呢,我们身后,省城警方已经完成了包围,一位肩扛二级警监衔的胖大警官拿出了手持喇叭,喊道:“星海来的这些人,我劝你们放下武器,主动走出车子投降,双手抱头蹲下,否则后果自负,再次强调一次,你们已经被包围,反抗是无谓的牺牲,立刻下车投降。”

    这人喊的声音很大,通过扬声器一扩散,两里地之内都能听的清清楚楚,侯胖子也紧张起来,这货隔着电话也特么听见了,连问道:“怎么,你们被追上了?”

    我骂了句曰了狗了,刚进星海地界,赶上前边出了一场车祸,把我们车队都给堵这块了,动都动不了。

    侯胖子沉声道:“别慌,我派过去的人是我做公安局长的老部下,绝对的自己人,我已经告诉他了,不惜一切代价把你们带回星海来。”

    我嗯了一声,老侯就把电话挂了,他可能又急着给星海警方带队来的手下通气去了。

    省城警方开始清场,社会车辆被堵住不能移动,就把车里的人先疏散出去,也不知道还从哪牵出来七八条警犬,每条狗狗的身上都给穿了那种特制的防弹马甲,一个个张牙舞爪的汪汪直叫。

    狙击手三五个人,悄无声息的爬上了他们自己开来的防爆运兵车顶,光学夜视的瞄准镜闪着红光不准梭移,也不知道他们最想搞死的是谁。

    胖大警监见我们车队像死一般寂静,对他的警告无动于衷,就皱了皱眉,藏身在己方车辆后再次开启喇叭喊话。

    “秦生,我们知道你是头,难道你就忍心把所有手下都害死吗,赶紧出来投降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