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这也太欺负人了

关灯
护眼
    王支队憋闷的像狗咬尾巴一般原地转了两圈,跺脚道:“行,我不跟你掰扯,你这根本就是来捣乱的。我往上边报,让省厅领导找你们正印局长去。”

    侯副局笑吟吟的做了个有请的手势,等王支队拨起了号码,才像突然想起来似的一拍大秃脑门子。叫道:“哎呀我忘了跟你说,我们正印局长生活腐化堕落,还涉嫌贪污受贿,被纪委的人带去喝茶了。”

    王支队瞪了秃头一眼。没搭理这茬,依然好整以暇的拨通电话,跟他的顶头上司汇报了一番。

    不一会他的电话被打通,接起来嗯嗯了两声,就往前走,试图从栏杆上把电话递给侯副局听。

    侯副局咳嗽了一声,站在他身前,一直端枪瞄着省城同行的星海特警,突然一挥手里的枪杆子,啪的一声就把王支队的手机给我扒拉飞了。

    手机划了个抛物线,稳稳当当摔在路面上,顿时屏也碎了,后盖也磕飞了。

    星海特警个个身高臂长,跟上满了发条的小伙子,浑身都是劲,这一下没轻没重,不仅把王支队的飞机扒拉飞了,还把他的手给抽肿了。

    胖胖的王警官哎呦一声惊呼就往后撤,他身边的兵不干了,哗啦一声就把枪栓都给拉上了。

    侯局长丝毫不惧,大刺刺的摆手道,开保险,麻痹的他们敢开第一枪就给我往死里打,一个活口也别留。

    王支队又急又气,蹦起多高骂道:“侯秃子你混蛋,那是我们市局一把手的电话,你不接还把我的手机给砸碎了。”

    侯副局咧嘴一笑,嘿嘿道:“你搞清楚好不好,他是你的顶头上司,跟我有个**毛关系,也许过两天我特么也扶正了,星海并不比你省城差多少,我为啥要你们面子?”

    王支队瞪着牛眼瞅了他半天,慢慢冷静下来,沉声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这些人怎么回事你我都清楚,我也不是非抓不可,只是上命难违,你确定要阻拦我?”

    侯副局仍旧嬉笑道:“他们咋回事我还真就不清楚,不过我这也是上命难违啊,因为我出发之前是市委领导亲自安排的任务,让我不惜一切代价把这些犯罪嫌疑人押汇星海接受调查的。”

    王支队冷着脸,语声如十月深秋的淫淫细雨,透着一股子冰冷,哼道:“你别逼我做出不理智的举动,现在我就要强行抓人,我就不信你敢开枪?”

    说罢,他一挥手,对百多名特警队员下命令:“给我砸车窗捕人!”

    侯副局急了,想了想朝身边的人吼道,给我撞开栏杆,这些嫌疑人是咱星海的,必须全部带回去调查。

    那辆119的抢险救援车立刻缓缓掉头,对准了栏杆就一头撞了上去。

    这边王支队已经彻底急眼,不再跟侯副局废话,一声令下几十只步枪托就朝我们的车子砸来。

    砰砰砰。

    哗啦啦,咣当……

    金属枪柄砸在汽车玻璃上发出沉闷的砰砰声,终于砸掉钢化玻璃,散落的碎片掉在地上又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王支队手下也就是砸坏了几辆车的一面玻璃,星海队伍里的火警车就咣当一声,把栏杆一头给撞出个大豁子。

    侯副局冷笑道:“给我冲过去抢人,谁敢阻拦就给我往死里揍。”

    星海警方毕竟有所准备,来的人车都要高出省城方面两三倍,这些全副武装的大兵只听侯副局的命令,他们才JB不管对手是谁,反正老大让打咱们就是干。

    本来省城警方砸坏了玻璃就要开始一车车的往外薅人上铐子,刚巧有辆被砸的汽车里坐了王柯峥,他伤的也不轻,脸上崩了不少血点子都快风干了。

    年轻力壮的特警队员两三个一组,两人负责伸手进去薅人开车门,另外一个举着枪警戒,防备车里的人突然暴起伤人。

    王柯峥这煞笔掂着开山刀没敢用,无奈之下只能拼命往另一头缩着身子,可空间有限,他还是被人一把抓住了衣领子。

    也是这两个特警倒霉,遇到了完全不按套路打的大长脸,这货挺大一老爷们竟然学着女人斗殴一样,哇哇叫着就一口咬在其中一位特警的手腕上。

    铁汉一般的特警队员也扛不住这个,再说他们也完全没想到,王柯峥会动嘴咬人来反抗。

    这一下要的结结实实,等王柯峥松开嘴的时候,那特警手腕上已经少了一大块肉,血肉模糊的连连后退,一边退一边摔着手叫道:“敌人会咬人的,大家小心。”

    大连警方冲过来时,我们方车辆已经被碎了四辆车玻璃了,这会省城警察也学乖了,不再敢探手去抓我们藏在车里不吭声的兄弟,而是从腰间拽出闪光弹催泪弹,随着破碎车窗就给扔了进去。

    一时之间现场乱成一团,有省城警察的低声呵斥,有我们兄弟的大声咒骂,不一而足让我大开眼界。

    星海警方迅速冲入混乱的现场,抡起手里的枪托就开砸。

    不过他们砸的可不是我们车队的玻璃,而是省城警察。

    这些部队转业或者警校实习来的生牤子可不管啥后果不后果,既然侯副局让打,谁都不会客气,仗着人多势大,转眼间就跟省城警察打成了一团。

    现场顿时更加的混乱了,此时本身就是深夜,全靠车灯照明,这帮省城来的煞笔开始乱扔了一气烟雾弹和震爆弹,把个沈大高速公路弄的乌烟瘴气,火光连闪。

    星海警察多过省城的几倍,所以刚一接触王支队那边就吃了大亏,被一顿枪把子抡的哭爹喊娘到处逃窜。

    王支队拿着喇叭躲在角落怒吼:“住手,给我住手,你们这是要造反啊,我要想上级领导反……啊呀,卧槽,你特么敢打我?”

    一个身高足有一米九的黑脸特警看不惯这货动不动就拿上级领导压人,特意丢下手上的对手,绕了圈子溜达王支队身前,一枪托掂在这货的鼻梁骨上。

    王支队痛叫了半声,见人家没有丝毫住手的意思,又抡着枪把子朝他扑来。

    他一急之下就把腰间的配枪拽了出来,顺手一拨就开了保险,对着夜空就勾下了扳机。

    砰,砰,砰!

    一连三声沉闷的枪声过后,现场死一般寂静。

    这时,星海方向又出现了一列更为庞大的车队,军绿色的装甲运兵车打头,十几辆开过来后,跟在后边的赫然就是自走野战大炮,那全金属四五米长的巨大炮管,足足有成,人大腿粗细,此时它们竟然不顾高速路上的穿梭车流,选好位置停车,炮手驾驶员飞快协作,把整整八门大炮的炮口对准了省城警方的车队。

    王支队的大胖脸上全是汗水,捂着被砸断的鼻梁支吾:“这也太欺负人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