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又来了一波

    开车的程野也懵了,盯着呼啸而来的军车大炮呐呐道:“这是要打仗么?”

    我的手机突兀震动响起,我一看是宋大勇的号,心里一动就接听了。

    话筒里传来宋奇峰的声音:“小秦啊。你们没事吧?我协调了老战友麾下的一个炮兵营前去接应,他们会以演戏拉练的名义进行干预。”

    我心中大定,嗯嗯连声的应道:“部队的人到了,大炮都架起来了。好凶残。”

    宋奇峰淡笑一声,吩咐道:“你们啥都不用管,等着星海警方和军队方面跟他们交涉,应该问题不大的。”

    我知道这是宋奇峰能做到的极限了。毕竟他的驻地远在昆仑山下的大西北呢,跟这隔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这么短的时间内,他就能拉来一个营的兵力来壮门面,甭管敢不敢开枪开炮,这份威慑力是不言而喻的,这也能从侧面表明,星海高层方面,保下我们云天社的决心,让孙振勇那头的保护伞不得不掂量一番,这种事情要是闹大了,谁都跑不了,中央军委和政,治局都铁定会降下钦差大员来彻查的。

    部队行动比警方霸道了不止一倍,直接把就全部高速路封闭,轮式装甲运兵车两个冲撞碾压,又把分开两边车道的防护隔离带弄出一条几十米宽的大豁子。

    一辆猛禽越野直接从装甲车开出的缺口驶了进去,速度很快,直奔举着手枪一脸呆滞的王支队而去。

    王支队懵比转向好久,见明显是军方领导乘坐的小车冲他去了,才跳着脚躲闪,那份狼狈和尴尬就别提了,一脸的鼻血都甩飞老远,笔挺的秋常服上沾满了自己的鲜血。

    猛禽军车开到他刚刚立足的位置,突然一个急煞车停住,刺耳的嘎吱声像是响在现场几百人的心底。

    车门打开,一位三十出头的少壮军官跳下来,身后跟了两个作战参谋。

    张永赞眼睛盯着,头也不回的问程野:“兄弟,这是什么级别的军官。”

    程野闷声答道:“正营级少校。”

    张永赞哦了一声,继续看大戏一般看着那边的事态进展。

    这个时候,整条高速路已经彻底瘫痪了,本来还有一侧是可以正常同行的,可是军方的人来了之后,直接就弄几辆装甲运兵车给横住,还立起了两个铁牌子,白底红字写的杀气凛凛,演戏禁区,禁止通行。

    系着武装带,穿着校官服的炮兵营长,下车后目光一抡,沉声问道:“谁能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如果没有别的问题请你们速速离开,我部奉命做快速机动下的公路攻防战演戏,如有干预阻挠者,后果自负。”

    侯副局一声不吭,挥手示意他带来的特警们先不要动手,看看情况再说。

    我通过这个细节就判断出,宋奇峰叫来的人,跟侯胖子派来的人是没有联系的。

    鼻梁坍陷,满脸鼻血的王支队已经用大卷的卫生纸捂住了伤处,他还是不死心的往前凑了凑,囊着鼻子跟营长打招呼:“这位部队的同志,我是省城巡特警支队的王……”

    营长皱眉道:“给你一分钟时间,马上把你的人给我撤走,否则一会演戏开始,被炮火波及到你自己负责。”

    王支队眨了眨眼,吃了热翔一样的表情道:“还,还开炮啊?这可是沈大高速啊,你们是认真的?”

    少校从上衣兜里掏出军用怀表,轻轻一按,淡然道:“你还有五十秒,我劝你别再废话,带上你的人赶紧滚蛋。”

    似乎为了响应营长的威胁一般,先头开来的装甲运兵车后门纷纷弹开,车里两个一组两个一组的往外蹦人,全是一水的56式半自动步枪,戴贝雷帽穿迷彩作战服战士们,如下山猛虎一般在各连排指挥员的呵斥声中迅速找好射击位置,喀嚓喀嚓拉动枪栓的声音响成了一片。

    王支队表情极为精彩,整张脸本就是一片血污,这回气的更是连脖子都红了。

    他咬牙切齿偏偏发音极为怪异的撂下狠话:“你们给我等着,你们星海还是辽省的治下呢,太尼玛欺负人了。”

    少校军官不以为杵,只是又看了眼怀表,沉声吩咐身后的作战参谋:“准备战斗,还有三十秒,这些黑皮狗子不撤走,就把他们全部捆了带回军区去。”

    作战参战抻着脖子叫道:“各单位注意,准备战斗,目标,省城来的不明武装份子。”

    王支队手下一帮来势汹汹的黑衣特警,此刻狼狈程度也并不比大领导差多少,他们只有一百多人,而星海来的警察足有三百多,都是半自动步枪,抡起枪把子互殴根本不是人家对手,一个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甚至还有胳膊骨折的。

    听到人家星海驻军参谋称呼他们为不明武装份子,一个个省城特警气的脸红脖粗敢怒不敢言。

    王支队看出来这位少校营长不是虚言恐吓,他也真怕刚被星海特警胖揍一顿,立刻又被野战军的战士来场暴打。

    无奈之下挥手下令:“撤队,咱们回省城!”

    少校营长眼里闪过一抹促狭,依然不冷不热的喊道:“还有十秒钟,再不走可就走不了了。”

    王支队脚下一紧,边跑边扭头瞪来,恶狠狠的嚷道:“我记住你了,你给我等着,你们都没跑,我回去就跟领导汇报。”

    侯副局阴阳怪气的笑喊道:“老王慢点,你手机碎了把手机卡捡回去吧,补办个集团小号挺费劲啊。”

    老王肥大的身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不过他是真的很怕当兵的翻脸上来捆人,因为一旦军警之间发生了冲突,那就必须要上报国务院层级,不像两支警方队伍发生摩擦,一般省内两市之间就协调解决了。

    而孙振勇这回损失惨重,可以说被我们这条过江猛龙杀的血流成河死伤无数,如果这里真的闹到军警开战,直达天听的地步,到那时就不光我云天社和孙振勇要遭殃,两边背后的官方势力也全都没个跑。

    这种后果显然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巡特警支队长能够承担的,就算是他的顶头上司市局一把手也不行,所以就算吃不准野战军大兵敢不敢动手,他也不敢赌,最后就落得个气势汹汹追来,又狼狈无比的往回逃。

    PS今天写晚了,但保证最少三更,如发的太晚,请明天一起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