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善后

    省城警方的车队慌乱不堪,争先恐后的从炮兵营撞破的护栏调头,进入另一条回省城的车道,甚至是在太过急切懊恼的情况下。打着红蓝爆闪的两辆防爆运兵车还剐蹭在一起,不过仗着皮糙肉厚损坏的不大,才勉强错开了位置,按着顺序通过了护栏豁口。

    我和宋苗苗相视而笑。张永赞乐得只拍大腿,笑骂道:“这个王支队真煞笔,还以为他多有钢呢,鼻子都被捶扁了也没敢朝人开枪。”

    程野嘘了一声。指着车外道:“秦兄弟,他们好像过来找你了哎。”

    我扭头一看,侯副局和少校营长两人联袂而来,一前一后的朝我坐的这辆车走来。

    我乘坐的这俩陆虎卫视后座极为宽敞舒适,只是我左手边的位置被我安置了武兰的遗体,想要下车就只能从宋苗苗那边。

    宋苗苗很机灵,立刻就把车门推开了,跳下车深呼一口气,然后扶着车门等我下来。

    我挪动身子迈步下车,刚好侯副局和炮兵营长也到了我跟前。

    我个子早就长大了一米八五,所以看他们两位中等身材的,都带着微微俯视的感觉。

    侯副局先朝我伸出了手,寒暄道:“秦老弟啊,哥哥来晚了,让你受惊啊,回头星海新帝豪我安排你,老哥自罚三杯咋样?”

    这种老官油子最擅长的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能阴阳怪气的把省城王支队气的吐血,也能三言两语间让我心生亲切,这份言语交际的艺术,是很多人一辈子都学不会的。

    我跟他用力的握了握手,轻笑道:“侯局您见外了,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年纪轻,又受了你这么大恩惠,该是我请客才是,回头喊上老黄和老侯,咱们新帝豪浪一波,这个星海传奇大哥的场子我还是很久之前才去过一次,一直都疲于奔命没在去过,这回正好趁机去放松下。”

    听话听音,侯副局听到我喊他的恩主侯书,记和黄宏达为了老侯老黄,当即就是眼皮连跳,脸上的笑容又深了几分,本来挺的倍直的腰板也微微下塌了,整个人立刻极其微妙的矮了些许。

    我松开他的手,转向炮兵营长伸过去,含笑道:“我是秦生,有幸认识你这么威猛的军官大哥。”

    少校营长也就是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但极为壮实,肩膀很宽,黑脸膛卧蚕眉,整个人的气质就是天生的军人坯子。

    他伸出蒲扇般的大手,跟我紧紧一握,目光闪动间突然加大了力气。

    我手掌一紧,立刻就感觉到了排山倒海般的巨力在我指掌间压迫下来,当下笑容不便,云淡风轻反握回去。

    少校脸色一变,额头开始见汗,期期艾艾道:“那个,我是王忠卫,七十八师四团炮兵营,营长……你,哎呀,撒手。”

    我呵呵一笑,率先放开他的手掌,这王营长整张黑脸都红成了紫茄子,迅疾无比的把右手背到身后狂抖乱摇。

    我心下有点后悔,自己没控制好,见猎心喜的用力太大了,还深怕这位兵哥恼羞成怒,把我们都捆了抓起来。

    没想到的是,这位王营长是个直性子,甩了两下手,就扬起袖子擦额头上的汗,还不好意思的道歉:“兄弟啊,哥有点装象了,你果然是宋奇峰师长中意的少年豪杰,就手上这份力气,我王忠卫就服气你!”

    宋苗苗眨巴着大眼睛望着我们,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啥,只是听到王忠卫提到自己父亲的名字,她才又好奇的看了他两眼,估计心里还在奇怪呢,挺大个人握个手都能握出一脸汗来?

    侯副局往前边车辆肇事的地方望去,见炮兵营的装甲车已经把趴了窝彻底无法动弹的几辆车给拖到了路边,那些伤员死者也顺便给抬到了车上让随军医生检查救治。

    他才脸色一肃的提议道:“我建议咱们马上按顺序分批撤离,各走各的,然后跟上头仔细汇报刚才的一切经过。

    王忠卫点头,挥手道:“秦兄弟和侯局你们先走,我部殿后恢复交通。”

    我往远处望了望,发现高速公路管理局的星海交警也来了不少,他们都在远处观望着,一直不敢靠近。

    我不再多说,朝他们点点头,拉着宋苗苗的手,直接上了路虎车。

    程野按响喇叭,示意他的战友速度开车。

    头车滴滴了两声,越过了肇事路段开始加速,直奔星海而去。

    一个小时之后,宋大勇所住的医院,所有受伤等待救治的兄弟,被急诊室一波推走,我安排了几个体力尚好,没有伤势的兄弟,前去照顾办理交款等事宜。

    八楼,801高干病房,我带着宋苗苗和程野四人进屋。

    听到动静宋奇峰就从外间的沙发上站了起来,宋苗苗跟在我身后一露头,少将师长眼眶就红了,颤声叫了句:“丫头!”

    宋苗苗乳燕投林一般扑倒自家爹爹怀里,眼泪簌簌而落,哽咽着喊爸爸。

    我欣慰的看着他们父女重逢,一直悬空的心情总算是晴朗的一些。

    不提宋苗苗和宋大勇姐弟见面一番哭诉,我跟程野打了个招呼就带人下楼。

    云天社的兄弟们依然把车停在院外的道边,见我带人下来,一个个都围了上来。

    我走到两辆拉了几位死去兄弟遗体的车前,问王柯峥道:“确认了没有,走了的兄弟都是谁?”

    王柯峥低声道:“勇哥那边一个,黄老板那边一位,剩下两个是咱们五中跟出来的人。”

    我心中一痛,压低声音问大家:“他们的后事怎么处理,你们有啥建议没?”

    黄宏达和宋大勇的人已经散去修整,各自找自家老板报备去了,眼下留在医院外的这些人,全都是我情同手足的生死弟兄,所以这种事我不能乾纲独断,必须征询大家的意见。

    李子光红着眼眶道:“我觉得该让他们的家属见最后一面,再决定是土葬还是火化。”

    王柯峥反驳道:“这好倒是好,只是万一他们的亲人无法接受儿子已死的事实,抱着尸体闹起来,可就棘手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