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你终于肯回来了

    我一锤定音道:“全部拉我那个别墅沧月楼去,李子光你负责联络一下,让几位兄弟的亲人来送他们最后一程吧。”

    王柯峥张了张嘴还是没有出声,我挥手让他们先行撤走。毕竟这么多围在医院门口也不是个事。

    李子光上车之前,我又拉过他,低声嘱咐道,每位战死的兄弟都抚恤五百万。你把他们的亲属都安抚好,要到汇款账号就发我手机上。

    李子光应了,欲言又止的看了我一眼,问道:“那老大你不回去吗?”

    我摇了摇头。望向我乘坐的那辆路虎卫士,语气低落道:“我受不了那些生离死别的场面,沧月楼我今晚就不回去了,我想找个地方把武兰安葬了,你给我选个会开车的兄弟吧。”

    李子光神情一黯,这才想起车上还有一位为我而死的红颜,他招手唤来一个混子,低声吩咐让他留下帮我开车。

    车队陆续驶离,我一言不发上了路虎车,让开车兄弟朝郊区开去。

    一路上我都抱着武兰的上半身,盯着她因大量失血而变的有些惨白的脸色,她的身体已经感受不到一丁点温度,而且正在逐渐的从柔软向着僵硬转变。

    我双眼没有焦点,似乎落在她的脸上,其实脑子里全是我们在澳门西京赌场最初相遇的一幕。

    当时的她是那么惊艳,那么个性十足,邀请我进她的房间时,是那么奔放那么大胆。

    我忘不了她在数百警力围捕我和宁小伟的情况下,义无反顾的一头扑倒我怀里,在我耳边低声说挟持我,不然你们死定了。

    我忘不了她跟我在香港何宅里的二十多天,我们足不能出户,几乎24小时的厮守在一起。

    若说我对她没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局限于各自的身份立场,我一直都没能发现,我心里早就有了她的一席之地。

    现在她就这么冰冷的躺在我的怀中,就因为爱上了我,她舍弃了荣华富贵,舍弃了美貌和青春年华,舍弃了一个人仅有一次的性命,武兰,你值得吗?

    你明知道我不可能爱你,为何还要这么傻,你明知道我们没有未来,为什么还要飞蛾投火把自己搭上?

    我越想越难过,滴滴泪珠流下腮边,落在武兰的脸上。

    茫然间,路虎已经出了城,开车的兄弟知道我的心思,直接选了个风光不错的临海山林。

    又走了一段,车子实在不能前行了,他才把车停下,绕道后边给我开了车门。

    我抬起迷离的泪眼,借着灯光向外看了看,小山包不大,不过正对着涛声阵阵的渤海湾,林子里已白桦和落叶松树为主。

    兄弟关切的望向我,见我点头表示可以,他才转到后备箱掏出了两把开山刀。

    我抱着武兰跟在他的身后,直到爬上了半山腰,我相中了一个窝风聚气的所在,咳嗽一声示意前边的人停下。

    开车兄弟点点头,直接在我选好的位置开始掘土。

    幸好我们的开山刀足够坚硬厚重,挖起土来也非常好用。

    我把武兰放到一边躺好,抓起另一把开山刀就跟着一起挖。

    挖来挖起我就觉得有点后悔,武兰跟我一回最后还把命都送给了我,我就这么把她埋了实在太委屈她了,连个棺材都没给她准备。

    不过转念一想,混江湖的谁没有这天呢,能够有人埋了你不至暴尸街头已算福大了。

    半个小时之后,我和那位兄弟已经累出一身大汗,不过坑也总算是挖好了,休息了片刻,我就抱起武兰把她下葬掩埋了。

    墓前,我低声祝祷,愿武兰能够安息,并许诺道:“将来一定买下这座山头,把整个林子都变成武兰的墓场,还有就是我会把孙振勇的人头带来,让武兰亲眼看到我为了她报了仇。”

    条件所限,连碑也没立,不过这片山林形状和位置,已经牢牢的印在我的心里,改日再来我也能毫不费力就找到。

    一切都处置妥当,开车兄弟又陪我默默站了许久,我才缓缓转身朝来路走去。

    回到市里,开车的兄弟问我是不是回家,我一愣,吩咐道:“去洪磊家。”

    有家人的地方才是家,沧月楼不过是一座华丽的空房子而已,秦曦也不再那里,再说那边肯定是哭声撕心裂肺的场面,我本就身心俱疲了,实在不想去面对。

    司机兄弟恰好是五中时的八狼之一,他去过老大洪磊的家里数次,也不需要我指点路径了,一打轮就拐上了岔道。

    几十分钟之后,司机把我送到开车自去了,我站在洪磊家门外踌躇犹豫着不敢敲门。

    因为洪熙水的事,我真的很怕再见到洪爸,可是眼下秦曦和婶子还有樱桃都住在这里接受庇护,我想要见到她们就避不开洪爸。

    终于,我咬了咬牙,一狠心就敲了门。

    这时天都快亮了,正是一天之中人睡的最沉的时候,我本以为要再敲几下呢,屋里就传来了洪爸的问话声:“谁在敲门?”

    我心里一哆嗦,暗叫倒霉,咋一敲门就是这老头应门啊。

    不过敲都敲了,我只能硬着头皮答道:“洪伯伯,我是秦生啊,您还没睡呢?”

    屋里响起脚步声,紧跟着门被拉开,洪爸披着夹克衫站在门口,酒糟鼻还是那么红润,两眼微眯的打量着我。

    我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呐呐低声道:“我,我来看看,秦曦她们。”

    我是真怕这老头一言不发就把我薅住一顿打,不说根本打不过他,就算是能打过我也不能还手啊。

    到时候折腾的左邻右舍都起来看热闹,那人可就丢大了。

    不过我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洪爸瞅了我两眼,冷哼一声嘀咕道:“瞅你那熊色,是又被人给打了吧?裤子都特么烂成开裆了的。”

    我低头一瞅,顿时脸红耳赤,一直紧张奔逃又是挖坑葬武兰的,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休闲裤从膝盖处破了一个大洞,一直撕裂到裆下,就连黑色内裤都他妈露出来了。

    洪爸侧身让道,呵斥道:“发什么呆,麻溜滚进来?”

    我咬着嘴唇心里吐槽,我他妈几百人里杀进杀出,人头都砍下去好几个,咋看到洪爸就怂成了这样,难道真的是一物降一物吗?

    我走过洪爸身边,打量着客厅里熟悉的环境,这时右手边一间卧室门无声打开,秦曦赤着白生生的脚丫扶门而立。

    我脑子一热就想冲过去抱住她,抬起脚就想起来洪爸还在身后看着呢,他女儿因为我落个生死不知的下场,我在他面前不知收敛是纯属找打啊。

    门口的秦曦突然开口,一句话就把我震惊的张大了嘴巴,她悲喜交加的喊道:“秦生,你个死混蛋,你终于肯回来了。”

    PS,明天一定一定五更,做不到直播剁**,今天就这样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