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秦曦归来

关灯
护眼
    我心里的震惊直如东海的万顷波涛翻天地覆,秦曦她恢复了出事之前的容光身材,而且那表情语气,简直跟我俩刚刚好上的那段时间一模一样。

    我张着嘴。手指着她不停的颤抖,好半天才憋出一句:“你,你好了?”

    秦曦眼圈一红,一甩房门向我跑来。我呆若木鸡的等在原地,心里说不上是狂喜还是手足无措。

    香风涌动,一道柔软娇弱又充满弹性的少女身体把我紧紧抱住。

    我搂住她的腰肢,心里百感交集。眼泪无法控制的溢出了眼眶,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这辈子很难再寻回秦曦,就算她从植物人状清醒过来后,我也没抱多大希望她能记起以前的事,因为我上网查过相关文献资料,也请教过学术权威的脑科医生。

    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的摇头,表示秦曦这种情况,能够恢复正常人的智商水平已是天大的奇迹,她得回原本的记忆的可能,简直是亿万分之一的机会。

    可是现在奇迹再次降临了,我还没找基因学教授赵学森商讨如何用我的变异基因帮助秦曦呢,她竟然自行恢复了原本的样子,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相同,就好像秦曦姐是昨天刚把我从爸妈的墓地唤醒带回了家一样。

    秦曦紧紧的抱着我,抱的那么用力,以我的身形体质都感觉都些憋闷了。

    她压抑的抽泣声在我耳边响起,一句句呢喃让我欣喜若狂。

    洪爸看不下去了,轻咳一声道:“那个,我说曦丫头啊,这小子有什么好啊,为啥你们这帮丫头片子都要死要活的非他不可啊?”

    我后背马上就僵直了,很怕洪爸突然狂性大发朝我动手,我皮糙肉厚摔打几下还无所谓,秦曦这么娇嫩又是刚刚复原,磕着碰着我能心疼死。

    秦曦也有点不好意思,从我肩膀上抬头,扭动身子娇嗔不依道:“洪伯伯你讨厌,你又取笑我。”

    我彻底傻眼,看着意思秦曦跟洪磊他爸还混的蛮熟?

    洪爸摸了摸他的酒糟鼻,趿拉了拖鞋边走边嘀咕:“你可得了吧,就你妈那母老虎样吧,我哪敢取笑你,她还不得把我吃了……”

    秦曦掩嘴吃吃的笑,望着洪爸进了洪磊的房间了,才从我怀里离开,推着我的肩膀向后站了半步,不说不动的默默打量着我。

    我眼眶泛红,还有些发肿,脸上仍有清凉的泪滴在缓缓滑动,想起这半年多来,我几经生死,多少次都游走在死亡的边缘,而最初的一切啊,都是为了眼前这个让我魂牵梦绕永远无法释怀的姑娘。

    秦曦盯着我看了半响,突然破涕为笑,伸手为我擦拭腮边眼角的泪痕,娇俏宛如莲花的吐舌说道:“好不知羞啊,你都长成这么大的个子了,还跟人家女孩一样哭鼻子。”

    我一动不动,微微低着头任她有些细腻微凉的小手在脸上抚过,生怕一个不留神就会把这场幸福的梦给惊跑了一样。

    良久,我喉头发痒,涩声犹疑的问道:“曦曦姐,真的是你吗,你真的全都想起来了?你是不是装的逗我开心?”

    秦曦手一顿,我这笔直提拔的鼻梁上用力刮了刮,轻笑道:“想得美,本姑娘大病初愈很没力气的,哪有心思装模作样逗你这坏小子开心啊,哼,你给我老实交代,我睡觉这半年多,你又在外边招惹了多少个女孩子?如果多到让我接受不了,别说我亲手割了你!”

    这话一入耳,我心里就跟三伏天吃了冰镇哈密瓜一样,又凉又甜直沁心扉,这绝对是秦曦的本来面目,有点骄纵任性,有点霸道蛮横,这很秦曦,如假包换的秦曦。

    我用力咬了一下舌尖,疼的自己一个哆嗦激灵,摇摇头发现秦曦向看神经病一样的瞅着我呢,顿时哈哈大笑,一躬身就把秦曦柔若无骨的娇小身躯给横抱了起来。

    秦曦惊呼一声喊道:“呀,你干嘛啊,疯子,快放人家下来。”

    我抱着她原地转了两圈,心里高兴的直想双臂一用力就把她揉进我的怀抱里,慢慢的,我微微低头朝她的嘴唇吻去。

    秦曦长长的睫毛颤抖着,脸上漫起一道红霞,轻吟细细的有些紧张,不过还是自动的把双臂环绕,搂扣在我的脖子上。

    近了,近了,就在我们两张嘴唇即将接触的一瞬间,洪磊那屋的房门开了,洪磊拄着单拐,大短裤背心的朝我问道:“省城这次情况如何,宋,宋老师有没有救回来?”

    我心里暗骂他出来的不是时候,妈的,等我们亲个嘴再出来能死啊,可是我一点不满都不敢流露,毕竟洪磊是人家洪熙水的亲弟弟啊。

    秦曦本来就有点害羞,这下见房里出来了人当场撞破,更是娇羞不胜的浑身乱扭。

    我只好把她轻轻放下,转身对洪磊答道:“孙振勇逃走,宋苗苗玩好救回了。”

    洪磊已经走到客厅沙发前坐下,拿起洪爸仍在茶几上的人民大会堂就给我扔了一支。

    我伸手接过,眼睛却恋恋不舍的盯着秦曦。

    秦曦理了理耳边的乱发,朝我眨了眨眼睛,嬉笑道:“你跟洪磊聊聊,我要回屋换衣服呢。”

    我点点头,发现外边已经天色大亮,透过窗帘,一缕缕代表着希望和生机的初阳,沁润着洪磊家的客厅一片暖色的金黄。

    洪磊默不作声点着了火,瞅了我一眼,甩手把打火机撇了过来。

    我手指一动就把火机接住,按着,点燃了香烟狠狠的吸了一口。

    醇和柔软的烟雾沿着喉管直入肺腑,让我紧张悸动的狂喜情绪得以疏解。

    洪磊也抽了一口烟,手指敲在他的木制拐杖上,缓缓解释道:“秦曦早在五天前就已经恢复记忆了,那晚整个星海都下着暴雨,雷霆闪电一道接着一道,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睡着睡着突然尖叫惊醒,等她家阿姨和樱桃妹子把她安抚好,就发现秦曦看她们的眼神不对,最后一问她,立刻就哭了,说自己像做了好长一个梦,现在终于醒过来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