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沐浴晨光的祈祷

关灯
护眼
    我心里堆满了不解和疑惑,忍不住问道:“那前天我们回来的时候,你咋不告诉我呢?”

    洪磊盯着我眼睛,苦笑道:“我早就想跟你说的。可是秦曦她特意叮嘱我不许提前告诉你这事,因为她好了以后就缠着樱桃问来问去,基本上把咱们这半年多都干过什么事全给审清楚了,而且吧。樱桃不了解的情况,她就抓住我问,你也知道啦,咱们刚接触那阵。我还跟沈三混着,帮沈三那王八犊子给你和秦曦下过绊子,差点就酿成大错让秦曦她吃了亏,所以我是有点怕她,哦,也不能说是怕吧,就是有点内疚啊,她问我啥我也不敢隐瞒,基本上是我知道的事全他妈给你撂了。”

    我瞪着洪磊半天说不出话,一口烟没控制好,直接呛到了肺管子里,呛得的咳嗽连连的指着他骂:“卧槽你是不是傻逼,我的事能都跟她说吗,这回我特么可死定了,磊子你个王八犊子坑爹啊。”

    洪爸的声音从卧房遥遥传来,他冷哼道:“你说洪磊是啥玩意?你个混蛋东西再给我说一遍听听?”

    我一缩脖子,半天没敢吱声,心里嘀咕咋把这老家伙给忘了,说洪磊是王八犊子,那岂不是骂他是王八?

    洪磊促狭的笑笑,低声道:“你说话小心点哈,这是时间长了我爸不那么闹心了,我姐刚被我爷爷他们弄走的那段时间,我虽然是身上有伤,那也经常被他扇耳光,他就气我没能看好自己的姐姐,唉……”

    我神情一黯,呐呐道:“磊子,我对不起你们全家,对了,你跟我说说,你姐现在什么情况,有消息么?”

    洪磊摇头,头上像突然被挂了重物一般耷拉着,道:“说来你也不信,我和我爸都联系不上我爷的,他那个人,跟我们普通人不一样的。”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道:“洪爷他们那个组织有多逆天你也知道的,火舞和风九那么厉害,既然敢把熙水带走,就说明有定把握,我们都在心里为她祈祷吧,也许某个清晨她就被爷爷送回来了呢。”

    洪磊不吭声,默然半响才又弹出一根烟,点上,深吸了一口吐出,朦胧的烟雾飘散着,像是在我和他之间垂下了一道珠帘。

    “秦曦不让我告诉你她恢复了记忆,其实原因有两个,第一个就是他们女生的小心思吧,她说跟你分开了这么久,这回莫名其妙的好了,想要给你个惊喜。第二个原因,是她知道了宋苗苗跟你的关系,也知道宋苗苗现在被省城大,佬孙振勇给掳走了,她怕你知道她的情况急着来见她,最后再乱了你的心思,这样对你征战省城去救人之行很不利,所以一再要求我不准说给你。”

    洪磊一段话说完,我的烟也着到了尽头,欠身把它按这烟灰缸里,我唏嘘道:“老天对我还是不薄的,本来我被韩龙鸿捅成那样就该死去了,可是因为你姐的原因,洪爷爷把他费尽心思从俄国抢到的变异基因给我用了,让我得以死而复生,后来我曦曦姐为了救我被撞成了植物人,我本以为这辈子都永远失去她了,可这才半年多,竟然就完全恢复了过来。”

    洪磊呐呐道:“是啊,你是个有运气有主角光环的家伙,虽然身边的人都要跟你历尽磨难,可还是……唉,我只期望我姐也能沾到你的一点气运,只要她能保住命回来,我宁可这条腿废了从此拄拐!”

    我心里难过,声音有些发抖的回应道:“一定会的,你相信我!”

    这时,我手机一震,来了一条短信,我划开看了看,是李子光发来的。

    他说,已经让四位罹难的兄弟家属们见过最后一面,也没敢多留兄弟们太久,直接就安排人通过黄宏达的关系送去殡仪馆准备火化了。

    后边就是四个家庭的收款账号和开户姓名,我暗暗点头,觉得李之光这货挺有办事能力,甚至要比宁小伟这混不吝都强。

    洪磊见我不吭声,就问道:“对了,你跟我说说啊,省城这一趟到底打的如何,你不让我还不让我知道过程啊?”

    我把宋大勇父亲派给我的四个侦查兵如何,勇猛,如何杀人不眨眼跟他简单说了说。

    最后黯然道:“虽然孙振勇一方的伤亡是我们的十几倍,可这么大的场面火拼,咱们这边一个不死也不可能,最后我们还是走了四位兄弟。”

    洪磊手一抖,端在半空的茶水差点全泼了出去,他深吸口气瞪向我,问道:“都,都是谁?”

    我摆摆手,解释道:“四人当中其中有黄宏达和宋大勇的各一人,剩下两名云天社本家兄弟,也不是咱们最初的七虎和八狼里的,至于全名叫啥我甚至都弄不清楚,全是宁小伟后来收拢来的小弟。”

    洪磊面色稍缓,从大裤衩兜里摸出那张银行卡,甩在茶几上,沉声道:“不管跟咱们熟不熟吧,都是为了你卖命的,还是多给些抚恤金,不要让兄弟们的父母白养一回儿子。”

    我摸起卡片,装进口袋,点头道:“等会银行开门了,你跟我出去办理一下网银和手机银行,这张卡是黄宏达给我的,想要便捷转账还要倒一次钱,把账上的余额都弄到自己的卡里。”

    洪磊嗯了,闷头吸溜这茶水喝。

    我往沙发上一靠,不时的拿眼瞄着秦曦那间卧房,心说她咋还不出来呢,我都要忍不住冲进去了。

    洪磊不动声色道:“你最好收敛点啊,别刺激我家老爷子,再说秦曦那屋可是三个女人住的,你婶子和樱桃都在里边打地铺呢。”

    我讪讪笑道:“我没想干什么啊,你别吓嘚嘚就好不?”

    洪磊冷笑道:“我还不知道你,前脚被人捅漏了肠子出来,后脚就能两把塞回去,捂着肚子上马草女人!”

    我刚好喝了口茶水,闻言噗的一声喷了出去,洪磊行动不便也躲闪不及,直接被我用口水给洗了脸。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