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尴尬的头上起包

关灯
护眼
    刚好秦曦在卫生间里按动抽水马桶,哗啦啦的水声把我惊的手足无措,连连纠正道:“没,没有那么大。我吹牛逼的,咳,你快回房间去吧。”

    樱桃哦了一声,颇有些幽怨的瞥了一眼。低着头走回卧房。

    我等她进了屋才狠抽了自己一个嘴巴,骂自己这尼玛是不是疯了,秦曦刚刚恢复就隔着一道门在里边洗漱呢,我竟然调。戏起她的小保姆了,难道洪磊说的没错,我真是那种肠子都流了出来还想着啪啪美女的男淫?

    十分钟之后,秦曦出来了,素面朝天只抹了一点护肤霜的她依然漂亮娇俏,见我傻乎乎的盯着她看,她的一双大眼里悄悄盈起了笑意。

    折腾了这一阵,洪爸憋不住了,趿拉着拖鞋出来,见卫生间没人跑进去方便。

    秦曦拉起我的手就奔她们共用的卧室走,还低声跟我嘀咕:“洪伯伯上厕所很臭的,我们都不敢在他进卫生间的时候留在客厅。”

    我心说这老头终于被人嫌弃了一把,真解恨,嘴上却道:“我进你们卧房不合适吧,这个,毕竟还有两个女人呢。”

    秦曦低声笑道:“那你回去坐着吧,熏着了别埋怨。”

    我不再吭声,早特么就想去秦曦的床上躺一躺了,要躲也是婶子和樱桃躲我啊,我现在什么身份,草!

    结果秦曦一开门我就跟她同时进屋了,顿时三声尖叫此起彼伏的响起。

    震的我耳膜都特么快破了。

    想来是樱桃被我赶回卧房就跟婶子说了,我们今天要搬回沧月楼去住,而且还要在半道去银行办点事。

    这一老一少两个女人顿时就兴奋了,竟然觉得现在穿的衣服不够霸气得体,从头到脚要再换一身。

    我跟秦曦进门的时候,刚好赶上两人脱了上衣换文胸呢。

    可能是兴奋过头又或者在洪爸家里住的太安逸了,婶子她们根本连门都没反锁,就那么虚虚掩着给秦曦留着门。

    结果我们俩个一进门,我就看见两道百花花的后脊梁,那个曲线更为玲珑紧致的是樱桃,更白更丰腴的是婶子。

    樱桃听到门响还转头问秦曦,说你看我这个文胸颜色怎么样?

    她话音未落就看到我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她胸前的两座高峰,顿时尖叫着用手臂挡住胸口。

    挡住也就算了,只是婶子也被她的叫声吸引的转身望来,我顿时眼前一亮,发现婶子这个奔四十去的女人竟然一点都特么没下垂,一对**又圆又挺,乳,晕是一圈的黑红色,比那些小姑娘不同的是,婶子的峰尖也要大上几圈。

    我顿时被刺激心头一跳,目瞪口呆的忘了如何反应。

    秦曦动作极快,一把捂住我的眼睛命令道,转过身去闭上眼睛。

    我惊慌失措的连听命闭眼转身往外走,情急之下弄错了方向,咣的一声撞在门框上。

    顾不上叫疼,我摸着额头就跑了出去,更好赶上洪磊从屋里出来,这货一手拄拐一手拎着个哑铃要在大厅里练臂力。

    见我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他戏谑问道:“你脑门咋红了,你跟秦曦打起来了?”

    我摇头,他不怀好意的咧嘴一笑,低声道:“刚才屋里的女人们一起尖叫,卧槽你到底干啥了?”

    我怕他越想越不堪,就低声解释道:“刚才秦曦拉我进屋,说你爸拉粑粑太臭,结果进门就撞到樱桃和婶子再换衣服,我真他妈的倒霉,我没想看啊……”

    洪磊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指着我的鼻子道:“老丈母娘你也敢瞧光,你这无敌了,哈哈。”

    我用手摸了摸,刚才走的急,这下撞的够狠,脑门直接肿起个红枣那么大的一红包。

    屋漏偏逢连夜雨,我正憋着闷气呢,卫生间水声一响,洪爸叼着烟头眯着眼睛往外走。

    我去,这股冲天的臭气啊,熏的我跟洪磊差点摔一跟头。

    洪爸瞟了我俩一眼,哼着沙家浜小曲就回他儿子房间了。、

    洪磊捏着鼻子叫道:“秦生,你快,快把窗帘拉开窗子打开喽。”

    我憋着气把窗子打开放了一会,客厅里的气味才算恢复了正常。

    这时,婶子秦曦三个女人打开,房门走了出来,大包小裹的拎了好几个行李箱。

    洪磊有些失落的问道:“这就要搬走啊?”

    秦曦有些纠结的回道:“就我跟樱桃肯定走,我妈,她……”

    婶子见我们都望向她,脸一红,躲躲闪闪道:“那个,曦曦也恢复了,有小生子照顾她我就放心了,小磊你爸年纪也大了,平时你也不在家,没个人照顾他呀,饱一顿饿一顿的我瞅着都不落忍。”

    我和洪磊面面相窥,都从彼此的眼里看出了浓浓的八卦之意,只是婶子和洪爸都是长辈,我们也不能太过放肆,只能压住心里的好奇没有追问。

    刚好这时洪爸穿了夹克长裤出来,看到客厅里的架势当即一愣,表情有些不自然的看向婶子道:“他婶子,你这就要走了么?”

    婶子白了他一眼,咯咯笑道:“我不走,两个丫头走,我留下继续给你做早餐好不好?”

    洪爸眼睛一亮,追问道:“此话当真?”

    婶子挺了挺超常规型号的胸脯,抿着嘴道:“就怕我这笨手笨脚的你嫌弃呀。”

    洪磊鄙夷的看了一眼老爸,嘲讽道:“爸你是真不懂事啊,见过哪个女人开这种玩笑吗?你还不把婶子的行李接过去!”

    洪爸着急忙慌的扔掉手里的公文包,紧走两步就去抢婶子提在手中的行李箱。

    婶子哎哎连声躲避着,最后还是被散打高手的洪爸一招分筋错骨手给抢了过去。

    洪爸身高臂长体型魁梧,拎起小巧精致的旅行箱直接搂在了怀里,就跟出家几十年的大和尚一朝开了荤腥,甩开了袈裟抱住了女施主一般爱不释手。

    秦曦欲言又止强忍着笑,婶子连连跺脚都有些害臊。

    樱桃掀动红唇一语中的,指出洪爸抢走抱在怀里的包包是她装衣服用的。

    洪磊尴尬的掩面疾走,出了门拿拐杖敲墙,叫道:“那啥,我先下楼等你们,秦生你打电话叫家里派辆车来,我这个样子没法开车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