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才把叔叔想起来

关灯
护眼
    我瞪了樱桃一眼,呵斥道:“这么不知道体谅人呢,还不把婶子的行李给他?”

    樱桃委屈的直撇嘴,嘀咕道:“我怎么给嘛。婶子的行李就没拿出来。”

    老洪知道这回闹了乌龙,也觉得这副形象太损高人风范,放下怀里的旅行箱,咳嗽一声挥手道:“你们几个孩子净胡闹。赶紧走吧,别让洪磊久等了。”

    秦曦看了她妈一眼,有些不舍的红了眼圈,婶子抱住女儿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捧着秦曦的脸蛋劝道:“傻孩子你跟秦生走,妈一点都不担心你,别难过好吗,我不可能跟你一辈子的。”

    她不说还好,这一说倒把秦曦的离别之情给放大了,就跟要出嫁的姑娘一样,趴在老娘的肩膀上呜呜起来。

    洪爸急的直搓手,估计这老货几十年来也没见过荤腥了,之前跟婶子同在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处的有了好感,但也没敢表白过,这回幸福来的这么突然,我们跟洪磊一走,他妈的估计洪爸都要翘班了,大白天就能拉起窗帘来跟婶子来场**。

    我摇摇头,甩掉心里这些有的没的,扳住秦曦的肩膀,强行把她从婶子的身上拉开。

    婶子笑着流泪,朝我挥手道:“生子,曦曦这回我可交给你了,你千万要让她幸福啊。”

    我点点头,一手一个行李箱,也不用拖,直接提起来就走。

    秦曦最后看了一眼她妈和洪爸,猛的扭过头去,迈动长腿空着手追了出来。

    樱桃随后跟了出来,我刚好等到了电梯,三个人直接就下了楼。

    到了小区院里,找了一圈,发现洪磊靠在墙上抽烟。

    我看他有些情绪低落,就取笑道:“咋地,婶子给你当后妈不愿意啊?”

    洪磊抬头瞅了我一眼,发现秦曦在我身边正紧张的盯着他,就苦笑道:“没,我哪会嫌弃咱婶子呢,就是我爸为了拉扯我和姐姐长大,一直过着老单身狗的生活,苦了这么多年总算是遇到合适的人了,我心里挺感慨的。”

    他这话一出口我脑子里就是嗡的一声响,我似乎忘掉了一个比较重要的人,我特么把我叔叔给忘了,这酒鬼虽说心术不正夺我家产又打骂虐待我,可他毕竟跟我爸爸流着同样的血,一笔也写不出两个秦字来,这转眼就是大半年过去了,跟婶子扯淡搞偷情的大老王都被我炼成了灰渣,也是时候该把他捞出来啦,想来吃了这么久的牢饭,他也能有所醒悟吧。

    想到就做,我直接把电话打给了侯胖子,把事情简短一说,对面问了我叔叔的名字,再三确认只是个伤害案而已,老侯就拍了胸脯,让我三天后看守所门口接人。

    我挂电话之前,不冷不热的说了句,你和老黄趁我不在家的时候,做的那些小动作我都一清二楚,不过昨晚在星海高速上你派去的人挺JB给力,你就算将功补过了,以前的事我也不追求了,咱们一笔勾销,至于老黄我会再找他好好聊聊的。

    侯胖子喏喏连声的道了谢,一番慷慨陈词的表明心迹后挂了电话。

    秦曦就站在我身边,双眼全是小星星的歪头听着我打电话,见我结束收线,她才挽住我的胳膊追问道:“是要把秦叔叔救出来了么,我一直都挺愧疚的,当初那事,唉……”

    我见洪磊瞪着一双牛眼支棱着耳朵留意听,连忙打断秦曦道:“没事,他喝多了乱砍人,吃点苦才能长记性,给他弄出来我再帮他开个超市什么的,不也挺好的。”

    秦曦反应过来,后怕的拍了拍胸口,她刚才激动之下差点把自己老妈和隔壁老王偷情的事给抖搂出来,这尼玛要是被洪磊走到了,婶子跟洪爸的事一准就泡汤了。

    我拎起行李箱带头朝小区外走去,边走边回头道:“叫家里开车来接还得等他们往这开,不如大街上打个车吧。”

    三人全无意见,只管跟我走。

    早高峰,上班时段,车子挺不好打,几分钟之后我才打到车,把洪磊安排在副驾驶做好,又跟司机把行李都放进了后备箱,我才拉着秦曦和樱桃钻进了后座。

    司机问去哪?我掏出银行卡看了眼,确定是中国银行的卡片,就吩咐道,去最大的中国银行。

    洪磊多了个心眼,车子开动他就摸出手机打了出去,对面是王柯峥接的,洪磊吩咐道:“叫个会开车的兄弟,开个宽敞点吉普来中国银行接我们,我跟老大在一起呢。”

    我一想这也挺好,到银行办完事直接坐自己的车回沧月楼了,省得让这司机在外边等。

    星海的道路修的比绝大多数城市要好,又宽又直的岗也少,虽是上班高峰期也不见多堵,很快司机就把我们拉倒了市中心位置的中国银行大厦楼下。

    我看了时间,8.45,刚好一般银行都上班了,就把洪磊留在外边看行李,我带着两个女孩进了银行大厅。

    一进大厅我就特么后悔,因为这该死的银行不知道是有钱撑的还是怎么样,快十月一了竟然早早就开了中央空调,冷风一吹我裤,裆下老大一片都是冰凉冰凉的。

    秦曦和樱桃也满脸尴尬的望着我,眼神里全是在责怪我怎么穿着开裆裤就出来办事了。

    我这个郁闷,心说我特么哪是故意的啊,前一晚在省城跟孙振勇拼成那个逼,样,要是不洗脸换了件上衣,估计一上大街就会被人报警招来警察的追捕。

    这裤子好像是我安葬武兰时挖土时崩开的,之后我就去了洪磊家见秦曦,一兴奋激动就把这事给忘的干干净净啊。

    樱桃低声道:“生哥,要不咱们回去换了裤子再来办吧,你瞅瞅柜台里的那些女人盯着你笑呢。”

    我脸一沉,哼道:“老子就算只穿个内裤来也是爹,我他妈要见他们分行长都得给我请下来,我倒要看看那个不开眼的敢瞧不起我。”

    秦曦示意樱桃别再多嘴,她上前一步挽着我的胳膊就朝银行的柜台走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