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王对王

    其实银行的工作人员也并不傻,想象中装逼打脸的狗血情节根本没有出现,谁管你裤子是不是开线的啊,按章办事走流程就完了。

    由于是大清早。银行刚刚开门,几个保洁大婶还推着大拖布来回跑呢,也没啥人办业务,所以就根本不需要排队。

    我带着两个小美女随便选了个柜台。里边的女职员正在拆运钞车刚刚送来的成捆钞票。

    我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把黄宏达给我的那张卡随意丢进窗口,淡淡道:“你好,麻烦帮我查查余额!”

    柜员小姐抬头瞥了我一眼。并没有露出不耐的神色,她浅笑道:“先生你可以去自动柜员机查看余额的。”

    我托着下巴盯着她,咧嘴笑道:“我不会用,你帮我看看吧。”

    女柜员放下手里的活,抓起窗口里的银行卡,无奈的点头,接着随意的在机器上一划,出言提醒我输入密码,我依言在外设的输入设备上轻轻点击,然后她就傻眼了,盯着电脑屏幕说:“你的余额是2,2……”

    她在心里数了半天,才深吸口气抬起头道:“2亿元!”

    我咋了眨眼睛,笑问道:“咋的,能不能在你这办点业务?”

    小妞语无伦次道:“当,当然可以了。”

    不过她又紧接着摇头道:“不能在我这里办,您该去VIP贵宾室的。”

    她扭头就想喊正在一边巡视的经理,我摆手道:“不用,懒得挪来挪去,就你这办吧,你先帮我转几笔帐再说。”

    我掏出手机调出李子光发给我的短信,指着那四个银行账户道:“没给账号给我转五百过去,然后帮我开通网银和手机银行。”

    柜员小妞大概还没办过这么大笔的业务,瓜子脸都兴奋的发红了,连连点头道:“请稍等,我马上就办。”

    我转身和秦曦低声笑语着闲聊,完全无视了柜台里面闻讯围拢过来打量我的一帮女白领。

    十分钟之后,瓜子脸抬起头,甜笑道:“先生,按您的吩咐都给你办好了,还有别的可以帮你做的吗?”

    我看了樱桃一眼,心说这小姑娘当初是被逼无奈才答应我去照顾秦曦的,几经波折患难的都不离不弃,值得奖励她一番,就敲着柜台道,给我再办两张卡片,一张存个一千万。

    樱桃眼睛一亮,呼吸有些急促的望着我。

    我不动声色的等着,很快瓜子脸递出办卡合约,示意让我签字。

    我看着秦曦笑道:“你们一人签一份吧,这两张卡是给你们零花用的。”

    秦曦迟疑了下,大大方方就拿起笔去签字,樱桃可就没她那么洒脱,还有点不敢确定的问我:“真的也有我一张吗?”

    我点头:“刚才在磊子家不是说了么,你的表现很好,要奖励你个超大红包,这一千万就是红包!”

    樱桃欢叫了一声,跑到柜台前,挤得我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一切都办妥了之后,我挽着秦曦的胳膊往外走,樱桃跟在后边有些痴痴傻傻的不时亲一口手里的银行卡。

    大门外的台阶下,洪磊早就等来了开着雷克萨斯GS的来接我们的兄弟,行李也早就都搬到了车上。

    见我们出来,开车的混子麻利的跳下车,把一侧车门打开。

    我冲他点点头,低声问:“那事办妥了吗?”

    兄弟低声回道:“都弄好了,人和遗体都安排走了。”

    我心里一松,不是我迷信什么,只是刚刚把秦曦接回家,就让她面对四具尸体和那些悲痛欲绝的家属也不妥当。

    车子一路疾驰,我们很快就回到了星海公园旁的沧月楼,占地甚广的别墅院落,包括了两个游泳池,一个小型花园和高尔夫球场。

    秦曦满脸欣喜的打量着周围环境,由衷的叹道,推窗见海,水殿风来……

    我奇道:“你不是早就见过,都跟这住那么长时间了么?”

    秦曦笑着摇头,低声道:“那不一样,那个时候的我就跟一张白纸一样,并不知道外边的人都住什么样子的房子,也就觉不出这里的奢华和完美。”

    我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先行下车帮她拉车门。

    樱桃先跳了下来,欢呼道:“还是这里敞亮,住在磊哥家里都把人家憋屈坏啦。”

    洪磊冷哼道:“你这太没良心了吧?这不是卸磨杀驴么,刚搬出来就嫌弃上了?”

    樱桃猛然醒悟洪磊就在副驾驶那坐着呢,尴尬的吐了吐舌头。

    大厅里的兄弟们一涌而出前来欢迎,我拉着秦曦的就想往里走。

    突然,我的笑容凝固住脸上,望着人群中的两个女孩有些不知所措。

    这是两个穿戴打扮都一模一样,身高发型,甚至是胸型都很雷同的姑娘,她们都是低腰牛仔裤配白色运动鞋,暗灰色的长袖针织衫,露出小半个肩膀,说不出的时尚和个性。

    就在我不知所措,在心里转悠着她们俩咋一起来了的时候。

    迎候人群已经下了门廊走到我们的跟前。

    马青箐拉着辛小雪的手,上下左右打量了我一番,不冷不热的说了句:“哟,赌神从澳门回来啦?你身边这谁啊,还拉拉小手,不给我们姐妹介绍一下么?”

    辛小雪悄悄拽了一下她的胳膊,低声叫道:“姐!”

    我眼皮一跳,心里暗道,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里,她们还真的相认了。

    秦曦不动声色的笑笑,跟她俩打招呼:“两位美女别闹了,咱们不是早就认识么,啥时候来的,一会我们好好聊聊。”

    马青箐冷哼道:“跟你聊个屁,我可不会动不动就装失忆这一套。”

    我脸色一沉,叱道:“说什么呢?谁是装的。”

    马青箐见秦曦竟然把整个身子都偎在了我的身上,越发的气不打一处来,也脸色难看的冲我喊道:“你什么意思,为什么回来了就只去见她,连个电话都不给我们姐妹打?”

    我心中一凉,这算废了,怕什么来什么,秦曦还没等接进家门呢,就被马青箐和辛小雪给堵在了外边,她这才刚刚恢复记忆,如果收了刺激再特么犯病把想起来的事都忘了,那可就悲催了。

    只是我也不能做的太过了,毕竟所有兄弟全都知道我跟这对姐妹花的关系,愣是当众不认账这种事我也干不出来了,一时之间左右为难的呆立当场。

    辛小雪极为善解人意,见我尴尬的不行,她于心不忍,主动松开马青箐,走上前来拉住秦曦的手腕,亲热的说道:“曦曦姐,听王柯峥他们说,你恢复记忆啦,这可真是大喜事。”

    秦曦一反常态的没有排斥她,也从善如流的跟她攀谈起来。

    马青箐一看自己妹妹都特么叛变了,气的胸口起伏,两只高耸山峦一颤一颤的,引的众位兄弟想看又不敢看的极为不自然。

    我突然想起一件要命的东西,就朝她伸出手道:“把东西给我。”

    马青箐一扬下巴,冷哼道:“我有什么东西给你,你有没有搞错?”

    我沉声道:“临出发去澳门之前,我怕你在我不在的时候犯病,给了你一个翠绿色的小瓷瓶,你忘了?”

    马青箐摊摊手,抚着额头道:“哎呀,真抱歉啊秦老板,我把那东西弄丢了哎。”

    我脸色剧变,盯着她咬牙道:“你当真?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那东西对我至关重要!”

    马青箐眨巴着好看的大眼睛,嬉笑道:“人家也失忆了嘛,根本想不起来昨天的事,要不你也给我治疗下?”

    秦曦冷冷的瞪了她一眼,开口道:“马青箐,我劝你懂点事,不要再闹了?”

    马青箐一翻白眼,冷嘲热讽道:“我可没某人的本事,又是植物人又是失忆的,骗的男人团团转,哼!”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用力向怀里一带,再次追问道:“东西呢,你真给弄丢了?”

    马青箐咦了一声,像看傻逼一样看着我,一脸欠扁的神情道:“姑奶奶是人民警察,犯得上跟你这种黑,涩会说谎?”

    我顿时心里没底了,强压着怒火道:“如果你是开玩笑的,就快点把东西给我,如果你说真的,那你告诉我丢在哪里了,我带人去找。”

    马青箐见我越急她就越有成就感,瞟着秦曦哼道:“找它干嘛,你不是有了心爱的妞么,什么东西也比不上真爱在身边啊。”

    辛小雪有些紧张的问道:“姐,秦生的东西你真给弄丢啦?”

    马青箐白了她一眼,嘀咕道:“认贼做父,刚才还跟我说咱俩是同一阵营呢。”

    秦曦冷哼道:“你虽然跟辛小雪长得很像,可是你没人家一半可爱。”

    醋意滔天满心不忿的马青箐再次受到了暴击伤害,立刻像怒发冲冠准备战斗的大公鸡一样,瞪着秦曦骂道:“要你管,臭不要脸的,不是给那个沈三当小蜜了么,咱又回来跟我们抢男人?”

    秦曦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她从恢复记忆之后,一直都在小心翼翼回避着沈三等人的话题,没想到就这么被当场给揭开了伤疤。

    我一看情势不妙,再任她们搞下去,估计要当场打起来,就猛然探手抓住了马青箐,一躬身就把她扛在了肩头,大踏步朝门廊客厅里走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