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山劈山劈之我顶死你

    马青箐被我突然的举动给惊呆,直到我走出两步才反应过来,双腿乱踢两手捶着我的后背骂道:“神经病你放我下来,你想干嘛?”

    我冷哼道:“找个地方给你清醒清醒。你他妈就不是来看我的,你是来找茬的。”

    辛小雪担心她姐,惊呼着追了上来。

    秦曦站在原地犹豫,樱桃推了她肩头一把。在她耳边又嘀咕了一句什么。

    这下秦曦也不淡定了,撩起雪白的裙角,也在后边尾随追来。

    我本来是想把马青箐扛进洗浴间,开足了冷水花洒给她洗个冷水澡。让这货清醒一点赶紧把药瓶给我。

    只是转念一想我又有些下不了手,毕竟她也算是跟我同生共死过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实在不忍心让她下不来台。

    于是我扛着她直接就上了二楼,随便找了个房间一脚踢开,走进去把她往大床上一甩。

    马青箐尖叫着想要起身报仇,不过起来了一半她又变了注意,一撩头发,媚眼如丝的朝我瞥来。

    我一愣,呐呐道:“你抽什么疯呢,快点把我的小药瓶还给我。”

    马青箐咬着下唇道:“还你不是不可以,但你得把老娘伺候爽了才行。”

    还没等我回话,门口传来秦曦的声音,她冷笑道:“好一个不要脸的骚,货,原来你占着秦生的东西不还就是安的这份心思。”

    本来辛小雪还和她肩并肩进屋,一听秦曦骂自己姐姐是骚,货,当场就翻脸了,错开两步避开秦曦,冷声道:“秦曦姐姐,你嘴巴放干净点好吗?”

    秦曦凛然不惧,一展她原本的泼辣个性,掐着蛮腰指着辛小雪道:“你是不是缺心眼啊,你怎么能跟这样的女人混在一起,你也不怕丢了身份?”

    辛小雪对自己这个便宜姐姐还是很在意的,当即反驳道:“我姐是警察,善良正直着呢,你看到的都是假象,是她故意做出来的。”

    马青箐早就从床上爬起,本来对于她跟我的悄悄话被别人听到还有些难为情呢,一见秦曦把她说成了鸡,立刻就炸了,挽着织针衫的袖子就来推秦曦。

    我一时脑抽,疾走两步就把房门给关上了,当时心里的想法就是,家丑不可外扬,自己的女人们掐架,就别让兄弟们当马戏看了。

    只是我完全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我把门关了,确实是没人敢在二楼继续偷听,但也他妈没人能进来劝架了。

    等我关了门再转身的时候,三个女人已经尖叫着扭打成了一团。

    秦曦大病初愈,本就挺虚弱的,再说马青箐又是警校练就的身手,她急眼了连我都敢挠,秦曦哪里是对手。

    偏偏辛小雪盲目相帮自己姐姐,两人就把秦曦的头发拽住,往地上按。

    我顿时头皮发麻,两步冲过去就想把她们分开。

    只是三个女孩都是我的女人,我也不忍心下重手去捏她们的手腕,再说也怕用力猛了,伤到秦曦的头发,一时之间竟然无法把她们给分开。

    秦曦完全落在了下风,不过她的倔强性子与生俱来,就算被那姐妹两个揪住头发抬不起头,嘴上也不肯示弱的高声叫骂。

    马青箐见我阻止的力度有限,竟然变本加厉起来,飞起一腿就踹在秦曦的小肚子上。

    踹的秦曦闷哼一声,连忿忿不平的国骂都憋了回去。

    我大急,一怒之下吼道:“你他妈给我松手行不行?”

    说完,我一个嘴巴就抽了过去,直接把马青箐打的一个踉跄,像床上歪倒。

    可是这女人也是真狠,她被我扇了嘴巴还不肯放手,揪着秦曦的头发就往床上栽倒。

    辛小雪见我竟然偏帮秦曦打她亲姐,一改平日的温柔可爱,像头小母豹子一样低头朝我撞来,嘴里还念念有词的嚷道:“让你打我姐,你个偏心鬼,我撞死你算了。”

    我哭笑不得,却不舍得打小雪,一犹豫就被她顶的坐在了床沿。

    这时秦曦得到了机会,她从一对二变成了一对一,咬牙切齿的跟马青箐滚到了大床里,你揪我头发,我抓你咪咪的厮打着。

    我心里像被人偷偷扔了几百个二踢脚,还特么都是点燃了引信的那种,乱七八糟的简直没法正常思考了。

    可是辛小雪还不肯罢休,低着小脑袋,嘴里喊着口号:“花心大萝卜,我恨死你,我撞死你算啦。”

    拿头顶着我的胸口一副拼命的样子。

    她那点力气如何撞的动我,就连一点点疼痛感我都没有,不过反倒是她的低腰修身的牛仔裤经过这么一通折腾,竟然露出了大片的雪白腰身和翘臀。

    我心头一跳,一个大胆的念头猛的蹦了出来,反正早晚都是我的女人,与其让她们吵个不停,我他妈不如用另一种方式让她们闭嘴没力气折腾。

    这念头如盛夏时节才冒芽的野草,一露头就不可遏制的疯长。

    辛小雪顶了半天见我毫无动静,悻悻然的抬起头来,朝我翻了个白眼,哼哼一声。

    我突然伸手拉住她的胳膊,猛的向怀里一带,她淬不及防之下就一跤跌坐在我的腿上。

    “你,你干嘛?”

    辛小雪有些慌张的推着我的胸膛,不让我的嘴巴亲下去。

    我冷哼道:“你不是喜欢顶吗?你顶够了我还没顶呢,该我顶你了。”

    辛小雪傻乎乎的道:“你顶你也用头呀,你用嘴做什么?”

    我一脸黑线的低声呵斥道:“不许乱动,否则我把你卖去香港给宁小伟做通房丫头去。“

    辛小雪不明白啥叫同房丫头,不过直觉就告诉她这不是啥好活,心里一怕就老实了,被我三两下就噙住了一对水润红唇。

    我稍稍梭巡了两次,一用力就把她的牙关敲开,随即把舌头派了过去。

    她身子猛的一颤,两只手都不会放了,举起又垂下的,不知道搁哪好了。

    我一边调教着这美的不像话的小校花,一边偷眼向里边望去。

    马青箐这个送货竟然被秦曦给反杀了,三折腾两折腾的,被秦曦翻了身,把她骑在身下抓头发。

    两个姑娘都是不足百斤的体重,那身段那皮肤就不用说了,马青箐还算好些,毕竟穿的是裤子,秦曦的一袭白裙就狼狈了点,厮打中整个都倒掀着倒腰际,露出了里边把翘臀紧紧包裹这的纯白小内内。

    我想到一会的惊心场面,心腹处就是一热,一股热流窜到心口又再次下沉,瞬间下边的某个兄弟就昂起了头。

    眼睛看着心里想着,都没有影响我手上和嘴上的动作,辛小雪被我亲吻的浑身酸软脸泛红潮,嗯嗯哼哼的都不知道在轻吟着什么。

    我的两只手一只搂着她的仟腰以固定住她的身体,一只手早就溜进她的针织衫里,把那根碍事的文胸带子一拨,一对既饱满又嫩滑的挺秀山峰霍然入手。

    我微微一握,辛小雪就猛的挺动身子,挣脱掉我的嘴唇,喘息着来捉我伸进她衣服里的手,呢喃道:“臭流氓,你干嘛啊?”

    我坏笑道:“你不是找我打架么,这回我跟你大战一场如何?”

    她再懵懂也明白了这个大战一场是什么意思,红着脸道:“不行,这里怎么行,她们两个还在打呢……”

    我在她耳边低声道:“放心吧,没人有机会笑话你的,她们也跑不掉,一会我挨个顶!”

    辛小雪推拒道:“不要不要,羞死人了,再说这跟我想象的情节一点都不一样。”

    我一把摸在她低腰牛仔的蓝白格纹布腰带上,嘿嘿道:“换编剧了,你演不演都要被我给潜,规则一次。”

    辛小雪吐气如兰的扭动身子,不过被我胳膊一夹就动不了了,再说这丫头早就对我钟情,芳心默许到不行,所做的挣扎力度也就相对有限。

    很快,她牛仔裤上的布腰带被我解开,我顺手一划拉,就把她肚脐下的那颗纽扣也给弄开了。

    她刚要用手去提裤子,就被我一把给野蛮拨开,我的一只大手长驱直入,顺着她的牛仔裤就往下摸。

    辛小雪嘴里抗议道:“野蛮呀,你好粗鲁……”

    我的手指已经从带有弹力的牛仔裤一路向下。

    她的一切挣扎和轻吟突然一顿,脸上的红潮却更艳更浓了。

    我已经隔着那一层薄薄的纯棉内内,碰触到了她保留了十六年的神圣之地。

    我没敢太过用力,也不舍得弄疼她,只是在周围梭巡转着圈,不经意间才轻轻点一下那有些潮热难当的要害。

    辛小雪静默了片刻,突然身子用力一挺,两只胳膊抱着我的脖子向上做了个牵引动作。

    我知道这样一来,她的两条粉嫩细腿就能更加夹紧。

    我也忍不住了,终于动用了那根恶行累累的中指,轻揉着,缓缓下沉,用指力迫的她两扇柔弱城门向一边倒去。

    辛小雪嗯哼了一声,仰头睨向我,微微启开涂抹着水晶幻彩的嘴唇,吐着又香又甜的气息向我索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