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我他妈这么爱你

    我低头迎合她,唇齿纠缠一番就分开,我身子一侧就把辛小雪放倒在床边,起身就去拽她的裤子。

    辛小雪被我连亲带摸搞到意乱情迷的地步。只能傻傻的引颈就戮被我轻易就脱掉了鞋子。

    扒她低腰牛仔裤的时候其实也没费什么劲,只是在最后脱她的小内内时,她才惊觉自己已经没有了防线,双手抓着腰沿连连摇头。

    我不忍心动粗。就再次俯身给了她深情一吻,辛小雪的满嘴香甜津液都被我搅动吸,吮,不消几下就再次迷失了自我。

    我趁机撤后。扯住她的小内内用力下拉,这次她可就没能保住最后一片防线,被我一路扒到了脚踝处。

    辛小雪惊觉不对,呀的一声低呼又来跟我抢她的小内内,我手疾眼快之下,一抖一抛就把她那条粉红色的纯棉内内从她的脚腕上顺了下来,随手就给扔到了地上。

    她再想起身就捡回来那就有点不可能了,我也不会允许她这么做,只是两根手指一推辛小雪就要乖乖的按我的设想躺回床上去。

    这时大床里边的战局又起变化,论体能秦曦是远远不如马青箐的,这货又是警察又是得过我的变异之血和精华,一般的女人跟她放对,确实就只有被秒杀的份。

    秦曦又被马青箐反手逆转,被她骑在身下不住的尖叫挣扎着。

    我发现马青箐也只是敢扯住她的头发,两手死死按住秦曦的肩膀,并不敢真的下狠手去打,心里微微一松,对马青箐的知分寸还算满意。

    只是我的理智也很快就被生理本能给覆没了,辛小雪是多少美丽的女孩子啊,可以说就是她引动了我人生中第一次的男女之情。

    此时她被我扒光了下身,针织偏肩衫也被我掀至胸部上围,被迫露出了一对粉妆玉砌大小适中的挺拔山峦。

    只看了一眼,我压抑许久的超常欲念就瞬间崩溃爆发,下身的弯头兄弟呼的一声就窜了起来,直眉楞眼的把裤子顶出一个大包。

    而现场的情况也够刺激人的,毕竟我也没玩过这种四个人在一张床上的游戏。

    她们两个还打死打活的吆喝不断,完全无暇顾及我和辛小雪在鼓捣什么鬼。

    我一手按在辛小雪的小腹上,控制着她,不让她乱动趁机逃掉,一手着急忙慌的就把自己的腰带给解开了,三把两把就把休闲裤和内裤一起给褪到了膝弯处。

    辛小雪媚眼如丝的偏这头,马尾辫刚才在撕扯中都被弄乱,垂下几缕乌黑秀发搭在唇角边,被我弄上去口水濡湿浸住,无形中让她多了一丝诱惑和不一样的味道。

    我刚一靠近她,就被她的目光扫到,顿时吓了她一跳,闭着眼呢喃:“那么丑,那么吓人,人家不想要啊。”

    我拉过她的两条粉腿,拨弄着她的嫩滑膝盖,轻轻一拨。

    辛小雪咬着嘴唇,又羞又怕紧张的不行,心率直线上升,跳的我都能隐隐听到了。

    我缓缓靠近,先做了一番试探,待得辛小雪不是那么紧张,绷紧的肌肉都缓缓松下之时,我感觉准备工作也差不多了,就微微用力沉下腰去……

    一声尖锐无法控制大小的痛叫立刻从她的嘴巴里蹦出,声音大的惊动了还在苦苦纠缠不住你来我往互抓头发的两个女人。

    秦曦和马青箐一起扭头朝我们看来,我时刻都拿眼神瞟着那头呢,因为我怕两个姑娘打出真火再控制不好自己伤了谁。

    这下眼神都给人家两人对上了,我心虚之极,直接低头眯眼假装没看到她们眼里的震惊。这一慌张啊,下边也没控制好力度,一下子弄的猛了,竟然贴着辛小雪的耻骨来了个全军没入……

    辛小雪痛的哎呀一声惨叫,一把扣住我的手臂,长长的指甲都深深陷进了我的皮肉里,一丝丝鲜血随即渗出。

    秦曦和马青箐同时罢手,异口同声的喊道:“你干啥呢,你他妈的畜生啊?”

    我心说你们倒是继续打啊,这尼玛的四只眼睛一起盯着我看,还骂我,心里素质不过硬的估计就要当场萎了。

    不过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秦曦和马青箐啥反应我也早就算计到了,根本不搭理她们这茬,缓缓运动自己,争取给辛小雪带来疼痛之外的感受。

    辛小雪眼角滑下大颗的泪水,嘴唇都被自己咬破,紧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着,一副惹人怜惜的乖巧模样。

    我稍稍一动,她就矜起可爱秀气的鼻子嘶嘶抽冷气,我知道是因为我的尺寸过大,初啼破瓜的少女完全无法承受的原因。

    秦曦毕竟还是个大姑娘,一次都没有过的处,亲眼看到这一幕,简直比血淋淋的凶杀现场还要让她震撼,早就面红过耳的捂住眼睛,目光从指缝中溜出,飘忽不定的看向我撞向辛小雪的那处位置。

    马青箐早就跟我欢爱几度,她倒没什么不好意思,只是她愤怒啊,我眼下正草着的女孩可是她失散多年刚刚认回的亲妹妹,这货怎么受得了这个刺激,刚好秦曦也松开了她的头发,马青箐怒叫一声就纵身朝我扑来。

    我一边轻怜密爱着身下的辛小雪,随手一掌就推在马青箐的肩膀上,一股巨力就把这霸道女警推的仰躺在床上。

    马青箐乱蹬着双脚,也不管能不能踢到我,嘴里撂着狠话:“秦生,你混蛋,你怎么可以上我妹子,我他妈还这么爱你,你……”

    我冷哼一声打断她:“你要是真心疼辛小雪,你就把裤子脱了替她承受点,而不是疯言乱语的给我扯些没用的,否则你就给我滚蛋,不过我把丑话跟你说在前头了,今天你要出了这个门,那以后这种类似的活动可就没你啥事了。”

    话毕,我故意使坏用力顶了两下。

    辛小雪捂住小嘴,哭音颤抖的叫道:“啊,啊,啊疼……”

    马青箐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站了起来,盯着我的眼神复杂到无法形容。

    我暗暗提防这货会突然暴起扑来,时刻关注着的她的表情和手脚动向。

    马青箐盯了我两眼,突然双手一垂就去解自己的花格布腰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