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宋奇峰召见

    由于提前在银行开通了手机银行等服务,一台手机就足以完成如此复杂庞大的转账工作。

    良久之后,李子光把手机递还给我,说是支出了两千多万。让我查看一眼。

    我瞟了眼余额,两个亿半天之内就剩下1.5亿出头了,这钱烧的太快了,真不知道我要攒到什么时候才能凑够五十亿美金。买下那颗把持在阿拉伯王子手里的琥珀来救命。

    我整琢磨着要不要回楼上看看,这好几个小时过去了,三个小妞有没有睡醒啊,别再趁我没在打起来。

    刚想动身。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接听,竟然是宋苗苗。

    我当下起身走出客厅来到院子里,轻声跟她交谈着。、

    宋苗苗十分懂事,并没有嗔怪我把她送到医院就扔下她不管了,反而是关切的问了几句战死兄弟有没有妥善抚恤的问题。

    我心里感动,柔声告诉她都办好了,你别为我,操心。

    宋苗苗语气一转,有些不自然的道:“那个,我爸爸的部队上才电话催促他回去主持工作呢,挺急的,临走之前他要见你一面。”

    我心脏都是一突,下意识的拒绝道:“既然伯伯忙,那就算了吧,我还是不耽误他的行程了。”

    宋苗苗犹豫了下,呐呐道:“这个恐怕不行哎,我爸已经知道咱俩的事了,他说你要是敢不来,他就叫程野他们整个连的人来请你过去。”

    我顿时懵比了,程野那副杀神模样我看着都怕,别说一个连上百人的特种精锐,就是程野他们四个想要杀我,我也毫无生还的可能。

    宋苗苗期期艾艾道:“你还是来一趟,我爸爸一定会问你对我是怎么打算的,你记住啊,一定要说你会跟我结婚生子过日子的。”

    我心虚的应了一声,就想挂了电话找个地方躲起来,让我去宋奇峰,还是谈这必死无疑的话题,我他妈又不是傻子。

    只是我还没等出别墅大门呢,就被程野四个给堵住了,这几个黑铁塔一般的家伙不苟言笑,完全无视了我的友善招呼,指着身后的猛禽越野请我上车走一趟。

    看大门的兼职园丁见我们气氛不对,剑拔弩张的想要干起来,如飞而去回屋喊人,我心说去尼玛蛋的,这货机灵倒是机灵,只是时机不对,我怎么可能跟宋奇峰派来的人硬磕,更别提来的是生死之交的四位猛人了。

    等洪磊带着人大呼小叫的从别墅里冲出时,我已经上了人家的越野,把头伸出车窗跟大伙挥手:“没事,宋大勇老爹叫我过去的,你们该干嘛干嘛。”

    程野开车,我坐在副驾驶上,他们倒还给我留了几分面子,没有像雷子捕人时两个警察夹着嫌疑人坐在后座,估计这也是因为曾经一起杀过人的缘故。

    宋奇峰就住在家里,因为宋大勇和宋苗苗都各自在外单住,家里只剩下宋夫人和一个五十多岁的保姆,宋苗苗曾经跟我说过,年纪轻时,宋夫人是随军的,后来嘛,生理需求都不是那么必要了,宋妈就厌倦了大西北的戈壁沙漠,闹着要回星海住能吹到海风的房子。

    宋奇峰是个事业型男人,儿女情长这一套本就较淡,加上两个孩子都在星海工作生活,直接就同意了。

    老两口在星海的家,就是宋夫人退休之前单位分发的福利房,当然,年代久远之下经历过一次拆迁,12年回迁的时候,宋大勇已经崭露头角,家财上千万了,掏出银子加了钱,直接给老妈按下一套跃层复式,宽敞的都能在屋里打羽毛球了。

    程野几个把车停在楼下,这才一脸同情的交代道:“兄弟啊,好自为之吧,首长可是发了狠,你要是过不了关,今天这一波可能就要吃些亏了。”

    我一哆嗦,讪讪道:“大野,我刚才还跟兄弟们说起来着,那五百万啊,你们四个分显然太少了,如果按照功劳计算的话,你们一人五百万都不多……”

    程野嘿嘿道:“说这些没用啊,首长要是想办你,我们只能狠下心动手,绝对没有放水的可能,所以你自己掂量办,啥该说啥不该说的心里有个数。”

    我哭着点头,走了两步又回头道:“我刚才说真的呢,你们得到的奖励太少,我要追加的。”

    程野朝我摆手,嘿道:“先上楼吧,二楼左边那个门,都在家等你呢。”

    我心里紧张的要命,这下不光要面对宋奇峰这位少将的诘问,还要面对苗苗母亲的审视,偏偏我比苗苗小那么多,还是他学生,又是混社会的,这简直特么跟人家的家庭格格不入。

    丑媳妇总要见公婆,我站在二楼缓步台上深呼吸了十几次,才下定决心咬牙敲门。

    笃笃两声,屋里就传来脚步声,门响,宋苗苗一身家居服,短裙子拖鞋长袖体恤,笑颜如花的盯着我看。

    我嘿嘿一笑,搓着手道:“那啥,我这来的太突然,是程野他们直接给我接过来的,都忘了买些礼物……”

    宋奇峰的声音遥遥传来:“赶紧进来吧,跟我不需要扯这些虚的。”

    宋苗苗朝我眨了眨眼,示意我不要紧张。

    我把心一横,不就是睡了你们女儿么,还特么能把我吃了咋地,老子澳门香港海里地上的都杀进杀出,还能怕了家门口的人。

    我跟宋苗苗走进客厅,朝端坐这沙发后的宋奇峰和夫人问好,称呼他们为伯父伯母。

    宋奇峰面沉似水不置一词,宋苗苗她妈要是很和善,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我,不住点头露出满意的神情。

    我心里一松,看来哥对女人的魅惑亲和力又有所上升,就连中老年妇女也能轻易的博得好感。

    宋奇峰盯着我看了半响,冷声道:“坐吧,找你来有些话想问个清楚。”

    我心头一跳,只坐了半拉屁股应道:“您请问。”

    宋奇峰看了看宋苗苗,叹了口气道:“我也不饶圈子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们家苗苗,她过了年可就24岁了。”

    我顿时被问住,喉咙像噎了个鸡蛋,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宋奇峰脸色更为阴沉,等了一会终于爆发了,一巴掌拍着木制茶几上,把茶杯茶壶震的叮当乱响直接滚掉在地板上。

    “你特么敢对我的女儿始乱终弃耍流氓,老子现在就一枪崩了你!”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