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老丈人扎堆来搞

    宋奇峰等场面稳定下来,我们都消化了这个惊人消息之后,才淡笑道:“以后你们就是秦生的人了,说实话。刚才要不是看到他随手就送出两千万的份上,我也不能下定决心把你们的前程托付给他,这小子虽然顽劣不堪,但对朋友兄弟是极为看重的。跟他好好干吧,你们不会受委屈的。”

    我一挺胸,坐直了腰板保证道:“宋伯伯你放心,我一定把程野几个当兄弟待。”

    宋奇峰点头。瞅向程野道:“你们正式跟秦生认识一下吧,过两天就跟我回趟部队,我把你们的军籍消了,办个因伤退伍再回星海来。”

    程野欲言又止的点点头,啪的一个例证给宋奇峰敬了个军礼,然后走到我跟前,瓮声瓮气道:“老大好,俺是程野。”

    我手足无措的起身,咧嘴道:“好好好!”

    其余三人照此办理,一一过来给我问好,报上了名字。

    其中跟程野身高体量都差不多的黑大汉名叫,宋春雷,还跟他们师长是一家子。

    另外两个稍矮一些的,一个叫齐冰,一个叫沈驰。

    四个人都是九零后,比我大个六七岁的样子,但他们的兵龄可都不断,资格最高的程野已经在部队待了整整六年,混成了拿工资的士官。

    稍微聊了几句,我就得知程野和宋春雷都是鲁西北入伍的农村兵,而齐冰和沈驰却都是出身大城市的独生子女。

    宋奇峰既欣慰又有些不舍,脸显倦意道:“好了,你不是还有事么,让程野送你回去,过两天他们跟我回趟部队,办好了手续就会直接来投奔你的。”

    我现在也不那么烦老宋了,相反还咋看咋顺眼,要知道孙振勇这瘪犊子可还好好的活着呢,无论是从我们的仇恨角度看,还是从今后的安全发展看,我们两个都必有一场决战,两个人不死一个绝不会罢休。

    而从各自后台和财力根基上分析,孙振勇甩我好几条街去,就算黄宏达和宋大勇都加在一起,我们三个也没人家财雄势大。

    所以这两天我都在琢磨这事,愁得都快少白头了,没想到天上掉下来个大馅饼,就这么砸我头上了,本来以为宋奇峰把我叫来,估计要挨顿好打,没想到汗毛没倒一根不说,还得了四员以一当十的猛将。

    我心情大好,跟宋奇峰打了招呼就告辞离去。

    程野开车把我送回了沧月楼,我一进大厅,就被眼前的人给吓了一跳。

    沙发上由洪磊陪坐的一男一女也相继站起,女人微笑着朝我招呼道:“秦生啊,还认得红姐不?”

    那男人一身便装,可是难掩身上的凛凛正气官威,虽未发一言,可是一对眼睛却盯着我上下打量个不停。

    我暗暗叫苦,这特么是咋了,刚刚被宋奇峰搞了一波,咋马青箐和辛小雪的老爹也来了。

    红姐见我发愣,笑嘻嘻道:“本来马所是不愿意来的,不过我自己找不到这里嘛,就央求他开车带我来了,秦生啊,你不会怪我吧?”

    我呃了一声,缓缓走过去,嘴里客气道:“红姐,好久不见了,我还想着抽出空来去看望你和那些孩子呢,这最近给我忙的脚打后脑勺,实在不好意思。”

    马国庆不动声色打断我道:“我两个女儿在不在你这里,为什么你手下的人都说不知道,她们人呢?”

    我打着哈哈,心里飞快的转悠着,我他妈咋说啊,我要是说她们两个大白天玩累了一起睡着了,就以马国庆和红姐的情商见识,当场就能明白我把人家姑娘给弄那啥了。

    可是要我当着这么多兄弟的面前撒谎,说马家姐妹没在我这,我也张不了口。

    红姐见我满脸尴尬支吾不出来,她眼转一转似乎领会到了什么,咯咯娇笑着替我解围,道:“秦生啊,这回姐来找你可是求援的,你可不能翻身成事了就把以前的苦日子给忘了,咱们家里那些可怜的小娃都还经常念叨你这个生哥哥呢。”

    我一拍大腿道:“哎呀,瞅我这记性啊,早就答应过要把红姐你们给接到城区来住,黄土坡那地方实在不适合孩子们成长,这样把,咱们马上出去选个房子好了,今天就把家搬到这边来!”

    红姐的本意是想帮我解围,没想到我直接拍板要帮她换房子搬家,当场傻眼了,呐呐道:“这,这太快了吧,人家有点受不了。”

    马国庆皱了皱眉,稍微错了一步离开红姐远了一点,洪磊朝我挤眉弄眼的,笑的龌蹉暧昧。

    红姐也发现自己兴奋过头了,把开洗头房时的专业术语都给蹦了出来,一张俏脸顿时羞的粉红。

    我怕马国庆继续揪住我问马青箐和辛小雪的下落,到时候我他妈是说还是不说呢,立刻打铁趁热道:“王柯峥,带两个人,开车跟我们出去,咱找黄宏达买房子去。”

    王柯峥嬉笑应了,随意点了刚才没少赢钱的王冠军和几个混子,呼呼啦啦跑到外边发动了汽车。

    我着急忙慌喝了口水,放下杯子就道:“走,咱们选个地方直接买下来给孩子们换个环境,马国庆望着我的背影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无奈的被红姐拖了出去。”

    走出门口的时候,我远远的听到洪磊在身后小声嘀咕:“太能干了也不是好事,哇哈哈。”

    我也不敢跟他计较,出门上了车,把红姐喊过来跟我同座。

    马国庆想了想,还是开了自己的凯美瑞跟在我们车的后边,前后四辆车依次驶出了沧月楼的巨大庭院。

    红姐跟我坐在后座,有些拘束的问道:“生子,你不会把人家马所的姑娘怎么地了吧?刚才为啥那么为难的不能说?”

    我磨着牙哼唧,不知道该咋解释了。

    我越是这样红姐就越是紧张,说到底这是个善良的女人,她一把抓住我的胳膊,质问道:“你不会把人家给害了吧,我听马所说,这次青箐带着她妹子来之前,就在家里说过,想要你给个明确的说法!”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