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稚子姑娘

    稚子似乎不敢相信,步履之间突现那种只在电视上见过的日本女人小跑碎步的姿态,飞快挪到我跟前,朝我扬起一张明媚客人的俏脸。确认道:“您说要买整栋楼?”

    我:“昂!咋地买整栋的不卖么?”

    稚子慌的手都不知道放哪好了,语无伦次道:“卖呀,当然卖,多少钱我需要算算。”

    说完她想跑到一边桌上去拿计算机。跑出几步又站住,可怜巴巴的转身望向我,问道:“先生你真的没有开玩笑逗我嘛,我刚来星海没两年。我不知道你们都是怎么开玩笑的。”

    我被她气乐了,摆手道:“我像那么无聊的人么,赶紧滴去给我算算多少钱。”

    稚子哎了一声,带着雀跃蹦跳的意思去拿计算机了。

    我注意到王柯峥那边已经跟瓜子脸搭上了线,两人坐在小卡座上,有说有笑的翻着房源册呢。

    红姐和马所凑了上来,我刚才的话他们听的真真切切,确定我不是在扯淡,红姐就不淡定了,她阻止我道:“秦生啊,红姐了解你的心意和能力,可是你买这一栋楼就给我和那些孩子住,这不是浪费吗,再有钱也不能这么败家啊?”

    我摇头笑道:“红姐你不懂我的心思,我是觉得给你一些资金上的援助,不如给你置下一些房产,还记得我这黄土坡那天承诺过你的话吗,我说你收留我,绝对不会后悔的,等我有翻身的那天,一定给你和孩子们一个大大的惊喜,今天我就是要兑现这个诺言,你别怕我花钱多,这房子买完了之后,你和小娃们挑一楼住,其余的都可以租出去,每月收上来的房钱,估计就够你们生活的了。

    再说我这种生活太不稳定了,指不定那天一朝翻船人就没了,给你留下这栋楼,你就靠着它也能把那些孩子好好的养大。

    马国庆第一次开口,他有些动容道:“秦,秦生,这估计要好几千万啊,你不再考虑考虑?”

    我淡淡一笑道:“我就怕它太便宜了,哼哼!”

    马国庆无语的看了我一眼,不再多嘴。

    这边稚子噼里啪啦照着内部资料一顿按,计算好加钱就跑来找我,说:“一共是三个单元,每个单元十套户型,这三十套房子的总价在3300万左右,全款可以9.7折,大概能去一百多万。”

    我点点头,道:“你弄合同去吧,我就要这栋楼了。”

    稚子一激动又把日本话给蹦了出来,朝我猛点头鞠躬叫道:“哈衣。”

    我心头一跳,盯着这小姑娘圆鼓鼓,非常挺翘的小屁股扭动间远去,竟然在心里模拟着我搂住她的腰,从后边撞上去的滋味,想想那句经典非常的雅蠛蝶,我特么都差点要举枪了。

    红姐激动的眼睛都红了,不知所谓的哽咽道:“生子,你这让我说点啥好,你是如来佛转世啊,这下不光把孩子们搬到了市区来住,还给我们找好了下半生的饭票,这,这也太够意思了。”

    我摆了摆手,淡笑道:“其实没啥,这房子我根本就没打算花钱,嘿嘿,你们等着瞧好了。”

    说完,我把手机拿了出来,找到黄宏达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几声就被接通,黄宏达的总裁办主任张小沫的声音传来。

    “喂,你好,请问您是?”

    我记忆力超群,一句话就听出这女的是张小沫,只是不愿意多做纠缠,就沉声说道:“你让老黄接电话,就说秦生找他!”

    张小沫惊呼了一声,呐呐道:“是你啊大帅哥,黄总正在开会呢。”

    我不悦道:“开JB会,把电话给他就行。”

    张小沫不敢违逆我的话,乖乖的应了,拿着电话就跑去找黄宏达。

    不一会,黄宏达拿着电话跑到了僻静处接起,笑呵呵的问我:“兄弟有事吗?”

    我漫不经心道:“有点事,在你的楼盘,叫啥美林阁的售楼处呢,你家什么破房子那么贵啊,我想给表姐和她的孩子们买个落脚的地,竟然付不起房钱。”

    黄宏达哈哈一笑,爽快道:“兄弟你在那边等我,我马上解散会议赶过去。”

    我把电话挂了,敲着手心道:“看着没,买单的煞笔马上来了,这整个小区都是他开发的。”

    马国庆点点头,说:“认识他们老总就好了办,估计都能给咱打个八折。

    我冷哼道:“八折?九点九折我都不要啊,这栋楼我让他送给我。”

    马国庆不信的瞟了我一眼,非常明智的选择了静观其变。

    黄宏达所处的位置不算太远,大概不到十分钟就在保镖的簇拥下进了售楼大厅。

    这种集团公司的大老总,下边的基层办事员几乎没有啥机会能接触到。这回借我的光,算是都看着了宏达集团的实力。

    黄宏达一进门就看到了站在沙盘旁缓缓度步的我。

    立刻就一路小跑朝我迎接。

    我从善如流的跟他握了握手,笑问他:‘你家黄大少爷呢?咋好几天没见了?”

    黄宏达脸色一僵,咧嘴笑道:“这个混蛋总在兄弟跟前晃悠,我真怕你哪天一不高兴就把他捏死了,所以,那天从你家回去,我就连夜把他送出国去了。”

    我哦了一声,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黄宏达跟我握了握手,把眼光就望向我身边的红姐和马国庆,有些讨好的问道:“这是你表姐?”

    我嗯了一声,给两人介绍道:“这是老黄,著名黑心奸商,星海的房子有一多半都是他盖的,我们看的这个小区也是他旗下公司开发的。”

    红姐捂着嘴惊呼道:“呀,您是黄老板,我在电视上见过你!”

    黄宏达苦笑道:“虚名而已,不值一提,那个,表姐啊,你看好那套房了?”

    红姐被黄宏达一句表姐叫软了腿,慌的不知所措,干张嘴支吾不上来。

    这时稚子抱着一大堆合同,跟在售楼处值班经理的身后过来,探头探恼的盯着我跟一看就气度不凡,也是前呼后拥的黄宏达谈笑风生。

    我见红姐是被老黄的气场和名气震住了,不由摇头对稚子招手道:“稚子你过来,把这些合同拿过来给我看看!”

    稚子哦了一声,在得到她顶头上司的许可后,才小心翼翼的缓步走来。

    我从她怀里抓过那一大抱的合同,皱眉道:“干嘛整这么多,这特么要把我表姐累死啊,得签好久呢。”

    稚子低声道:“我没有整栋楼出售的权限,售楼处也只有这样单套购买的合同。”

    我似笑非笑的看向黄宏达,戏谑道:“黄总啊,我姐姐看上了这栋商品房,打算把她的孤儿院搬到这边来,怎么滴,能给打个折不,都是农村出来的,挺困难的哎。”

    黄宏达脸皮抽动,盯着我手里的一大叠文件,捏着鼻子装大方,呵呵笑道:“老弟你这是骂我,咱表姐能住过来那是给我老黄面子,打个**折,直接免单算我的。”

    我穷追不舍的挤眼睛问他:“我可把你这话当真了啊,啥时候给办手续啊?”

    黄宏达望了一眼售楼处的女经理,拿手指着她问道:“哎,你叫什么来着,认识我吧,这事交给你处理了,带这位女士把手续给我办利索了,加急加快明白么?”

    我最佩服的就是老黄这点,一点他决定要出血给你好处,绝对不会犹犹豫豫拖泥带水的,这货也知道上次陈浩战死有他放鸽子的因素,这些天不定怎么寝食难安的提防着我呢,我能张嘴跟他要楼房,说明我还没想跟他彻底撕破脸。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